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米與10米的差距 – 2016/2/23哈根弦樂四重奏聽後感,座位: 2樓14排、7排

4把身價都是上億到數億台幣的琴,聽起來是什麼感覺?4把身價上億到數億台幣的琴在你面前演奏,又是什麼感覺?

哈根弦樂四重奏,在卡式錄音帶的年代,就已經是耀眼的新星,他們的德弗札克弦樂四重奏「美國」,或海頓的弦樂四重奏,都是充滿活力的錄音。這次來台的演出,使用的是4把由18世紀小提琴家帕格尼尼(Paganini, 1782~1840)蒐集,並加以搭配組合起來的弦樂四重奏琴,這四把琴均是由偉大的義大利製琴家Stradivari所製作,目前每把的身價都是上億,或數億新台幣。

4把琴的名字與年份分別為:
第一小提琴: “Comte Cozio di Salabue” (1727)
第二小提琴: “Desaint” (1680)
中提琴: “Mendelssohn” (1731)
大提琴: “Ladenburg” (1736)

其中,中提琴“Mendelssohn”是目前已知由Stradivari所製作的13把中提琴中,屬於最佳傑作的2~3把中的其中一把。另外,除了第二小提琴“Desaint”(1680)是Stradivari早期阿瑪蒂style的琴外,其餘都是Stradivari成熟時期的作品,為什麼?據說是因為Paganini為了把這把琴賣出跟成熟時期作品一樣高價,所以把它與其他三把琴湊起來,以Paganini蒐集的四重奏作為行銷噱頭來銷售。

這4把琴自Paganini死後就被拆散,分別在不同的收藏家與演奏家中轉手,直到被紐約的著名的提琴修復與買賣商Emil Herrmann重新組合起來為止。這組琴後來在1946被Anna E. Clark購買,出借給Henri Temianka的合奏團,並開始以「Paganini Quartet」的弦樂四重奏團體為名開始演奏錄音。後來,在這個弦樂四重奏團解散之際,Anna E. Clark就定下了這四把琴將永遠不再被拆散的規定。

這組弦樂四重奏琴在1992年起曾短暫出借給克里夫蘭弦樂四重奏團,並於Telarc錄製德弗札克弦樂四重奏Op.12「美國」和Op.14 (CD 80283)時使用,以及於1992年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演出中使用。1994年起,這組弦樂四重奏琴為Nippon Music Foundation所擁有,出借給東京弦樂四重奏團直到2013年該團解散為止,並於2013年12月起出借給哈根弦樂四重奏團。

本次演出的曲目是蕭士塔高維契的第15號弦樂四重奏,以及舒伯特晚期作品的第15號弦樂四重奏。不知什麼原因,本場只賣出了可能只有5成的座位,所以一開始就移動到的非常前排的2樓14排座位去聆聽。第15號,蕭士塔高維契的最後一首弦樂四重奏,從第一個音符開始,哈根就把大家帶入了,彷彿在深夜中沉澱,回想過往的情緒。全部六個不中斷連續演奏的樂章中,彷彿回顧著一生中一幕幕激烈於生死之間,被史達林政權壓迫的白色恐怖。4把琴的聲音就如同心裏想像中的Stradivari,對比於砂糖,有著如蜂蜜般的甜美與芳香。尤其是大提琴的琴音,有著突出的音像與彈性。

為了想感受一下4把Stradivari ”為你” 演奏的感覺,下半場移到了更前面的7排。雖不是「在你面前為你演奏」,也夠滿足了。相較7排僅有10米的距離,14排的聲音儘管也已經是直接音居多,但仍然感受到反射折射音與直接音一起塑造與強化音像的效果。奇怪的是,7排的聲音雖然有著聲音從近在面前的琴身傳出的明確感受,高頻與低頻的聲音卻有著被cut-off的感覺。儘管舒伯特第15號弦樂四重奏的規模並沒有受到影響,但聽覺與音樂的感受總覺得有那麼一絲的不滿足。

相較於1992年克里夫蘭弦樂四重奏團來台演出巴伯「弦樂慢板」,直到今日每每閉上眼睛都還能回到,那個全場觀眾從開頭幾個音就被吸入那個情緒,走過了極高把位無暇甜美的琴音,在音樂緩緩結束後的近2分鐘內都不願醒來,然後在打破情緒的第一聲掌聲後瘋狂鼓掌喝采的神奇時刻,也許以後還是不用再坐到這麼前面去聽演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