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u Li

學英文/ 看電影/ 搞設計


萨莉亚(崇文门店)

之于我,很多对于美食的记忆并不来自于食物本身,更多的承载在当时坐在对面的人、那天吃饭的缘由、彼时的心境上此处为省略号…好吧不矫情了其实是取决于当时的打折券、服务员的低胸装、邻桌讨论的八卦以及最后结账时不开发票送可乐还是王老吉上。

这家店名字气派装潢古典看面相分不清楚是吐鲁番盆地还是亚平宁半岛总之不是中餐就对了,以我们爷俩来吃过五六七八回的经历看,大部分的用餐者是标配大声叫嚷熊孩子的三口家庭、五六个自带三国杀的中学生、坐下就开始计算机价格总和开始团购的屌丝情侣、聚酯纤维西服套装的黑帮中介成员。偶尔看到略显矜持面对而坐的疑似相亲二人组,最终以AA付款和因为没有分食而各剩半拉的披萨狼藉告终。


Have fun with peacock

用線條畫孔雀


大概是二〇〇七年的大學課堂上,用一支中性筆,我畫出了自己的第一條孔雀尾巴,就是封面圖片這一張。

最初獲得的讚賞不如現在,我的同學甚至關心的問,“你畫的時候不會暈嗎?”。但是顯然我並沒有被這樣的關心,和密集的線條誘發癲癇,相反的給了我自己極大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