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帝國」之路(八)

有始必有終。香港的首輪Empire building機會也有下限——我沒有水晶球,不可能說出具體某個年份,但我判斷的標準是:廣東已對各種戰略上的利害關係較為清楚,而且已形成了切實的戰略應對,導致香港沒法再輕易(以武力)插手深圳河以北的事務。

我不會干預這項進程;這並非因為我不想干預,我當然懼怕我推測的,那個(對廣東人)暴虐的Hong Kong Empire,但我也知道,我的力量如此微弱,以至於和數千個(潛在的)帝國主義者們鬥時間,成了一件不僅愚蠢、而且極其愚蠢,同時到最後仍會白費力氣的事。

香港有的是先發優勢——在中共搞「改革開放」時是經濟的,如今則主要是政治思潮的。這優勢要求香港打鐵趁熱,而不是相反:

以上發言自然是從港獨的角度出發;然而,帝國主義者對此有反向的解讀。如果廣東並未有什麼具影響力的政治主張,那麼在香港扶持起廣東部分的泛粵思潮後,這些新的支持者們,就是未來的內應:他們擁護一個可達致光榮與夢想的Cantonese政權,而不在乎那到底是香港系,還是廣州系。

儘管大肆談論領土範圍是錯誤的舉動,當香港決定對北用兵、並且軍隊踏過深圳河後,控制珠三角仍是首要的目標——特別是廣州,該城擁有實質上的「聖城」地位。祗要能掌握廣州,香港就據有了大半的統治全粵(江流域)的正當性。

當然,我們不能忽視這樣一個問題:以上談到的策略,適用範圍究竟有多大?

可以說,除非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動允許香港獨立,否則無論是「支爆」、東亞熱戰,還是革命黨在香港或廣東或其他地方首先起事,無論廣東有沒有先於香港獨立……祗要廣東搞不清楚香港發生什麼、香港人在想什麼,香港就有渾水摸魚的機會。

這機會並非沒有限制條件的。香港必須意識到,在踏過深圳河後,這固然是建立帝國的戰役,但更是(再)「統一廣東」的戰役;故此,香港方面的軍隊必須自稱「粵軍」,在攻佔廣州後,就算由Hongkonger主導政府,首都也必然要設在廣州——

我們大概馬上會得到激烈的反駁:為什麼不是(香)港軍?為什麼不是香港(帝)國?為什麼首都(或曰「聖城」)不是香港?

我們必須明確,或許在少數情況下我們可以同時名利兼收,但大多數時候,恐怕我們都是在「虛名」與「實利」之間抉擇的。基於香港人的自尊心,香港大可以堅持以上列出的三樣,並且毫不動搖;然而,若這些堅持帶來的是戰局的膠著、佔領地的不滿與反抗、軍費的巨額損耗,那就算我們再怎樣理直氣壯,在戰略上也將被判定為無益的愚蠢舉動。

假如此前香港方面已有足夠的情報收集、佈置了足夠的內應,又採取了適宜的(公開的)政治主張,那麼在取得廣州後,粵西與粵北將有可能主動歸附——當然更可能的是基於短視而宣佈「中立」、保境安民,甚至仍對中共愚忠;而此時香港的軍力已然疲憊,這疲憊與其說是生理上的,毋寧說是心理上的,深圳河以北的物質都是「有毒」的,因而無法或者不適宜食用、飲用,從而導致不必要的補給「困難」。

這使得在攻佔廣州後的戰役,必須依賴廣東人進行:「香港人點你去做」並不比「大家都是Cantonese」更具動員效果。然而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在平定粵北、粵西之前,香港不能輕率對粵東用兵,縱然惠州離香港極近,而香港又有不少人祖籍潮汕或客家地區。

根據「過時」(且錯誤)的人種學,廣府系屬於農民或水手,而客家系屬於山民;在此一分類法下,以陸軍而言,假若補給相當,客家的民兵甚至強於香港的「正式部隊」。我們當然可以檢討這種「分類法」,正如19世紀的英國對英屬印度各邦的人類學劃分那樣無稽——但我們要記得,在戰爭中,我們依賴的大多也是這類「過時且錯誤的知識」,而非象牙塔裡的那些冗長思辨。

這場戰爭將被證明是經濟上的災難;即使在和平年代,廣東的糧食也早已不能自給。香港的國庫(或者起義軍的財源)將因此而空虛。然而帝國主義者們心裡清楚,這是必須付出的成本。捨此無法建立Cantonese Empire。

無論勝利後的香港(系),要面對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一堆突然爆出來的割據軍閥,甚至解放軍撤走後,基於權力真空而湧現的地方自治團體,國防的前線,都將是與湖南、江西、福建接壤的數(十)個山隘。這些山隘必須被守住。不惜一切代價守住。

說到這裡,大概我們得到的不是讚許,而是(響亮的)嘲笑——香港是個發達經濟體。香港人不想亂。既不會有什麼革命,你說的這些事情更不可能發生。

我們自然清楚,我們這些預測都是有上下限的。香港沒有人做,或者有人做、但卻功敗垂成,那麼這個我所謂的「首輪機會」也就隨之而結束。也許在很久以後的未來看,這其實算不上什麼好消息,但至少我也免去一項需擔心的內容:錯過這段混沌的際遇,廣東的力量始終會漸漸凝聚,香港也就越來不可能以武力干涉廣東;剩下的事,我在<雙頭鷹>已然談過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