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历程(遥寄天堂的礼物)

2007–03–15

古人云:逝者如斯夫。但我真的希望,如果上天有知,遗留在世间的爱还可以与之遥相互应,我真的希望在飘落在鱼中的眼泪不会随他的离去而灰飞湮灭,我真的希望他在冥冥之中能够含笑开启我遥寄天堂的礼物。

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自从他得了这种病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如今现在他的整个身体已全部瘫痪,没有动弹的可能了,更没有了行走的能力。这已经是晚期了,父亲把他从医院接到家中,看到他,仿佛看到了几年前我死去的曾祖母,这世间曾经是多么疼爱过我的两个人。如今他们母子俩可以在天堂上重逢了。因为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最终上帝会收留他们的。爷爷从小都比较地省吃检用,穷人家的孩子都会养成这样的习惯吧,最终他达到了自己的理想,有了自己的事业后从来不忘社会,他是个优秀的党员,一生比较廉正,到最后自己病倒时都不舍得花钱,于是就这么一病不起。

元月的雪下得总有些大,屋中没有暖气,他的身体有些冰凉,他所有的亲人都在他旁边看守着他,就在今晚谁也没有离去,因为这是他最后的一夜。屋中没有任何人的声音,都在含泪默默祈祷,奶奶说:“老头子,如果想走的话就走吧,不要留恋任何人了!”当时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说这么句话,不过我知道,爷爷最留恋的还是她,她为我爷爷负出了很多,儿女比较多,加起来总共7个人,在当时的大饥荒时代能够活下来真的是很不容易了,这都是她的功劳。爷爷听到她的话后,仿佛明白了什么,是的,是该走的时候了,去个完全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在他临走的时候,我唱了首“take me to your heart”,爷爷望着我,仿佛有话要说,但他已经说不出来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还是那么地留恋我们,最后在歌曲的尾声他离去了。我的音开始颤抖,全场的哭泣声覆盖住了所有的一切,我只是在默默地流泪,在我的记忆中比较紧少的泪水。这是我送给他的最后的礼物了,他会永远的记住我们的,我们会永远地留在他那慈爱的心中。

窗外的雪依然很大,冬季就这样无情地送走了他,晚上我想了好多,原来人的生命真的是那么的脆弱,而我却要把握住生命中的每一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