上几周和万科浦东的赵均宁校长交流,今天才开始整理文字材料,看到他提到一句话:如果你希望孩子幸福,那就跟着他的兴趣和梦想来选择(学校)。

这句话看似没什么逻辑破绽,但细想不对:追求自己的梦想,就一定幸福吗?平庸和幸福,痛苦和伟大,仿佛才是如影随形。我举个例子。

想象一下你身边有个朋友,他40岁,是个股票经纪人,他业务不赖,生活稳定,财务自由,喜欢招纳一些作家到家中聚会,偶尔聊聊艺术和高尔夫。这样的人生,当事人不能自信满满说自己幸福,起码也谈不上不幸。

后来发生什么了?他突然留书出走,给妻子的信,开头很戏剧化得写道: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巴黎了……他开始成为一个不入流的全职画家!

就像有人被爱情绑架,脑子里就只剩下情人这件事,这个前半生幸福的股票经纪人被他自己的创作欲绑架了!从此他生命中容不下女人,孩子,生计种种。他画只是因为他需要创作,不为了成名,致富,名垂千古。

世人追求幸福,梦想却叫他逃离幸福。为此他吃尽苦头,三餐不继,病痛缠身,从巴黎流浪到大溪地,到处举债,被人嫌弃,嘲笑,一幅画都卖不出去 – —当世人根本不懂他笨拙的画风。

最后,他死在了大溪地,一个破旧的土屋里,再娶的妻子和医生,草草埋葬了他。因为麻风病,他在死前一年已经失明,即便如此,他听着海浪声给自己的画作着色。

他的前半生比较幸福,还是后半生比较幸福?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因为这个“不入流”的画家名叫高更。所以我尽可以抖个机灵说:他前半生安稳,后半生伟大。如果换做别人呢?前半生的安稳幸福和后半生的动荡潦倒,怎么选?

把梦想和幸福画上等号太绝对了,可我真希望我也有这样的勇气和才华。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