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季節的台北與五漁村的海跟天

返涼。
乍暖還寒,而我沒有辦法再喜歡這種起風又微冷的星期天更多了。像是春天姑娘在冬季街頭拉著男子不肯放開,總以為就要這樣結束卻又來回拉扯。

▰▰▰

不斷碎念嫌棄台北,非常偶爾跟朋友碰頭喝茶的時候或在寫著日記的時候。
昨天半夜我睡不著覺,想著從自己的口中吐出了那麼多黑色的話,而我卻一點也沒有比較好,仍要在凌晨深夜反省。

▰▰▰

在新聞上看見義大利五漁村正在討論要學習不丹實行限制遊客數量。

我想起來的義大利五漁村空氣裡有著飽滿柑橘檸檬的味道,走在路上到處是香的。除了第一天作完禮拜從教堂離去的三三兩兩村民,沒有在路上看到什麼人了,彩色小船成片全都沒有人看管靜靜停泊著。來回在五個村子中繞行,只找到一家開著的小雜貨店,因為根本找不到提款機的關係,身上的零錢湊一湊只夠買瓶礦泉水。

同樣在這個起風又微冷的季節,除了海跟天,五漁村的一切全都安安靜靜。

海浪砰砰砰打在峭壁岸邊,濺起又高又細綿的花,還下了密密的細雨,因為太澎湃了我還忍不住錄了海浪的聲音帶回來。

我去的真的是五漁村嗎?明明是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啊。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吉真’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