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fun with peacock

用線條畫孔雀


大概是二〇〇七年的大學課堂上,用一支中性筆,我畫出了自己的第一條孔雀尾巴,就是封面圖片這一張。

最初獲得的讚賞不如現在,我的同學甚至關心的問,“你畫的時候不會暈嗎?”。但是顯然我並沒有被這樣的關心,和密集的線條誘發癲癇,相反的給了我自己極大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