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會聽後感 - 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 2015/11/05

很精采,很精采的演出。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鋼琴:王羽佳。

先說國家音樂廳的音效好了,9月30日完成整修後,個人感覺聲音比起整修前是更乾淨,更凝聚了,這點充分表現在今天的演出上。不論是鋼琴音符的清晰度、小提琴與大提琴首席的抖音、下半場《天方夜譚交響組曲》末段的小號快速音群、和小鼓的弱奏,即便是坐在四樓6排的位置都聽的很清楚。精采的演出與音效所帶來的情緒起伏,直到散場開車回家的路上都不願開收音機,只想回味演出的細節。

比起2012年與舊金山交響連袂來台的演出,王羽佳今天的演出更大器了,琴音的力度與穿透力強了好幾級。雖然四樓仍然有鋼琴快速音群容易成塊狀音團的狀況,但因為音樂廳聲音變乾淨了,快速強勁的音符隨著王羽佳讓人眼花撩亂又充滿力量的彈奏飆出,腎上腺素不由得飆高了上來。

王羽佳一連安可了3曲,首先《天鵝湖》四隻小天鵝之舞那絢麗的技巧與編曲,不再是手牽手動作一致可愛的四隻小天鵝,而是動作絢爛各異又極端協調的4個舞者。再來是闖進爵士語彙的莫札特《土耳其進行曲》,非常的特別。最後在心情愉悅的《Tea for Two》下,快樂的結束了上半場。

下半場的《雪哈拉莎德》(天方夜譚交響組曲),小提琴首席的優美琴音,雙簧管、豎笛、及低音管的精采,末段的小號快速音群,以及劇力萬均的動態,讓人不叫安可都不行。

安可曲,歌劇《鄉間騎士》的間奏曲一響起,教父第三集結尾那教父女兒被槍殺的畫面,就在腦海中自動浮了出來。麥可柯里昂隨著音樂的開頭張嘴悲喊卻喊不出聲音,中段旋律帶出父女共舞的甜美,音樂的結尾,衰老的教父終究倒地不起結束一生。這在我名單中最經典的電影畫面之一,跟著這場精采的音樂會,完美的回味了一遍。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