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

國際影展參賽策略

──公視國際部實戰經驗談

文│林珍瑋(公視國際部企劃)

知名的獨立製片影展美國〈日舞影展〉,
2017年參賽作品就高達一萬三千部,
想從這樣的情況中脫穎而出,除影片實力外,
用心的參賽規劃設計相對變得很重要……

公視〈學生劇展〉自2006年起對全國各大專院校影視科系學生徵件,迄今已耕耘十年,公視在其中挖掘出相當多潛力新銳,〈學生劇展〉儼然已成為台灣青年影視人才嶄露頭角的舞台。

學生劇展作品囿於經費,多是短片規格。因此在影展的攻略上,自然以各大短片展為主要的送展方向。然而,每部影片的送展操作仍有些細緻的差異。

拜數位化之賜,線上影音平台和影展參賽平台的崛起,使得影展參賽成本相較於以往得燒製DVD寄送試看片的年代減少許多。所謂線上影音平台,包括可以即時傳遞線上試看片的Vimeo和Youtube﹔影展參賽平台指的是媒合影展和影片的平台,像是Amazon旗下的Withoutabox,或是較新興的FilmFreeway。

但更低的投遞門檻也意味著參賽者更多、競爭更加白熱化。以知名的獨立製片影展美國〈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為例,2017年參賽作品就高達一萬三千部,想從這樣的情況中脫穎而出,除影片實力外,用心的參賽規劃設計也相對變得很重要。

以《銅板少年》在多項國際影展脫穎而出為例

以公視國際部最近送展的《銅板少年》(Coin Boy)為例:

《銅板》除維持通篇孩童視角之外,還委婉地點出成人世界的偏見和隱約的威權。由自身經驗出發的作品往往最真摯動人,因此,國際部的參展策略規劃,一開始就鎖定投遞「兒童及青少年影展」,《銅板少年》果然不負眾望,先入選了「聖地牙哥國際兒童影展」(2016 San Diego International Kids’ Film Festival),又入圍了北美最重要的〈芝加哥國際兒童影展〉(Chicago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Film Festival),並拿下真人短片類(Live-action Television Program)第二名的佳績。

《銅板少年》劇照

事實上,《銅板少年》在芝加哥兒童影展公布入選以前,便陸續在〈多倫多亞洲影展〉(Toronto Reel Asian Film Festival)和〈夏威夷國際影展〉(Hawaii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傳來入選消息。

最關鍵的,該數入圍有「短片界坎城」之稱〈法國克來蒙費宏國際短片影展〉(Clermont-Ferrand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即將邁入第四十屆的克萊蒙費宏短片展不但歷史悠久,更同時經營市場展,近十天的展期所吸引來的不只是影人,更有許多片商和短片展的策展人,儼然是國際短片展的選片指標。

《銅板少年》至此走出原先設定的兒影參賽路線,今年三月也風光入圍亞洲最大、以促進亞洲電影文化和培養新進年輕電影創作者為目的的東京〈國際短片電影節〉(Short Shorts Film Festival & Asia)。

四個送展策略提高作品能見度

作品能被影展青睞與否,確實多少也看機運,但正確的送展策略絕對能提高作品的能見度。公視國際部特別從這些年在國際影展賽場上耕耘的過程中,歸納出以下幾個送展策略:

一、找出作品的獨特賣點(Unique Selling Point)。

細數近年影展成績亮眼的作品,都不乏其獨特的賣點:《神算》有獨特的在地民俗元素、《自由人》有強烈的影像美學表現,並大膽碰觸正義與自由等命題、《海倫她媽》用輕喜劇包裝嚴肅的同志伴侶議題……。

《自由人》劇照
《神算》劇照

這些獨特性讓作品在數千支參賽影片亮麗跳出。創作者當瞭解自己作品的獨特賣點,提出強而有力的精要標語(Logline),並在資料登錄上註記作品利基(Niche)及關鍵字(Keywords),提高作品被正確媒合的機率。

