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西安军界的公开信

西安事变发生后第6天,即12月18日,《大公报》发表了由张季鸾撰写的社评《给西安军界的公开信》。宋美龄所主持的航空委员会,当天即派出飞机,带了40万张(不是全份)飞临西安上空散发。一时间,西安上空与地面到处飞扬着《大公报》。
《给西安军界的公开信》全文
陕变不是一个人的事,张学良也是主动,也是被动,西安市充塞了乖戾幼稚不平的空气,酝酿着,鼓动着,差不多一年多时间才形成这种阴谋。现在千钧一发之时,要釜底抽薪,必须向东北军在西安的将士们,剀切劝说。我们在这里,谨以至诚,给他们说几句话:
主动及附和此次事变的人们听着!你们完全错误了。错误的要亡国家,亡自己。现在所幸尚可挽回,全国同胞,这几天都悲愤着焦燥着,祈祷你们悔祸。
东北军的境遇,大家特别同情,因为是东北失后在国内所余惟一的军团,也就是九一八国难以来关于东北惟一的活纪念。你们在西北很辛苦,大概都带着家眷,从西安到兰州之各城市都住着东北军眷属,而且眷属之外,还有许多东北流亡同胞来依附你们。全国悲痛国难,你们还要加上亡家的苦痛。所以你们的焦燥烦闷,格外加甚,这些情形,是国民同情的。蒋委员长明知你们空气不稳,而一再到西安,对你们始终信赖,毫不防备,也就是因为特别同情你们之故。
你们大概听了许多恶意的幼稚的煽动,竟做下这种大错,你们心里或者还以为自己是爱国,哪知道危害国家,再没有这样狠毒严重的了。你们把全国政治外交的重心,全军的统帅,羁禁了,还讲什么救国!你们不听见绥远前线将士们,突闻陕变,都在内蒙荒原中痛哭吗?你们不知道吗?自十二日之后,全国各大学,各学术团体,以及全国工商实业各界,谁不悲愤?谁不可惜你们?你们一定妄信煽动,以为有人同情,请你们看看这几天全国的表示,谁不是痛骂!就使诚心反政府,想政权的人,在全国无党无派的大多数爱国同胞之前,断没有一个人能附和你们的。因为事实最雄辩,蒋先生正以全副精神,领导救国,国家才有转机,你们下此辣手。你们再看看全世界震动的情形!凡是同情中国的国家,没有不严重关心的。全世界的舆论,认定你们是祸国,是便利外患的侵略!因为这是必然的事实。蒋先生不是全智全能,自然也会有招致不平反对的事,但是,他热诚为国的精神,与其领导全军的能力,实际上成了中国领袖。全世界国家,都以他为对华外交的重心。这样人才与资望,再找不出来,也没机会再培植。你们制造阴谋之日,一定能预料到至少中央直属的几十万军队,要同你们拚命,那么你们怎样还说要求停止内战?你们大概以为把蒋先生劫持着,中央不肯打你,现在讨伐令下了。多少军队,在全国悲愤焦虑的空气中,正往陕西开。你们抗拒,是和全国爱国同胞抗拒。你们当中,有不少真正爱国者,乃既拚了命而祸了国,值与不值?
所幸者,现在尚有机会,有办法,办法且极容易,在西安城内,就立刻可以解决。你们要从心坎里悲悔认错!要知道全国公论不容你们!要知道你们的举动,充其量,要断送祖国的运命,而你们没有一点出路。最要紧的,你们要信仰蒋先生是你们的救星,只有他能救这个危机,只有他能了解能原谅你们!你们赶紧去见蒋先生谢罪罢!你们大家应当互相拥抱,大家同哭一场!这一哭,是中国民族的辛酸泪!是哭祖国的积弱,哭东北,哭冀察,哭绥远!哭多少年来在内忧外患中牺牲生命的同胞!你们要发誓,从此更精诚团结,一致的拥护祖国。你们如果这样悲悔了,蒋先生的泪一定更多,因为他为国事受的辛酸,比你们更多几十倍。我们看他这几年在国难中常常有进步,但进步还不彀。此次之后,他看见全国民这样悲忧,全世界这样系念,而眼前看见他所领导指挥的可爱的军队大众,要这样牺牲,而又受你们的感动,他的心境,一定是自责自奋,绝不怪你们。从此之后,一定更要努力集思广益,负责执行民族复兴的大业。那么,这一场事变,就立刻逢凶化吉转祸为福了。你们记住几点:(一)现在不是劝你们送蒋先生出来,是你们自己应当快求蒋先生出来。(二)蒋先生若能自由执行职务,在西安就立刻可以执行。你们一个通电,蒋先生一个命令就解决了。(三)切莫要索保证要条件。蒋先生的人格,全国的舆论,就是保证。你们有什么意见,待蒋先生执行职务后,尽可以去贡献,只要与国家民族有利,他一定能采纳,一定比从前更要认真去研究。(四)蒋先生是中央的一员,现在中央命令讨伐,是国家执行纪律。但我们相信蒋先生一定能向中央代你们恳求,一定能爱护你们到底。
我们是靠卖报吃饭的,谁看报,也是一元法币一月,所以我们无私心。我们只是爱中国,爱中国人,只是悲忧目前的危机,馨香祷告逢凶化吉!求大家成功,不要大家失败。今天的事情,关系国家几十年乃至一百年的命运,现在尚尽有大家成功的机会,所以不得不以血泪之辞贡献给张学良先生与各将士。我想中国民族,只有彻底的同胞爱与至诚能挽救。我盼望飞机把我们这一封公开的信快带到西安,请西安大家看看,快快化乖戾之气而为祥和。同时请西安的耆老士绅学生青年,都快去求他们照这样做。这是中国的生路,各军队的生路,也就是西安二十万市民的生路。全世界全中国,这几天都以殷忧的目光,望着西安阴郁的天空。赶紧大放光明罢!万万不要使华清池西安等地,在中国历史上成了永久的最大的不祥纪念!我们期待三天以内就要有喜讯,立等着给全国同胞报喜。
散发出的社评效果如何呢?下面引述一段陈纪滢著,1974年由香港掌故月刊社出版的《胡政之与大公报》中的一段文字:所有东北军及杨虎城所属看了这张传单式的社评,马上转变了态度。张杨二氏的心理,也立刻起了急剧变化。后来笔者亲自遇见当时参加事变的几位东北高级军事将领,他们描述那传单的功效时说:"我们看了这篇社评,又感动,又泄气。那篇文章说得入情入理,特别把东北军的处境与其遭遇,说得透彻极了,所以我们都受到了莫大感动。但大家又说:大公报不支持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我们便拿着传单去见副司令,进了房间,见副司令正在阅读那上边的文章,他看完了之后,神色也变了,立即召集会议,讨论一切......""如今参与其事的将领,还有在台湾的,一问便知。所以大公报这篇《给西安军界的公开信》成了近代历史重要文献之一,其所发生的功效绝对大于楚汉争霸中的‘楚歌’。"使我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到,社评确实在西安军民中产生了一定的反响,也为促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到良好作用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赵唱唱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