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台灣電視史‧看電視篇

疾速如電、奇幻如夢

──55年電視工程技術之旅

文│尚孝芬(資深影劇記者)

1962年台視草創之初,
頭兩年整個新聞組只一部攝影機,全電視台也只一個攝影棚,
且因無錄影設備,所有節目蕩然無存。
2017年公視《熊星人和地球人》節目,首度引進「即時動畫」技術,
於棚內架設16台被動式紅外線動作擷取系統,
透過紅外線訊號,完成演員肢體動作的即時擷取。
半世紀來,電視工程技術歷經無數變革,
疾速如電、奇幻如夢,
投身其中的電視人只能日夜迎向新挑戰……
《熊星人和地球人》節目錄製攝影棚現場(陳慶昇/攝影)

台視於1962年10月10日正式開播,是台灣第一家具規模的電視台。

1965年,莊靈考進台視,成為第一代台灣電視攝影記者。他是台灣電視史上繼張敦志、劉厚德之後的第三位攝影記者。

莊靈2002年從台視退休,三十七年來,他親身見證了電視影像拍攝的轉變:攝影機記錄影像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16釐米影片到錄影磁帶、ENG電子攝影機、攝錄合一Betacam、SNG,以至電視工程數位化。

回憶剛進台視當年,莊靈說那時台視才添購了第二台新聞攝影機,Bell & Howell牌電影攝影機,搭配16釐米無聲、黑白底片﹔新聞部還是「新聞組」,附屬於節目部。三位攝影記者用兩台攝影機,捉襟見肘,有一次,劉厚德奉命拍攝當時台視總經理周天翔與省主席周至柔等政打高爾夫球,無奈只能帶相機去拍,以相片代替畫面播出,之後因而被同事取了逗趣的綽號「高爾夫劉」。

發條式、附三顆鏡頭的Bell & Howell攝影機,輕巧又可融入電影蒙太奇手法。

走過設備十分「陽春」的時代,也看盡高科技帶來種種酷炫的新奇工具,莊靈說他至今最愛的,仍是最初那台、附有三顆鏡頭的Bell & Howell攝影機。主因是它極其輕巧,雖然膠片還沒有加載記錄聲音的磁條,但也因此可融入電影蒙太奇手法,讓他在運鏡時充分自由發揮到淋漓盡致。

莊靈說:「我就當自己是導演、攝影師兼剪接師。例如,採訪會議新聞時,以分鏡概念拍攝,從一開始來個全景、跳接到主講人半身、出席貴賓談話的畫面,再用另一個角度拍列席者,最後來一個遠景做ending,這樣按自己規畫的方式拍完,回來沖洗好影片,只要修掉前後空畫面,不必再剪接,就是剛剛好預定的四十秒新聞,可以直接播出。」在當年交通不便、影像處理費時的情況下,這樣以純熟拍攝手法彌補硬體侷限、應付新聞截稿時間壓力,是效益很大的權宜之計。

當然,器材落後與不足畢竟會造成工作困擾。莊靈提到1970年採訪第六屆曼谷亞運時,「飛躍的羚羊」紀政是全場焦點,莊靈特別將機器架在看台上,打算拍紀政兩百公尺決賽,從起跑到終點線拿金牌的全景。豈料,紀政一轉進直線跑道突然跌倒,全場觀眾一聲驚呼,全站起來查看,這下把鏡頭全擋住了,當時的Auricon pro600型攝影機非常笨重,根本無法及時移動,莊靈因此只能眼睜睜看著重要畫面錯失。

兩年後,台視引進可攜式攝影機CP-16,已經可以輕鬆上肩,算是影片時期的一大進展。

華視開播形成三台鼎立,電視業繁榮發展,工程技術與全球同步。

台視開播之際,經費人力都缺,據台視第一任節目部經理何貽謀回憶錄《台灣電視風雲錄》記載,初期台視僅有一個攝影棚,兩台可搭配轉播車的攝影機,連錄影設備都沒有,因此,最早的歌唱節目如《群星會》、兒童節目、軍方康樂隊支援演出的自製節目等等,都只能以現場播出,其餘時段則播出外購或商借的影片。那些影片除了填補播映時數外,也作為自製節目更替時,攝影棚變換布景的緩衝時間。由於錄影設備的缺席,台視最初的自製節目蕩然無存,十分可惜。

