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一剂良药。

昼颜妻利佳子对纱和说:无论我们曾谈过多少次恋爱,每一次都会像第一次那样手足无措。

小时候谈恋爱没太多羁绊,大家在一起图个心跳或心定,也会有争吵,但总体而言没觉得那么难。归根到底大家都比较简单,相似的背景,未成熟的三观,简单的生活,有傻乎乎的快乐。

年纪越大恋爱越困难,有些人干脆知难而退,不谈了。跟一个陌生人激情一时不难,要真正建立亲密关系可太困难了。不同的成长环境,不一样的原生家庭,三观,立场,社会角色,都大不相同。也不是一无所有了,恋爱牵一发动全身,是奢侈品鉴定无疑。

更重要的是萨特所说的:他人即地狱,深深体会到其中真理。所以我就更感慨,在30岁之后还愿意跟一个人恋爱的珍惜珍贵。要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忍受人与人之间巨大的差异带来的阵痛?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走过这些阵痛获得舒服的亲密关系?要放下多少怀疑,才能通过这段亲密关系实现更完整的自己,不迷失自己?

“你活得太敏感了。”

“不,是你们活得太粗糙了。”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