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6 芝加哥交響樂團,指揮: Muti,音樂會聽後感,座位:四樓11排32號

聽著台北愛樂電台中,Jochum指揮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演出的前奏曲與愛之死,選自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一開頭就把我的心吸住了,也瞬間對比著昨天Muti和芝加哥交響在我腦海裡已經印象不深的演出。

1/16芝加哥交響,是一場精彩的演出,每個樂器,細節,都展示的清清楚楚。但上半場的貝多芬『命運』交響曲,我沒有辦法跟它有connection。芝加哥交響的管樂真棒,法國號吹的毫不遲疑。Double Bass特別安排面向觀眾席,使得拉奏與撥奏都特別清楚。是速度的安排吧,開頭太出名的登登登登四個音,帶出中庸偏快的速度,但接下來二三兩個樂章,卻有著部分細節放的比較慢的演繹,尤其第三樂章,本來替一個速度從容但氣勢恢弘的終曲樂章營造了令人期待的情緒,結果卻迎來一個飆速的樂章開頭,不知道,我跟曲子的演出沒辦法建立起情緒的投入。

下半場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就不同了,自開頭清晨大自然的甦醒開始,整個曲子就在從容不迫的速度中的提出了所有的細節,情緒的累積一點一滴,音樂的起承轉合,跟音樂中從頭到尾維繫不斷的隱形張力線,在壯麗的第四樂章完成了完美的演繹。雖然,他不是我會回味無窮的演出,大概隔兩天就沒什麼感覺了,但確實是馬勒一號一次很棒的現場。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