所幸,台視三年後很快轉虧為盈,乘著時代的翅膀,一台獨大的台視在經濟起飛的大時代,掌握了娛樂商機,在競爭者出現前穩健發展,在各方面都為七年後出現的中視拓荒鋪路、建立基礎,1971年華視開播,更形成三台鼎立局勢。而後,台灣電視繁榮發展,業績蒸蒸日上,開台初期雖然投資金額龐大,仍有餘力在數年內創造盈餘,累積資本,這是三家無線台往後工程技術能與全球同步的契機。

中視籌備之際,當然採購最先進器材,並以台視沒有的彩色訊號播映為號召,希望聲勢凌駕「老大哥」。台視不甘示弱,搶在中視開播前一年(1968)增資四千萬,於八德路原址增建十層新大樓,同時引進彩色電視製播設備,並於中視開播前一個月搶先試播彩色訊號。雖然整體彩色化落後中視,但同年底,招牌節目《群星會》作為台視第一個自製彩色現場節目,還是叫好又叫座。三台節目全面以彩色播映是1976年之後的事了。

(photo credit to Chen, Chien-chung)

台視年鑑《台視二十年》也記錄了台視1971年耗費鉅資二千四百萬元,向BBC採購全球第二部全能彩色轉播車,可同時控制四部彩色攝影機。

莊靈記得台視曾經用美軍最大的141運輸機,將整台轉播車運到關島去轉播遠東區少棒賽。除了轉播運動賽事,這台轉播車也運用在崔苔菁主持的《翠笛銀箏》,第一次錄影地點在台北榮星花園,之後足跡遍布全台各名勝景點,首開外景錄製歌唱節目先例。

電視台每七年得面臨一個新系統革新,才能跟得上時代。

接著,台灣引進了2吋盤帶式攝錄放設備,畫質及作業流程都進入新里程。但初期2吋帶錄影機既昂貴、體積大又重達上百公斤,但解決了自製節目只能現場播出的問題,也因有充分的製作時間,可以提升節目精緻度。

前中視資深工程師、兼任中視資訊科技公司總經理林南宏表示,電視影像的演進是全面性的,各個層面環環相扣,電視台每隔七年左右就得面臨一個新系統革新,才能跟得上時代,所以,電視台的盈餘得為下一波系統更新累積本錢,這對台灣電視台經營、尤其是受高期待與約束的無線台,一項是極大的挑戰。

早期攝影棚裡的攝影機很巨大,攝影師坐在機器上,後面連著一個大鐵球,機身升降、移動時,藉以維持平衡,直到1976年引進ENG,不只新聞採訪的器材輕便化,電視節目也採用ENG設備與技術,讓節目內容跟著起了變化。林南宏就在這個時期從棚內攝影師轉為外景工程師,為中視戲劇、綜藝節目如李季準的《美不勝收》等等,大量採用ENG拍攝外景。

不過,ENG初期運用在新聞上時,卻因必須搭配錄影機及電瓶、燈光等附加器材,除非助理隨行,否則三、四十公斤的設備對攝影記者來說,仍是很大的負擔。難怪許多電視攝影記者飽受右手肌腱炎、脊椎側彎等「職業病」之苦。

如今攝影機的輕薄短小、功能齊備,與往昔不可同日而語。公視工程部主控組長關有智指出,如今的攝影機已經進化到攝錄放一體型、HD、無帶化,重量僅約五公斤,搭配小小兩公斤重的4G傳輸包,透過網路傳回總部就可以LIVE播出,較單純的新聞甚至不必出動整台SNG車,就可以進行現場連線。若再使用ANYCAST STATION導播機,最多可以連上六台攝影機訊號,在小小的導播機上,就可以切換不同鏡頭畫面,又成方便的EFP現場多機作業,導播機只要連上網路,也可以做現場直播。

中視新總部成立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可整合多種後製功能的後製中心。

1986年中視南港新總部啟用,同時成立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可整合多種後製功能的後製中心,除了具備「備份主控室」的功能,還有聲音合成、臨時特效、現場轉播能即時打上字幕,又帶入電腦繪圖功能,而剪接室多對一的過帶,解決了以往層層修改,導致類比畫面模糊的缺點。(當然這問題在訊號數位化後已不存在。)這個後製中心同時增進了節目製作的時效,例如,下午才拍晚上要播的連續劇,可分成幾捲帶子先後送進後製中心,快速後製處理好一捲就播一捲,這般急製趕播,也是台灣電視的奇景之一。

中視數位專案經理鄭大智,在中視服務已邁入第四十二個年頭,對電視的演進歷歷在目。1999年中視啟用南港第二大樓,在樓頂花費三千萬設直升機停機坪,打算緊急新聞採訪之用,但想法卻趕不上電視技術進步的速度。

