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公共出借權的一種類型嗎?

最近看到此則介紹

推薦「台灣雲端書庫」的原因是它採用公共借閱權(Public Lending Right),也就是透過 B2B2C 電子書服務方式,市民的借閱費由市政府支付,再將費用回饋給作者及出版社,保障作者及出版社的合理收入,又能讓市民在不用付費情況下享有豐沛的圖書資源。

文中提到這家電子書平台服務業者採用公共出借權(Public Lending Right, PLR),不過嚴格來說,此處所說的公共出借權,應該只是借用概念,與歐洲普遍實施的公共出借權制度有很大的不同,毋寧說是比較像是一種商業模式。

先說PLR的遊戲規則。該制度是由政府提撥預算,針對圖書館出借的特定或不特定書籍給予作者酬金, 重點在鼓勵並支持作者。

PLR濫觴於歐洲,丹麥為第一個設立此制度的國家(1946),歐盟於1992年頒布指令(最新可參照DIRECTIVE 2006/115/EC),歐盟各國得依據其內國情形制定相關法令以落實PLR制度,例如北歐諸國比較像是透過文化補助的方式,德國與奧地利則是訂在著作權法,法律制度的不同將影響酬金給付對象的範圍。(法律制度面有很多討論,例如PLR是否一定要在著作權法體系等,在此先不贅述)

另外,該制度緣起等相關歷史,國內學者邱炯友教授已經有豐富的研究,有興趣的可找來閱讀。

這裡僅簡單說一下PLR的酬金怎麼分配。

1. PLR的酬金分配,主要是透過作家所組成的公協會擔任公正第三人的角色,提供借閱數據予主管機關,再由政府提撥預算給付。預算通常由文化業務的主管機關而來。

2. 作者可以獲得多少酬金?以英國來說,每本書出借,作者大約可獲得6–7便士,約台幣3塊錢上下,每個國家可能會有不同的標準,此處仍不可一概而論。

3.哪些書出借可獲得酬金?可依照政府政策的不同,劃定那些類別書籍可獲得酬金,當然某些作品或外國著作可能就會被排除了。不過如果PLR制度架構在著作權法體系則又另當別論。

4.暢銷作者的書在圖書館出借很熱門,是否就可以獲得高額的酬金?理論上來說是,不過可以限定最高額酬金給付,以避免熱門作家搶走預算,例如英國就限定6,600英鎊為最高額(2015年度共有219人達到此目標)

5.那出版商的角色呢?出版商在這個制度上本來就是個配角,以實施有年的國家來說,出版商僅能從酬金分得極少的比例(20–30%或更低)。某些國家更將酬金提撥一定比例給予照顧作者的基金會,更彰顯此制度的社會福利性質。

回頭觀察台灣雲端書庫,根據這則報導

...他們實施這項理念的方式為,當讀者借閱一本書,縣市圖書館會支付出版社及雲端平台12塊錢。...基本上9元給出版社,3元給平台,而作者跟出版社再對分…

此模式確有與公共出借權概念相仿,不過以歐盟來說,PLR目前僅針對紙本書的借閱,電子書是否包括之,目前尚未有定論。另外,電子書的銷售模式似乎比紙本書更多元,未來要如何設計酬金計算,勢必有一番爭論。

本文提到的台灣案例,有幾個重點值得關注與思考。

1.實際上作者似乎只能拿到4.5元,僅佔公部門預算所支付總額的37.5%,跟前面所說的有一段差距,比例分配的天平是傾向出版商一端。

2.出借數據統計是否公正,作者僅能信任出版業者與平台。

3.預算應是來自圖書館(高市圖)原本的採購預算。(圖書館界長期反對公共出借權的主因有一部分是來自於此點)

4.那些書籍可獲得酬金,又是否有限定最高額等因素亦必須考量。

台灣雲端書庫將PLR概念運用在商業模式上確實高竿,不過作者在此模式中分得之比例稍嫌不足,而且作者似乎僅是配角。不過如果只是商業模式,前述幾點似乎也不用考慮。無論無何,仍樂見PLR制度在台灣有更多的討論,或許未來真能幫作者爭取一點權益。

另外,補充一點,2015年北市圖的借閱排行(文學類),竟然只有一位是本土作家(排名17),其餘都是外國翻譯作品,這情況值得擔憂,政府要推動所謂的一源多用,若沒有優秀的本土小說作品,其實端靠重金投放在影視產業,實際上是比較短視的。吾人應該都有發現美日韓影視大作多是從暢銷小說或漫畫而來的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