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封印了魔王,将封印魔王的钥匙打散在世间的角落,于是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启了」 — — 教科书上,这么描写着我们的世代。

我叹了口气,站在摇光学院的门口 — —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所学校的一员了,而且是以异能的最高评级,大概备受关注吧。

仔细回想起异能检测时的故事,大概依旧算是难得的幸运,没有什么意外真是太好了。

『异能:不死,异能评级:S,指标评级:F,分馆:黑之馆』

我看了看自己的学生卡,抱怨了一声「我的异能才不是不死吧」,清点了一下行李,走入学校。

『欢迎来到摇光学院!新生请把行李给我们,走这里。』

过去十八年已经习惯了的事情今天还没发生,真是不自然。

『听说了么,今年新收了一个Rank S呢』

『不过就能力评定而言却是F,真是难以置信』

大概我也难以置信,在大会的体育馆里,竟然能装下几千名学生,又或者,有异能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多。

『同学们,安静一下,咳』

按照一般的剧情,接下来就是校长登场的时间了。

『同学们,从来到了摇光学院的一刻,你们就已经不属于你们自己,或者父母,你们是学院,是国家的战士……』

要说不是自己的话,似乎确实有个女人近期拿到了一大笔钱,然后似乎说要长途旅游不再回来,让我在学校生活愉快。

『拥有异能的人,拥有的更是责任,你们之所以拥有异能,是因为这是钥匙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你们本身,也就是魔王封印的一部分,是勇者力量的一部分』

……

『找到你了!』一个少女把我拉出了人群。

什么啊……为什么要找我。

『接下来是Rank S的发言啊,我找了你好久啊,话说你还真是难找,对着照片和真人依旧会感叹你是大众脸也……话说学院应该有发短信给家长才对。』

家长啊,如果那个女人算的话,虽然只是寄养关系而已,不过前一阵子她已经出去长途旅行了。

……

等等,要发言吗!可是我完全没有准备。

『不管了,校长讲话快讲完了』

少女拉着我飞奔入后场。

『接下来是来自学生代表的发言……』

等等……

心情跌落谷底,大概这就是倒霉吧。

我深知,自己是与不幸为伴的人。

从小开始就没有中过任何奖,即使是抽奖活动还是再来一瓶。持续十八年。

父母早早离开了我,据说,是没办法承受和我呆在一起的窘迫的生活,在我之前,明明生活富足,于是把我寄放在一个「熟人」家里,从此再也没有来看过我,似乎都忘了他们长什么样。

在我的印象中,自然不记得有朋友,似乎也没有亲近的人,养过一条狗,一个月后的一天,突然不见了,当时可能也伤心了很久。

基本上,我永远都窝在家里,因为如果出门的话,就有可能存在「意外」,这是那个女人告诉我的 — — 以防万一。在过去不止一次,出门时由于对面司机刹车失灵导致我车祸住院,人都撞飞了,骨头断了好几根,硬生生的却没有死,倒是对面司机,听说吓得魂不附体。

偶尔做个好人好事,扶了个跌倒的老人,结果却被狠狠的敲了一笔。

不止如此,甚至我还尝试过自杀,来告别这个无趣的世界,但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不得成功:

买过老鼠药,农药,安眠药,闭眼服下去,静待死亡来临,十分钟以后,安然无恙,什么都没发生 — — 后来据说是因为买到了假药。

试过跳楼,纵身一跃,十楼落下,结果依旧没事,据说那天搞活动,一大波人正在布置场地,我把他们好不容易布置的场地破坏的,害我们赔了一大笔钱,后来还得当义工。

割腕,结果放了点血,把别人吓晕了,似乎是心脏病发作,本着我为人人的心,还得把他们送到医院,还是没成功。

上吊,结果绳子不够结实,竟然断了。

这么多次下来,让我内心大骂奸商误道,但又无可奈何,差不多就这么活了下来。

大概以后等攒了钱,到一个叫「中国」的地方去呆个几年,再做尝试。

有的时候,女人跟我说,是因为人诞生的本身就是个奇迹,所以把我这辈子好运都用完了 — — 但是大家不都一样吗?

