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形機器人學會思考

【2017年5月,漫畫《娜羅的名單》】

待我年老的時候,如果還可以行動,我要請一個家事人形機器人,幫我打掃、整理,負責家務事。如果我是個行動不便的老人家,那就得多請一個看護人形機器人。年紀輕輕的你們可否想過,或許再過個十年,大部分的工作就會被機器人取代。你搞不好還沒大學畢業,就先失業了。那該怎麼辦?

其實我也還沒能完整地想像,有一天生活周遭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是機器人的真實情況。現在我們所知道的機器人,外表還是十分容易分辨,你絕對不會把他們當成真實的人類,四肢關節活動起來不像人類般自然靈活。而且,現有的機器人得依賴程式設定,所以他們不像人類會 「舉一反三」、視情況或情境做出反應。如果你的問題、對話、動作不是事先內建在程式裡,機器人便無法回答或給你反應。他們不像人類,透過學習系統或社會化系統,吸收、消化、儲存、融會貫通、處理及應用資訊,自在地開啟人和人之間才能有的對話和互動。這是目前, 機器人的障礙 — — 要是沒有事先設定的程式,他們就無法給你任何反應了。簡單而言,就是人類會思考,機器人卻無法思考。

可是,說不定我們離「機器人也會像人類一樣思考」的時代不遠了?在《娜羅的名單》裡,機器人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差別是機器人的身體不是肉身,人類會老病死,機器人沒有這個煩惱,只要機器人沒遇到嚴重的破壞,就可以一直活著。

機器人擁有了自我意識
在看《娜羅的名單》時,我常常會忘記裡頭的機器人是機器人這件事。因為這部漫畫裡的機器人會思考、流淚,也需要身旁的人關心、稱讚及愛。機器人有了自我意識,對人類到底是不是好事?機器人也會和人類一樣,有好人和壞人。機器人以那具比人類更難被擊毀的身體存在著,在他們擁有自我意識之下,若要與人類對抗,我們到底有多少勝算?可是另一邊廂,我們也希望好的機器人可以和我們有互動,建立情感 ,有情感認同。

主角安道鎮在十七歲日生那天,收到姐姐安道花博士在五年前(姐姐在五年前已自殺身亡)為他準備好的十七歲生日禮物──警衛人形機器人娜羅。表面上娜羅是一個警衛人形機器人,事實上她的任務不只是保護主角那麼簡單。在娜羅出現以前,安道鎮身邊已有一個家事人形機器人──珊,和娜羅一樣,「家事人形機器人」當然也只是一種掩飾。隨著娜羅的出現,安道鎮的人生即將開啟全新的篇章。這是一部機器人對抗人類,機器人對抗機器人的有趣漫畫。原來有了自我意識的機器人也會和人類一樣,變得貪婪,想要擁有控制一切的權利。這到底是人類的不良「基因」不小心傳播給了機器人,抑或是機器人透過學習,把人類的耍手段、操控等都學會了,再把這些手段運用在人類身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