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Holiday Season

About me:

Let’s embark the 2015 holiday season with skype sessions. I skyped with my dearest friends JAHG.

新年快乐!今晚是大年三十儿。在过去几年我每年都在异国他乡,今年第一次在家里过年,是7年以来的头一次。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入暖送屠苏,千户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在外面爆竹的声音中,我想起来了这首诗。家里小狗烦烦终于不在发抖了,所以她一改往日风格,又开始喝喝哈哈。今天早晨在饭桌上,我晚了20分钟因为我在facebok上宣扬中华文化。每年都祝朋友们感恩节圣诞节快乐,大家一般都在2,3天后看报祝我春节快乐。因为中华文化在美国大熔炉下还是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但是事情都在变。比如,cctv今年youtube直播春晚,我的好朋友都请假看春晚。我想在纽约寒冷的冬日里,喜庆的相声是一定能温暖人心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到了过节的时候就不得不想一想不忘初衷。这初衷现在变成了american citizenship,是我未曾计划过的。我想当我拿到那小蓝本的时候,心情一定是非常复杂的。因为这就意味着回祖国变成到外国去,每次到美国之后变成welcome back,从拿到之前的小卡片的时候,我就发现原来welcome back does not right to me. 昨天和爷爷聊天儿,好久没见到老人,这次也由于各种原因不能见面,但是爷爷说:“西西,快回来吧。中国现在机会很多。” 为什么当年要出国,为什么要跑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去拼命,最明显的是小时候的邻居大妈们见到我都说二妞胖了,是啊我毕业了也是freshman 15,作为大学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我重新长肉。那我的初衷是什么呢?师夷长技以制夷还有就是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想要看世界的冲动,还是为了逃脱封建家长,我觉得都有。

无论怎样,我作为davidson college的优秀政治系毕业生,荣幸的成了一个成熟的wildcat. 但是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增进中美人民的连接,成了我的新的考虑。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