我以为这辈子我就呆在家里啃啃老,却收到了一封邀请函:来自摇光学院。

于是,我就这么来上学了,似乎是这几天的安然无恙,让我以为我已经把这辈子的厄运都用完了。

原来有这么多拥有异能的人,那他们身负与我相似的不幸吗? — — 之后我才知道,我是之中最不幸却最「普通」的一个。

不过此刻,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感到什么叫做:要死了。两眼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现在的年轻人,没想到会那么害羞啊,竟然当场晕倒了,搞得我们都派紧急医疗队了。』

我醒过来,感觉灯光有些刺眼,周围白色的晃眼,看来是医务室了。

『话说啊,那个女生在旁边陪了你很久呢,虽然说剧情有点烂俗,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真有一套』

医务室的阿姨明显是好事的人……我叹了口气,直起身。果然是她。

『你终于醒啦!』她似乎十分关心我的情况,『当时我们真是吓坏了,还以为是你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不过鉴于你没有听到之后的事项,就让我向你说明一下好了。』

于是我听了大概一小时的宿舍管理体系,异能管理机制,课程安排之类的信息 — — 说起来这些在学生手册上都有,也不用刻意去说吧。

临别的时候,她向我挥挥手:『我是白之馆的哦,而且是你的同班同学,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Rank S君。』

我好歹也是有名字的人啊……不过,光没有被无视这一点,已经够感激的了。

回到两人宿舍的时候,对床的人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 — 紫发黑瞳,白色体恤,可能是一米七左右的个子,要说的话,浑身似乎散发着小动物般的友善气息,眼神清澄到让人怀疑真的到了上高中的年纪了么。

不过,还没等我打量完,对面已经发话了:『看够了吗?我可是正常的性取向哦。在这里等候多时了,我是你未来几年的室友,天道準。』

礼貌的伸出手,似乎真是个乖巧到毫无惊喜的人 — — 握手表示友好之后,我决定也进行一次,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自我介绍。

『Rank S的话,不用介绍了,简直是久仰大名了。』

话说回来,这是我第一天出现于公共视野,到底哪里来的久仰大名,这客套简直太假了吧。

不过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好开始整理宿舍了。

『对了,S君知道关于「新生杯」的事情么?』

新生杯是什么……

『学生管理手册上有写哦,当然是电子版的,设备的话在桌子上,那边那个金属圆柱就是了。』

上面确实有提示我收到了短信,不过对于我而言,似乎是噩耗:

【通知】

开学一周后将进行社团决定,可以选择性加入一个社团,要好好考虑哦。

开学一个月之后将进行新生杯战斗模拟赛,可以选择性参加,前八名将代表学院参加新星杯比赛,赛时将会更新校内排名以及个人评定,如果不参加的话,评定会降低一个档次哦。

虽然不知道是谁写的公告口气太不正经……不过大概,不是什么好事吧 — — 因为我除了不死以外,完全没有能力,由于整天待在家里,体力也根本就是一团糟,更何况还有厄运这个设定。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似乎是可以重新评定的好机会,而且新星杯的话简直是前途无量,如果是Rank S的话一定会在新生杯饱受关注吧。S君一定会参加的吧。』

你是校方谈判发言人吗?我依旧在叹气,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说话了。

『如果经常叹气的话,好运都会被叹走,而且不说话的话,没有人知道你在想什么啦』

明明你完全都衔接上了,到底在说什么,你的异能难道是读心吗?

『在电子学生手册里会有学生排名,知己知彼嘛』

说的也对,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还是多了解一下比较好。

由于我的综合评定是F,并没有出现在排名中,然而排名第一的,赫然写着「天道準」,也就是眼前那个乖巧的小动物……

『什么!』难以置信,不小心就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到底是怎么样才能……』

这是学校的整体排名而不是新生排名吧,开什么玩笑。

『噗噗噗!果然出声了么?其实也只是初步评估导致的结果,如果经过新生杯估计就不会这样了,每年都有的事情哦,入院测试的评估值实际是潜力之类的吧。』

他的眼眸突然凌厉起来,『作为室友福利,勉为其难告诉你我的异能名好了:未知。』

未知……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可以去忽略那一刻的凌厉,却忘不了排名的震撼感 — — 这样的人,就是第一么,和我截然不同。

……

不管怎么说,时间到了第二日,也就是第一天上课的时间。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