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到無求性情真

本月17日加拿大搖滾樂手Gord Downie因腦癌離世,總理Justin Trudeau翌日會見記者時,對國家失去一位深受民眾愛戴的歌手,說罷一句it hurts即禁不住淚流滿面,哭得像個鄰家大男孩,令聞者也同覺心酸。

差不多在同一天,地球另一端的一位國家領袖-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在會議上真情流露。普京沒有流下鐵漢淚,而是忍俊不禁地像個小男孩般捂面竊笑。事緣俄羅斯農業部長在做報告,以為應該學習德國向外輸出豬肉,侃侃而談說什麼把豬肉外銷到中國呀日本呀印尼呀都很好賣哩……普京笑著在一旁提醒,說印尼是穆斯林國家、不吃豬肉云云。可惜農業部長還嫌出糗不夠,說那他們以後可能會吃呀……這時普京終於再忍不住,說完「他們以後也不會吃的」就雙手捂面而笑,樣子可愛得像個替別人不好意思的小男孩;難怪時而會有報導說不乏女性覺得這位獨裁者魅力逼人 - 這種魅力不是單靠赤身展示肌肉可成就的,而是必須適時也那麼「可愛」一下。

杜魯道的哭,普京的笑,如果再用什麼媒體再現的真假去討論,儼已過時。在網民早已世故得巴黎鐵塔反轉都再三反轉的今天(明顯這個比喻就很OUT,但人能接受自己的限制也是一種進步),莫道是只有戲子的情才可以是真(大家都當你是假,那你就不妨真一下也無所謂),甚至是「他們」- 已掌有權力的他們-根本就不必再去在乎。杜魯道的角色是善良、率真、感性(兼體型一流)的精英大男孩,但他在那場合即使不哭成淚人也不會影響角色的貫徹,所以,不必計算那麼多,既然已到傷心處,有淚何必不輕彈;想哭就哭吧,他沒有經營poker face胖虎的壓力。

至於普京的笑,倒令我想起花果山上那猴王:看著底下一群猴子猴孫瞎起勁,心裏罵著你們可真是豬呀,臉上卻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呻一句「笑死俺啦」。

兩位國家領袖在鏡頭前哭笑無礙,其實是令我想起四個字 - 官到無求。近年來,手機無遠弗屆的結果,超乎對人類行為備受監視下的預測,竟然反其道而行,由掌權者牽頭衝破道德底線,你拍下什麼他都已不太在乎(當然,防火牆內的國度除外)。故此,權力到頂,官到無求豈只膽自大,更見性情亦真。

既然說到了這一句,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們那位777。數天前頒章禮上,那四萬口面笑迎殉職消防隊目遺孀與兒子的畫面,已被一眾論者盡數其涼薄、不仁。我倒以為777 官到無求性亦真的「真」,不體現在涼薄(雖然不代表不是),而在於其編碼程式之單一、僵化。人存活於複雜的社會,言行免難受到不同的原則支配,此一時彼一時,不同的原則之間或有抵觸,故獨立思考者需適時調整,在不同的當下作出判斷,哪個原則需要彰哪個需要隱。明顯對於777而言,頒章禮是衙門喜慶事,喜慶事就該當四萬口面,原則只此一條,program set,凌駕其他所有需要應變的情景。所以,你可以罵她涼薄,但亦可以理解她是僵化的機器(只有default mode),或者懶、或者蠢 - 但對於一個會深夜搭的士去便利店但買不到廁紙然後又自行將成件公開當軟性資本販賣的人,我們不能要求太多。而最後我們更不能忘記,無論她與薯片在媒體戰當中敗得多慘烈多難看,她還是躺著也贏了。所以,777真的是官到無求求default。

回到上述普京的例子,我試想把有份衝破人類不少底線的特朗普代入其中。我猜他會說,那以後就叫他們吃豬肉吧﹗咦,忽然想到,777也應該會有真性情的時候,她應該會嘴角一翹「嗤」一聲,然後不屑地說:你唔想食豬肉冇人可以逼到你食,只要闔埋口就食唔到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