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路美国】第五十九日 — 采访留学生毛毛

今天下午采访的对象是杜克大学机械系2年级的PhD,他叫毛治平(毛毛)。他在工程系的大楼连廊里接受了我的访谈。他来的时候非常贴心,拿了两瓶水,见面握手和微笑。从他健康的肤色和笑容中我隐约感受到一片睿智的光芒。我简单介绍来意之后就开始了访谈。

毛毛的高等教育背景相对复杂,北航本科毕业后开始在瑞典的一家学校学习,由于他研究的领域比较高精尖,且杜克大学有这方面的师资力量,所以他又选择了来杜克继续读PhD。他告诉我杜克有非常好的学生就业指导中心,能够帮助学生定位,相较国内相对同等水平的高校在这方面做的可能没有这样到位。在杜克只要自己能够提早规划,尽早接触就业指导中心,将来的工作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可以是双赢的结果。

毛毛在读博士的思考,有着不同的想法,对于他而言,读博好像是一种修行。他打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人就好像是一台电脑,读博是对这台电脑的硬件和软件的升级。所以他对自己未来专业和工作的计划并没有太多的范围的约束。

对于在国内和国外读书差异的方面,他认为限于国情和师资水平的差别,不太具备可比性。杜克充裕的资金和师资力量是某些大学无法比拟的。杜克对于学生知识体系的构建也是非常到位。而且在他的求学过程中也不存在教授对中国学生有意隐瞒什么和歧视的问题。

毛毛认为TED可以涉及很多前沿的东西,有些知识并没有成书,但是TED是一个非常好的媒体,对于扩充自己的知识体系是良好的帮助。另外,他认为TED可以提高自己的演讲能力,现在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很多时候都要用到演讲,这是一种可以迁移的能力。毛毛是一个非常喜欢学语言的人,平时用印象笔记来记录想学的单词,并进行分类和反复练习。学习也没有什么捷径,只是一种长期积累的过程。

我认识毛毛是通过杜克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微信,他戏称自己是“写手”,他想通过社团来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另外,他也想为了社团真正的付出自己的努力,服务华人同学。我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是真心的。

对于歧视华人的问题,毛毛认为在美国境内并没有受到歧视,而在欧洲存在。这让我想起了《美国之劫》里提到的华人喜欢扎堆,不喜欢主动融入其他群体,语言成为障碍的问题。毛毛认为很多时候都是由于语言沟通上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有意歧视。如果在文化和语言方面提升自己,情况会好很多。

毛毛认为美国人没有什么美国梦,由于基础设施和资源的配套都非常发达的原因,美国人可以有很多种选择的机会,根据自己的偏好,他们可以选择待在任何一个地方。

毛毛最想念的人是谁呢?如果想知道的话,可以打开左下角的“阅读更多”点开收听。

— — — — — — — — — —

花絮:

杜克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华的公共关系部希望能够吸收一些愿意写文案,或者在海报制作,视频剪辑等方面有特长的大神加入。如果有兴趣的同学欢迎联系毛毛,微信号 451827848

我们聊天的场所在两座楼的连廊里,有各种背景的噪音:有一个印度妹子问厕所在哪里,有两个阿拉伯情侣在边上吃东西,还有清理工打扫卫生。我没有进行刻意的剪辑或者处理,后期也没有在音频方面进行太多处理,主要是因为里面干货太多了,很多东西都是多余的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