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 美西行 — Stanford x g0v 分享會

一早到桃園機場搭飛機時,沒想到竟然巧遇 Canonical 的朋友們他們也要去美國開會,出關之後就跑去貴賓室休息,苦命如我當然還在登機口附近的座位上修改著我的簡報 😱

在太平洋上空的我一如預期的一邊驚嘆飛機上竟然可以上網,一邊繼續修改著簡報,超過十個小時不眠不休後終於抵達舊金山了!Uber 路上跟司機聊著這個萬聖節加上幾個運動競賽都正在精采的時刻,我們也很快到了今天短暫休息的旅館。

同行的朋友原本昨晚應該要在這邊下榻,不過因為飛機誤點的關係沒有來住,房間都已經訂了,所以我們還是來這邊吃個早餐休息一會,結果一躺的床上飛機上都沒有睡的關係,整個人像被吸進去枕頭裡一樣的睡著了。

超過十個小時沒睡果然不是蓋的。

起床後跟來接我們的 Jackie 會合後,一起去吃了台灣人開的餐廳,剛好坐在做語言研究的葉老師旁邊,剛好之前我有貢獻過一點點台語輸入法,就跟葉老師聊了一些語言相關的話題,一邊吃著熟悉的家鄉味,感覺似乎根本沒離開台灣。

更何況午餐後我們還去買了歇腳亭!!

這次是 Kirby, 我跟阿端分別分享三個跟 g0v 零時政府相關的主題,這次我挑的是在 2014 年參與的割闌尾計畫,題目是 “Impossible Election for recall in Taiwan”。

這次演講是跟史丹佛大學臺灣學生會一起合辦,地點也在校園裡面。第一次在國外演講就在 Stanford 裡演講真是感到莫大的榮幸跟壓力。有意思的是原本是準備英文演講,不過沒想到這次來的聽眾全部都會說中文,自然就是用中文演講了 👌。

因為這次是在加州演講,所以演講的切入點就從比較台灣跟加州的罷免法,並且台灣立法委員蔡正元對比加州州眾議員 Paul Horcher 罷免案這兩個選舉人數相當的例子破題,用對比的方式來讓聽眾了解台灣罷免案到底多困難,以及在這樣的困境如何用科技來協助這場由公民發動的罷免案。

不過科技還是站在協助的角度,真正讓這場罷免順利進行的還是破千的參與者以及努力不懈的在地團隊,加上各個性質不同的社群共同努力的成果。對比起團隊裡面的其他人,我貢獻的部分實在是很渺小。也讓我真的覺得無比榮幸可以跟這樣的團隊一起合作!

不過這次的演講我覺得自己還是準備得太倉促也太緊張,剛下飛機的同一天就演講現在看起來也是個不太好的主意,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講同一個主題時可以更充分的準備。

最後我們到了 Oakland 的旅館,吃了旅館旁邊的 Carl’s Jr 速食餐廳當晚餐,回去旅館沒過多久,我就昏昏沈沈的睡去。

凌晨兩點我又醒來了,該死的時差!⏲️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