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代表作

趙自強如此尊敬「水果奶奶」角色

文│劉佳玲(專題報導)

趙自強認為,在幼兒眼中,奶奶是中性的,
水果奶奶跟斑馬和大象都差不多。
他反串演出的水果奶奶,十八年來從未改變過造型,
因為蝙蝠俠和超人也沒換過衣服。
他說,水果奶奶是他留在世上最重要的作品。
攝影╱陳慶昇

在「如果劇團」公演前的排演場中,我們找到了趙自強。由於阿基里斯腱斷裂,他坐著輪椅,手拿著麥可風,聲嘶力竭的跟台上的劇團演員,搭配燈光、音樂,排演走位,雖無法行動,但聲音卻沒停下,一次又一次跟所有夥伴定點對位著。

趙自強早期參加蘭陵劇坊,在舞台電視電影廣播廣告領域都累積許多作品,但對於表演藝術,仍保持最初的心情。

1998年,他開始主持公視兒童節目《水果冰淇淋》,兩度獲得「電視金鐘獎最佳兒童節目主持人獎」;2000年創立「如果兒童劇團」,打造優質兒童戲劇;2014年,更以廣播節目《九點強強滾》拿下第49屆廣播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獎,是台灣深耕兒童節目表演藝術領域的代表性藝人。

角色揣摩來自成長於外婆家的親身經驗

當年他決定轉做兒童節目時,曾聽到不少奚落﹕「你這麼紅搞什麼兒童節目啊?!等老了、沒人要的時候,再去做吧!」兒童節目的確很花錢、很吃力又未必討喜。主持人要造型,小朋友需要律動,必須要做作詞作曲,請老師編舞,更需大攝影棚做KEY版,配置動畫,比起做談話性節目、外景節目等,投資報酬率相對很低。這種情況,十八年來非但沒改變,甚且更嚴峻。

在老三台時代,趙自強曾投過許多兒童節目企劃案,但都碰壁,直到與公視製作人林曉蓓合作專門介紹兒童遊戲的《遊戲跟我來》,才開始有機會實現夢想。《水果冰淇淋》節目定案後,擔任製作人的林曉蓓便邀趙自強擔綱「水果奶奶」,開啟了台灣電視史上至今最悠久的兒童節目。

「水果奶奶」的角色揣摩,來自趙自強親身成長經驗。他說,從小由外公外婆撫養長大,他對「奶奶」特別有親切感:「哥哥會搶東西,爸爸現實壓力大,媽媽要操持家務,煩惱多。老奶奶看盡悲歡離合,對小孩過錯不會大驚小怪,很能包容和理解。」

趙自強戲稱自己是台灣最老牌的「紅頂藝人」,雖反串演出,但他不刻意裝腔作勢,強調的是奶奶的親切溫暖。

長期與小朋友接觸,趙自強學會站在小朋友角度去理解世界。他說:「在幼兒眼中,水果奶奶跟斑馬和大象都差不多,哥哥姊姊的形象比較有性別。奶奶是中性的,一旦小朋友說『沒想到水果奶奶是男生?』的時候,代表小朋友已長大了,開始追求人世間的公理正義真愛了。」

兒童節目如黑夜中的星光散發溫柔光束

關於節目內容規劃,趙自強從未參與,他全心信賴製作人及合作團隊的製作能力,唯一堅持的就是必須好好保護水果奶奶這角色。一直以來,水果奶奶從未改變過服裝造型,趙自強說,蝙蝠俠和超人也沒換過衣服啊!而且,水果奶奶的化妝過程也從未曝光,他以聖誕老公公為例:「大人在乎什麼是真的,小孩在乎什麼是美的!在還相信故事的年齡,講真話小朋友會開心嗎?」

有一次,他沒化妝,一對母子從馬路對街飛奔到他面前,媽媽興奮地對小孩說:「你看!這是水果奶奶!」小孩看著滿臉鬍渣,又穿短褲的他,突然大哭了起來。趙自強說不怪那媽媽,她只是因為認出趙自強太開心了。

趙自強希望水果奶奶成為一個文化符號,不因時空變化而更替,永遠可以陪伴著小朋友。他笑說:「能夠成為一個世代的文化記憶,我真的比當總統還重要!」

趙自強感慨現代社會最缺少的是包容,大家都強調競爭,小孩的努力都是為了爸媽,家長其實也都有包袱,當別人都這麼做了,他們能說不嗎?「我們的節目希望提供包容、陪伴,引導孩子,不時挺你一下!」他覺得在集體焦慮的社會裡,兒童節目宛如黑夜中的星光,散發溫柔的光束,引導大人小孩永遠懷抱著希望。

能做十八年肯定有些特別的使命和責任

趙自強認為對台灣各行各業來說,現在都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無不努力盤整以轉進下一局。投身兒童節目的他更沒悲觀的權利,他說多年來,他做過綜藝節目,演戲、舞台劇、廣播等,唯一還會讓他很在乎的,就是水果冰淇淋,因為他知道這是他留在世上最重要的作品。不見得每個人都會有代表作,作為一個表演者,他覺得這一生能留下一個角色、一件作品,又讓整個世代的人記得,那是很大的榮幸﹕水果奶奶就是我,我必須用心護衛她!一個節目做了十八年,它肯定有些堅持,肯定有些祝福,肯定有些特別的使命和責任,所以,我們更要珍惜我們自己。」」

未來如何繼續?趙自強信心滿滿,或許跟樂園合作,或許有水果奶奶的主題餐廳,什麼都可以開放嘗試,但把節目做得更精彩、更能為兒童發聲,永遠是最重要的前提。

(原刊登於《開鏡》2017/07 創刊號 1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