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全民寫程式” 真的是增加年輕人競爭力的最好解答嗎?

我不知道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全民寫程式或是全民學資工的概念開始變成大家拿來解決台灣經濟情況的解答。當然,我這篇文章也不是為了反駁程式或是資訊工程的重要性才寫的,而是我想要重新反思:

這樣的回答真的是最好的嗎?

以下僅代表個人看法,任何意見都歡迎。請理性討論。

前陣子朋友在Facebook分享了一篇文章,在文章的最後是這樣提到的:「台灣政府花了很多力氣想幫助創業者…但其實是周邊事情做很多,核心事情沒有做好,新經濟的核心在「教育」,政府全抓錯方向。…台大資工跟資管每年畢業約200人左右,過去20~30年都沒有變,每年台大有100~200位學生想要修資工輔系,或是資工雙主修,結果台大都只讓5~6人修,學生想學、畢業後加入數位經濟,國家反而是禁止他修,造成台灣競爭力不斷被削弱。應該是要從教育的根本改革。」

這段話我同意,我也覺得政府想要振興經濟的話,讓年輕人更具備競爭力絕對是必要的。
而且打從過去我就相信著一件事情,「讓每個人做自己擅長的事情,他就一定可以成為那個領域把事情做好的人」

— — 但在看到那位受訪者的其他文章,我突然對這段結論有另個解讀了。

另一篇的原文是這樣說的:「從小我們學數學、中、英文,不是因為它們是知識,而是因為它們是在這個世界生存、創造價值,最基本的技能。但當產業快速變遷,程式變成更重要核心能力的現在,我們的教育體系卻沒辦法迅速跟上,已經結束學業的人也無法重來一次。…各位,世界真的在加速變化,你必須看清這個現象,主動出擊,才能為自己爭取更好的明天。」

最後甚至還下了一個非常駭人的標題:『現在開始的社會,懂程式是基本技能』

文章很直接地告訴你「寫程式是每個人在這個世代必備的技能」,而且目前的就業趨勢以及未來產業發展都將圍繞著「資訊工程」打轉,因而如果你不學習寫程式,不學習資訊工程,你將被這個世界與職場淘汰,因為你將與時代脫節。

作為一個不懂程式的麻瓜,看到這裡不禁潸然淚下,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要打掉重練一般失敗。像我這種從小到大就只對文史哲有興趣,高中讀社會組、大學又讀文學院的人就沒有人生春天的一天嗎?


Okay, 讓我們深呼吸三秒。

重新剖析這個討論,我覺得如果要達成上面剛剛的結論,至少要確保下面的每句話都要能成立才能導得這結論。

  1. 未來的產業/ 市場趨勢是網路、軟體相關的,且為時代必然的趨勢
  2. 因為(1),所以相關的資訊工程教育/ 寫程式變得重要
  3. 因為(1) (2)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獲取這項技能
  4. 若(1)(2)(3)為真,則沒有學習的人就會反之被淘汰

希望這樣的整理看起來不至於太難懂,我也希望我的邏輯沒有退步到在胡說八道。
那麼讓我們來慢慢看這整個討論,

我其實對於(1)並沒有太大的異議,從現在的產業與目前當紅的幾間科技公司來看,確實整個軟體業的發展都達到很重要的巔峰,網路業的發展也相當不錯。目前幾間受到世界矚目並且主導市場的公司幾乎都來自「網路資訊業」,隨著時代與科技的發展,只要使用網路的人越來越多,那麼這個市場就還有繼續成長的空間。

但是,這樣的結論建立在按照目前的趨勢發展下,換言之,也有可能突然出現一個劃時代的發明然後整個市場趨勢大轉向。我知道或許這種事件發生的機率很低,但是我認為直接說「未來就是什麼什麼的世代」斷言發生的機率也不至於高到哪裡。因為未來的事情本來就是不可驗證的。

