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难,希望我能更坚强一些

我开始发现生活的不容易,是在生了孩子之后,最直接的就是怎么安排住房。松江,虹口,浦东。先生要照顾父母,先生要上课,我要孩子跟我们住在一起,我要上班,孩子要上学,三个地点没有一个符合我们所有的要求。

昨天和先生聊天,解决眼门前的困境两个方法,要么我换份离松江近的工作,要么我们把松江的房子置换到市区。我喜欢现在的工作,收入也不错,松江没有那么多机会,让王总收留我也不是不行,但那家公司我多少有心理阴影,或者找Phil谈谈,他一直鼓励我自由职业。换房子比换工作更难,松江的房子都刚装修不到五年,花了好多心血,市区换房更不知从何下手。

我婚前就知道我选了一条不好走的路,但具体困难来临时,我还是感觉身心疲惫。平时我每周五带着孩子挤地铁去松江,挤掉半条命还感觉愧对孩子。这周我几乎天天通勤松江上海,7点半出门孩子没醒,8点回家孩子已睡,欲哭无泪。

现在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他的眼睛健康始终让我担忧,他父母还有养老的需求,他若干年后退休时孩子可能才十几岁,我们都没有强大的生财能力,真的要卖房读书吗?我还特别想有二宝,现在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他总说我责任心太强,想的太多不懂取舍。而在大部分人眼中,我也不算太失败,我的生活态度也算洒脱自由,可难道要我人人跟前诉苦吗,谁要看?我也不愿把生活的隐忧传递给孩子,他是个敏感多情的小男孩,迟早有一天他会意识到父亲的年龄对他的压力。我还需要更坚强更努力。

《这个杀手不太冷》中,萝莉问杀手:生活总是那么艰辛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杀手说:总是如此。

到了30岁,我越发体会到人生的艰辛,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容易。结婚的不容易未婚的也不容易离异的不容易打工的不容易当老板的也不容易女人不容易男人也不容易。有个悲观的故事说,有个流浪汉害怕死后去地狱,神说:生活就是地狱的样子。

今天的我很消极,大部分时候我是知足而幸福的,家里的两人男人都非常爱我。就像现在,我写到一半,丈夫过来拍了我一下,我大叫一声“呀咩爹”,孩子跟着学会了,“呀咩爹呀咩爹”乱叫,大家捧腹。我努力在艰辛的生活中榨取出快乐滋味,我甚至妄图在生活之外有第二种人生。

为什么我那么不愿离开他,害怕他离开我,可能很现实的一点是,我真的把他当成是我逃避生活艰辛的避风港。我知道这个夜晚过去后,上了出租车后,第二天我将要面对的又是现实日复一日的两难。但起码我在每天的生活中是有所期盼的,有一个爱着我的男人,我们之间不用谈俗事,用身体安慰彼此(对婚外情的美化已经到了无耻的程度,笑)。

如果我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些,我也许就不会放任自己的任性想要得到很多奢侈的东西,让我们的关系一步步异化,从让彼此放松的关系,到成为对方压力的来源。

好了,现在我的桃花源不见了,我虚弱的这几天不仅仅是对他的不舍,也是害怕我将要如何面对的生活,在我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之前,除了提起精神吃更多东西之外,我没有任何退路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