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的聚光燈

聽音樂的時候,想像自己身處在某一空間,聚光燈一瀉而下打在身上。

旁若無人地自顧自起舞,手打節拍腳踏鼓點。

站在能看到燈火的橋
還是看不清
在那些夜晚
照亮我們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麼

小喇叭與薩克斯風齊鳴,身體越發劇烈擺動。

將頭抬起望向天花板,燈光橫空而過,掃入眼睛。全身沐浴在轟轟作響的音樂底下,耳朵充滿破音的殘響。

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但一股狂喜毫無來由襲來,眼淚就快要掉下,鼻子已經開始酸楚。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廈崩塌
一萬匹脫韁的野馬
在他腦海中奔跑

台上唱著,彈著,奏著不再是音樂。

不再只是音符與節奏,

是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