(2)跟(3)是我最想討論的命題,因為我認為這看似合理的推導其實是放大單一細節到全體上而已。

因為未來的產業或市場趨勢會往網路、軟體前進,所以資訊工程教育與程式訓練變得重要,這句話是對的;但是如果說未來的產業或市場趨勢會往網路、軟體前進,所以「只有」資訊工程教育與程式訓練變得重要,這句話就顯得狹隘了。

即便在命題(1)是正確的情況下,變得重要的技能也應不僅止資訊工程教育、寫程式。意即,在命題(2)的主詞可以代換成其他的學科。舉例而言,如果未來產業會繼續在網路、資訊業發展,那麼視覺設計也很重要,任何產品都少不掉設計師這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也可以將命題(2)改寫成:

因為(1),所以相關的視覺設計、美術設計技能變得重要

當然,它還有無止盡的變化型可以進化:

只要有市場、產業與產品,那麼公司一定需要一個市場分析、產品分析的角色,所以數據分析技能變得很重要。
只要有市場、產業與產品,那麼公司一定需要一個很厲害的商業拓展的業務的角色,所以與客戶應對的銷售能力變得很重要。

… 族繁不及備載。

但如果(2)有這麼多不同的替換可能,那麼「資訊工程教育/ 寫程式」這個主詞就不是必然一定的選擇。它確實是重要的一個,它變得重要也沒有錯,但是我們也發現原來變得重要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而且有很多東西從過去到未來都應該很重要)

建立在這樣的命題(2)之下,(3)就會出現問題了。問題分成兩種:

第一,

如果這項技能真的如此至關重要,與未來的產業與就業趨勢密不可分,那們我們就應該獲取這項技能無誤。那麼你會發現,你要獲取的技能實在是太多了。按照上面(2)的討論,既然「資訊工程教育/ 寫程式」不是必然,他只是剛好一個可以符合這個句子的內容,那麼你當然也可以找到數萬個主詞可以符合這個句子與邏輯,然後成為未來必備的技能之一。

第二,

如果這項技能真的至關重要,與產業或就業趨勢密不可分,就一定得代表我們非獲得這項技能不可嗎?
我個人對上面這句的陳述是質疑的,每一個時代都有發展的趨勢也有當下最火紅的討論,過去曾經是製造業,後來的半導體崛起、網路業發展,目前也有許多分析師說未來是VR的世代。當我們發現每一個時代的趨勢不斷在變的時候,難道我們就得一直轉移自己學習的目標嗎?

特別是在原文的陳述內,作者很巧妙地將「因爲…重要」所以「我們需要…」這兩個概念合在一起討論。但我認為這兩者本身就應個別獨立,我們可以找到許多對於世界很重要的東西但我們不一定要作為基本能力需要,例如:航太很重要,這也是目前發展的趨勢之一,但我不覺得太空教育就應被列為國民基礎教育的重要一環。這似乎是兩碼子事情。

其次,除了重要的產業外,我們也很清楚這個社會之所以可以正常運作,是因為有來自不同產業、不同階級、不同工作內容的人互動與合作而成的。如果今天因為網路產業成為了趨勢,就讓全部人都趨之若鶩地學習這項技能,往這個就業市場前進,那麼其實我認為最後的下場反而是 “資訊工程就業市場飽和,最後人力價格下降。”
基於以上,命題(2)跟(3)就不如命題(1)來的那般直觀且讓人信服,而且透過分析發現,原來這當中忽略了非常多的細節。也因為(2)跟(3)不一定能夠成立的情況下,令人驚駭的(4)就也不會成立了。(如果你還記得(4)要建立在命題1–3都成立的情況下)


