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的中國挑戰

今年三月,朴槿惠因閨蜜干政受彈劾而黯然下台,南韓人民於五月九號晚間選出新任總統文在寅。由於中國與南韓的歷史長久以來交織著許多愛恨情仇,且去年薩德問題發生後,兩國的關係更是降到冰點,未來南韓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將是文在寅上任後的一項艱鉅挑戰。

1970年代前,中國與南韓之間的關係因韓戰和意識形態等問題相當緊張,而在鄧小平強調「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和「現代化的改革開放」的政策被採用後,中國開始關注朝鮮半島的安定及南韓的經濟發展,兩國並進一步在1992年正式建交,且關係日趨緊密。然而這穩定發展的外交鏈結在去年七月薩德問題發生後卻產生了巨大改變。

由於飛彈射程擴及俄羅斯部分地區,中方認為薩德系統明顯是一種政治效果高於作戰效果的產物,並對其國土安全造成威脅,中國及南韓的政府和人民之間也因此互相產生敵意,雙方交流益趨冷淡。儘管中國官方沒有承認制裁行動,其頒布用來限制南韓文化產業的進口和赴韓旅遊的相關政策之脅迫意圖也已昭然若揭。

然而,文在寅上任後的重要任務之一便是希望透過對話和牽制雙軌並進的方式去和北韓政府溝通,但要有效地達成這個目的,南韓一定得和中國恢復原先的友善關係,因為中國始終是牽制北韓的最有效的力量。透過和中國的親善,南韓能夠進一步對北韓當局施加壓力,而藉由和南韓的合作,中國也同時能確保朝鮮半島的和平以及東亞政局的穩定。在去年十月的香山論壇上,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甚至呼籲亞洲國家應拋棄冷戰時期的意識形態鬥爭和對立,並透過合作和對話的方式改善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向南韓喊話的意圖明顯。

儘管南韓勢必得借助中國之力方有解決北韓問題的可能,有了薩德問題的經驗,文在寅也應該重新檢視南韓長久以來奉行的親中的「事大主義」,開發更多和他國合作的可能性並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以免在未來又受到威脅。於此同時,面對中國和南韓未來在北韓問題上一起合作的可能性,台灣也應該要做好準備去面對新的外交挑戰,畢竟在薩德問題發生後,許多南韓人民開始會去思考跟台灣親善的可能,且該國也有不少遊客選擇台灣作為替代中國的旅遊地點,為我們的觀光產業貢獻了不少產值,而中國與南韓關係的復合意味著這種商機和合作機會消失的可能性,且沒有人知道為了解決北韓問題,文在寅願意投注多少決心和中國合作,未來甚至可能協助中方在國際場合打壓我國,進一步造成台灣和南韓外交關係的結冰。

文在寅在南韓政治最黑暗的時刻承擔起領導的責任,現在面對政策難以捉摸的北韓以及勢力龐大的中國,他將會如何突破外交困境,且會對亞洲政治的穩定造成什麼影響,全世界都在看,而台灣也需要隨時做好準備,不能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