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於我

從廣州回來一個多星期,總算有時間寫點東西。

很多人好奇多人不解為什麼我畢業這麼多年還一直專注ACM,更多人好奇為什麼我要為了一次省賽專門跑回去。

這是一個承諾。


十年前,我懷著滿腔失落走進大學,然後失望變成了絕望。

這裡沒有我期望中的老師。「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然而我看到的只是醉心做生意、在課堂上照本宣科的老師。一個個問題只能換來一次次踢皮球 。

這裡沒有我理想中的同學。不在於他們把時間用來拍拖、打機、上課、考研,而在於當問到他們為什麼這樣做時,幾乎清一色地回答「因為其他人都這樣做」「因為其他人想我這樣做」。

我看不到未來。那一年,一個師兄拿到了迅雷offer,學院竟然為此開了表彰大會。

深深的絕望,因為「即使成為了這裡最厲害的人,四年後也只能和他一樣」。

我無法走一條身邊的人都不知道為何而走的路,我無法走一條在起點就已經看到終點的路。我需要找出另一條路。

然而,路呢?


然後我遇到了ACM。當年的ACM隊還是一片廢墟,哪怕是從區域賽的預賽出線,都舉步維艱。但在廢墟中,我看到一絲希望。

當 suno 和 cpp 為我打開那一扇深鎖的大門,我看到了全新的世界。那一刻我血脈沸騰,井底的青蛙看到了蔚藍的天空,找到了未來的一個可能性。既然這裡由全世界最厲害的一群人組成,我終有一日可以攀上他們的層次 。

然後我遇到了教練陳湘驥。早在入學時,我已經「見到」了他,但直到那一天,我才真正「遇到」他。

2007年廣東省賽前幾天,因為家有急事,需要請假幾天。那天傾盤大雨,我卻恰好沒帶雨傘,只能冒著暴雨走去院樓。我遇到了陳湘驥,那一刻他大驚失色,然後打著傘陪我去辦完所有請假手續,再將我送去車站。路上他聊了很多。

單從算法而言,他並不具備教練的能力。但他真心熱愛這個比賽,真心希望學生能靠這個比賽獲得成功。

那一年廣東的高考改革給了他優秀的生源。他能把最厲害的一群人集中在這個隊伍,讓他看到了在這個比賽贏取好成績的希望。

他期待這一屆以後,學生有能力拿下一個個獎項,省賽、國賽、Final。

他希望我們的激情和成績可以一屆屆傳下去,讓更多更多的後來者受惠。

你們都是很有能力的一群人, 一時失手不能代表什麼。真正厲害的人,無論在哪裡都可以逆轉。從你的文章,可以看出你看到的東西比其他人都遠,我希望你可以帶領這個隊伍走得更遠。

這是一個問題,一個要用心回答的問題。從那天起,我立下第三個承諾。

君既以國士待我,我當以國士報之。

為了這個曠日持久的計畫,我定下了十個目標。

  1. 省賽金牌
  2. 國賽金牌
  3. World Final 出線
  4. 主辦省賽
  5. World Final 獲排名
  6. 省賽出題
  7. 主辦國賽
  8. 三連 World Final
  9. 國賽出題
  10. World Final 獲獎

十個目標,到今日為止完成了六個,第七個也即將完成。十年努力,我們終在列強環峙中找到一線立錐之地。

專門跑回去主持省賽,也是為當日的承諾作結。在我能力範圍內,這估計是最後一個可以由我完成的目標。

可惜剩下的三個已非我能左右。

這次省賽未必說得上很成功,但這套題目,我由衷感到自豪。從知識點分佈到難度分層,我自問在接觸過的十次省賽中最好的。


從此以後,我可以問心無愧。為了這個承諾,我完成了我能夠做到的一切。

多年來,我背負三個艱苦卓絕的承諾。以致時至今日,都不敢再空許諾言。

兩週之前,我完成了第一個。數日之後,即將完成第二個。但最後一個,卻仍然虛無飄渺於遙不可及的遠方。

Good Luck
May 18, 2017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