二、拉高影片論述格局,找出普世價值 (Universal Value)。

短片作品多半從自身經驗出發,自身經驗與能普世價值相呼應,自然更引起國際觀眾的共鳴。一如《銅板少年》表面上講的是老師拒收孩子繳交的銅板,實則探討社會間的偏見與偽善;《神算》表面上講的年輕靈媒的煩惱,實則以青少年眼光直視成人世界的貪婪和偏狹。這中間所蘊含的普世價值,絕對是影片開啟與國際觀眾對話的重要起點。

《海倫她媽》劇照

三、盤點合適的影展,拉出參賽時程表。

除非對自己作品有絕對信心,否則未必要以一類或二類影展作為主要的戰場。

一類或二類指的是,文化部為執行電影事業暨電影從業人員獎勵及輔導辦法,對國際影展所做出的分類,通常是歷史悠久且規模龐大的老字號影展。這些一級影展通常有「首映」要求,倘若執著於一級影展作為目標,難免錯失其他可以曝光的機會。

中小型影展、以校際間作品競賽為主的影展(如〈京都國際學生映画祭〉、〈慕尼黑國際學生影展〉),甚至「主題性」的影展,有時更適合學生短片創作。創作者依據作品主題和條件,選擇像是女性影展、亞洲影展、同志影展、兒童影展、環境影展、甚至是奇幻影展等主題性明確的影展,往往比投遞一級影展更容易被看見。

一旦盤點了將投遞標的,接下來務必做好參賽時程規劃。錯過了影展徵件截止日期,就只能眼巴巴等待來年再試,創作者不可不慎。

四、從被動到主動出擊。

線上影展參賽平台雖然給創作者莫大的便利性,卻也容易使作品一個不小心就埋沒在成堆的送件資料中。如果能在作品寄出同時去信給影展團隊,用一小段文字說明自己的作品有何利基適合該影展,甚至大膽去信要求爭取免參賽報名費的代碼,都可能讓策展單位對作品多看一眼,提高被注意的機率。

無論如何把故事說好才是王道

瞭解上述送展策略,勢必有助於提高作品入選機率,但話再說回來,作品本身的實力仍是最核心的關鍵。

《銅板少年》的好成績並非偶然,誠如〈好萊塢短片電影節〉(HollyShorts Film Festival)協同創辦人、同時也是選片人的丹尼爾˙索爾(Daniel Sol)所說:

「太多創作者為了要把各種戲劇表現塞進有限的片長,卻忽略了最基本應該把故事說好。然而,就短片的範疇而言:『故事才是王道』,穩紮穩打的敘事,絕對比野心勃勃摻進各種技巧和轉折更引人入勝。」這也與釜山策展人對《銅板》的評語不謀而合:

「《銅板》最珍貴的地方,在於導演並未刻意表現出他在拍電影,而是扎扎實實地將重心放在故事上。」創作者能把一個故事說好,絕對是吸引國際目光的關鍵第一步。

創作者對於影展參展應抱持正確心態

回到開頭提到的〈日舞影展〉,每年至少有一萬兩千件近一年完成的新作參賽,若再加那些並未投遞的作品,保守估計全球每年誕生一萬六千部獨立製作影片,其中短片佔絕大多數。

根據內情人士的業界訪談和統計,每年在影展圈中流動的上萬件參賽作品中,有高達百分之八十來自初試影展水溫的新手創作者。這意味著什麼?

很可能是,大多數創作者在第一次影展參賽挫敗後,認為自己不適合創作,便放棄轉而從事其它工作了。

因此,與其前仆後繼地征戰各種影展,創作者更要了解的是,影展參與只是一個過程,不是目的。透過在各個影展中的觀察,了解當今國際間的創作方法和議題趨勢,再從這些經驗客觀、宏觀地檢視自己的作品,並藉以累積未來創作能量,這才是創作者對於影展參展所應抱持的正確心態。

(原刊登於《開鏡》2017/07 創刊號 1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