鄭大智笑說,在停機坪蓋好前,各台就紛紛購進SNG轉播車,立即連線的特色足以取代微波點與跑帶傳送新聞,那停機坪從不曾用在跑新聞,反倒因頂樓平台視野極佳,曾用來拍攝MTV、交響樂演奏等。華視於1995年啟用的華視製作大樓樓頂,也設有橢圓型停機坪,同樣的,新聞使用率也極低。

數位化給電視工作帶來極大的變革,有線電視競爭白熱化也造成產業質變。

電視資歷近四十年的王牌製作人王鈞,1993年製作的華視《綜藝總動員》,是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兩岸連線節目,介紹兩岸各行各業的高手,租用雙向衛星兩岸LIVE同時錄製,由曹蘭與方芳芳分處兩岸主持,是當時一大創舉﹔而後也曾做過《燈光照你家》節目單元,首創LIVE與觀眾互動的節目型態,走遍北中南各地社區。這單元的工作經驗,讓王鈞感懷以前觀眾的熱情,大家對電視拍攝的配合度很高,如今網路發達、互動更便利,觀眾反而變得比較冷漠。

《一字千金》錄影現場(陳慶昇/攝影)

王鈞也看到數位化給電視工作帶來極大的變革。更精緻之外,就像他與焦志方製作的公視益智節目《一字千金》,以文字結合最新APP應用程式,甚至透過VR裝置進行虛擬環境文字書寫PK賽,光基礎開發就砸下四百萬元,更動用棚內七部攝影機、虛擬九部攝影機作業。

1993年有線電視法施行之後,台灣電視進入「百家」爭鳴的白熱化時期,無線台的優勢逐漸被稀釋。二十四小時新聞及各分眾頻道如雨後春筍,也造成電視產業劇烈質變。

1997年,第四家無線台民視開播,這是繼華視之後,二十六年來首度開放無線頻道,有線的民視新聞台甚至搶先開播。隔年,公共電視歷經十八年努力,終於擁有自己的頻道,順利開播。

不論工程技術進步到哪裡,電視仍要結合創意為新科技加值。

2004年,五家無線電視台選定歐規DVB-T制式進行無線數位播出,台灣進入電視數位化。一條類比電視頻道本來只能傳送一個類比節目,在數位化壓縮訊號後可同時播出三至四個SD標準畫質的節目,因此單一頻道或節目的傳輸成本會降低,觀眾則有更多的節目可供選擇﹔另外訊號經數位化處理,可消除雜訊及干擾,畫面更清晰細緻。數位電視系統可以傳送多種業務,如高畫質解析度電視、智慧型電視及數位加值服務等,在節目製播上是劃時代的一大進展。

2012年,類比與數位共存八年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關閉全台無線電視類比訊號,邁入全面數位化時代。同年倫敦奧運首度以HD高畫質轉播,台灣五家無線台另行開闢HD高畫質頻道,轉播奧運各項賽事。

公視工程部經理楊家富表示,其實公視以自製的HD高畫質《福爾摩沙的指環》測試訊號那年是2008年,在全亞洲電視界的HD進程僅落後於日本,然而,台灣收視端一直到2016年才全頻道升級HD,那時在全亞洲排比起來,卻淪為只比越南早而已。

回想三台鼎立全盛時期,台灣電視的設備與技術在亞洲僅次於日本,曾是鄰近各國觀摩取經之地,節目更風靡東南亞,達到文化輸出巔峰。然而,近年卻因政經社會等種種因素,日漸陷入欲振乏力的無奈。以數位化來說,台灣無線電視台製作端早在二十年前就準備好,卻卡在政策及有線系統頭端沒跟上,使得整體產業升級時間嚴重拖延,談到這裡,長年奉獻於電視的許多工程先鋒,不禁「如鯁在喉」!

華視節目經理、現任國會頻道副召集人車慶餘表示,電視必須走在潮流之前,又是投資金額龐大的產業,現今電視技術越往高端發展,但電視產業的市場卻越走越窄,以往老三台在有線電視開放前,每台年廣告量達五十億,而今電視廣告總量只剩不到兩百五十億,卻有一百多個頻道分食,可想見電視業的挑戰之艱辛。

即使如此,車慶餘認為,不論工程技術進步到哪裡,電視仍要結合創意為新科技加值,超高畫質4K及各種數位化智慧互動新功能,都蘊藏著電視浴火重生的契機。

(原刊登於《開鏡》2017/07 創刊號 1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公視《開鏡》季刊_PTS_action_Quarterly’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