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见了一个男人

二零一六年的四月五日,我遇见了这个有个双胞胎的导演。

只是吃饭,他们聊聊电影,和工作的事情。我大多是在一旁听着,我感冒,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重重的鼻音,我就少说话。

他坐在我对面,哥哥在讲话,他很安静,时不时露出洁白的牙齿和灿烂的笑容。他的幽默感很明显,令人舒服的气质也很明显。甚至有一些令人忍俊不禁的小动作,比如拿着刀具叉向自己。

只不过十来分钟,我很快明白了我的头目为何如此欣赏他的原因。他是这么让人舒服的一个人。

后来,他给我们细细地讲他的剧本,和他如何打算把这个剧本修改成更为精彩的故事。我听得入迷。

现在,我好像需要更了解他,又不需要更了解他。从小,我对男人不太有理解,依赖,和爱的概念。几乎所有面对他们的时候我都有点无所适从,即使装得出一副打哈哈的样子,也完全是装而已。

我现在不知道这次见面会对我,我的将来意味着什么,我什么都无法知道,什么都无法确定,但是如此这样也挺好。

但如果是从一个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次见面很好,甚至可能很重要。

心动只是几个瞬间的事。如果有,如果他是真的,那么王小姐,世界上第一次地,勇敢点吧!说点儿什么,做点儿什么!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