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維儂的夏午之夢

亞維儂的夏日陽光正醒著,我們跟著她爬上了丘陵的頂端,看見傳說中的亞維儂橋,這座在歌謠中被傳唱了無數次,本名為聖貝內澤的橋(Pont Saint-Bénezet)。 藍天白雲,樹蔭的青翠因濃密而墨綠。
從高處凝望,像是來到了四季無災,人們都祥和快樂地過著日子的王國。

一點風也沒有,我們就著樹下的石頭圍牆靠坐,沒有什麼話說,沒有人經過。幾隻鴿子停下來,三三兩兩,一下子又群飛而去。

那是個空氣很乾燥,夏蟲似乎都睡了沒有鳴叫玩耍,散飛的土塵揚成一片黃沙在人腳邊的午後。我試圖直視盛夏的太陽,無法違背的瞳孔反射性收縮,我只看見幾個恍惚的光點在眼皮眨動中閃爍。一低下頭又感覺她的能量烘烤著頭皮。

而你則像被夏熱蒸去了魂般不發一語,凝視著視線裡唯一還能輕快著的隆河。印象中的他如其中文譯名,在密佈的森林中刷出一條河道,帶著轟隆的氣勢而來,奔跑而去。名不虛傳是條從瑞士一路南流而來,直注地中海的泱泱大河。

留著隆河對活著的世界交代便可以了,
蓊鬱襖熱的夏日或許本是昏睡的、沉靜的。彷彿是回到家門前,看著阿爸上身赤膊帶著電風扇、竹編躺椅,整個村落都陷入沉沉打鼾的夏日午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