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浪上

遇上稻浪之前,我一直沒認識風。

遠遠地,老媽變成一個小小的人形,在田裡緩慢移動。那時候她還能下田,跟老爸存到錢買下人生第一塊地後每年都種稻。稻苗一下土,她時不時摩托車頭一扭就往田裡去。

當稻浪一波波往四面八方散去的時候,踏實感反向包圍、倒湧而來。

一會彎向地面窸窸窣窣,一會站直解下頭上的圓帽拿在手上搧風。她一邊搧風一手叉腰瞇著眼望遠去,嘴角上揚,精神飽滿。她是個終身信守勞動價值的人,總在勞動裡找尋答案。

長年定居外鄉的上學過程累積了整片單純一致的生命經驗,在科舉生產線上亦步亦趨往前擠著。此刻在這裡,自家土地上的稻浪節奏響起,竟如初生之際的各種新奇聲音叮叮咚咚落入記憶袋中。

視線跟著風,走成一條金色弧線的剎那,看見風的時候,我真心熱淚盈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