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 Home

今天开了一个超长的会,从下午1点开始一直到5点半,眼睛又干又疼的。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敷护眼贴的时候,羊突然凑过来问我:“听说中国大大小小的超市一到关门的时候都在放Kenny G的Going Home,是不是这样?”

“哪有?”我心不在焉的说着,心想哪里会注意这种事。

然后他就开始放这首曲子:“难道不是吗?网上是这样说的。”

听前奏的时候根本听不出来是什么,可是萨克斯进来的时候我突然大叫:“有!有!每家商店要关门的时候都是放这首曲子的。”

“啊!真的是这样啊!”羊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兴奋。“可是为什么要放这首曲子呢?”

我说:“你不是说它的名字叫Going Home吗?人们听到他不就知道要回家了。可是我之前一直觉得这首曲子很low,一听到这首曲子,我就想到国内那些脏乱的超市和商场。”

说着说着,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和爸妈一起逛商场和超市的画面。夏夜,鸣蝉,泉城路,垂柳下,三个人拎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出来,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打车。那些超市,商场,再脏,再乱,也觉得很温馨,因为是和爹娘在一起的。

那个时候是多么幸福啊,那个时候也从来没想到过将来会和他们分开,还隔着时差。想着想着,眼睛突然就湿了。

萨克斯的声音也怪凄凉,也许是因为闭着眼睛,听觉突然放大了。竟然觉得这首曲子出奇的好听又忧伤。

一下子回忆如潮水般涌来,记得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听到娘说她要去美国一年做访问学者,我就受不了。当时想着和娘一年不见面,怎么受得了啊,然后半夜还哭着写了一篇很长很长的日记。可是,现在已经离开家两年了,竟然也就这么过来了。

唉,每次短暂的相聚之后又是离别的痛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一家人团聚,住在一起,不再分开。

想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