我故意以邏輯分析的方式討論上述的議題,是因為我想要表達的是所謂的程式語言/ 資訊教育(理工)與文史哲(社會)的學科並不是完全對立的兩面。每個人都可以以非常客觀的方式與邏輯推導來討論任何一項議題,這跟本身是不是專修於理組/文組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許多人總是想強調「程式教育」是為了增強我們的邏輯,教育部長甚至在記者訪問中提到「未來要從小培養運算思維的能力」所以想推動中小學的程式教育,但如果程式教育的目標是為了「邏輯」與「運算思維」,那麼作為一個文組的學生但後來走進科技業的我很認真地想要表達,

我們需要的應該是邏輯課,不是程式課。

目標既然是邏輯,我們有非得要透過「程式」學習邏輯的理由嗎?這答案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認為應該會有其他種方式或有更近一步的討論,我不希望是因為大家目前看到現在紅什麼,就一股腦地想要安排什麼樣新的政策與教育。不然對未來的孩子們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同時我也想表達,如果我們要以「未來產業/ 市場趨勢是網路、軟體相關的」就可以得到結論「你沒有程式相關技能就會被淘汰」是非常沒有道理的。我向來都不是很喜歡內容農場的這種標題,刻意去強調學習什麼就一定有幫助,況且當有一個創業相關的人物不停鼓吹這樣的概念時,我認真地想要為任何一個猶豫不定的學生平反一下。
就算未來的趨勢真的是網路與軟體相關的,你依然可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你喜歡美術設計,你就去學美術設計,未來你依然有許多的應用。
你喜歡數字,你就去學會計財金,未來時代你也不會被市場淘汰。
…你可以不需要因為一則「現在開始的社會,懂程式是基本技能」的新聞就得強迫自己去做一件其實你沒那麼喜歡的事情。

如果現在政府因為這樣的風潮而改變了教育政策,真的能夠保證未來這群受到程式教育的小孩長大後的世界依然是流行這些東西嗎?
或許比起程式教育,比起廣開資工系所,增加資工系所的名額,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提早讓這些學生了解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什麼,而且有基本能力去追求他們想要得到的事情。我所謂的基本能力是指國文、英文、第二外語能力、數學那些最基本的學科,噢當然,我認為「邏輯教育」早就應該被列入中學的課程中了。
你可以去學程式,你可以因為好奇而想要了解它的內容去上課,但如果你只是為了「求職」而學,那麼我認為這樣的動機實在不足以支撐著你完成一輩子的工作。唯有你真的喜歡跟想要這件事情的時候,這樣的學習才有意義。況且,剛剛的討論應該已經證明了「求職機會」是一個很不合理的理由。

我突然想到過去曾閃過的一個念頭,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學生(沒有在海外求學過)對於台灣教育若真的要給個建議的話,

那就是把選擇權還給孩子們。

我認識許多優秀的學長姐們,我認識的他們從高中開始就是第一志願,有些人讀資優班,有些人即便讀了資優班還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可以跟你討論各國政治、跟你討論時裝、建築,又或是順手拈來就是某個外文詩選的句子。在申請大學時,那是第一次每個人開始要為了自己的「未來」做出第一步選擇的時候,我可以告訴大家 — —

這些優秀的學長姊們都聽從了家人的建議,去讀了醫科、財金、法律等求職具有一定優勢的科系。
但也是過了這麼多年,我看著這些學長姐在進了大學選讀這些科系之後有多不快樂。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選擇。

當我也進了職場,輾轉聽說哪位學長讀完醫科之後受不了,決定去開間咖啡廳;哪位學姊放棄了投資銀行的工作機會,毅然決然地跑到義大利念時裝設計。在那些長輩的口中都會說「可惜」,覺得「為她/他不值」,但我都會覺得:會不會早一點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情,現在他們早就會在這領域發光發熱了呢?


作為一個目前在網路資訊業工作的標準文組人,我依然是這樣想的:每個人學程式真的不是必要,術業有專攻,各行各業都需要人,並不是你學習了程式之後就一定能保證你有個一帆風順的人生。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何不去做自己真的喜歡又想要做的事情呢?

補充閱讀:

カオナ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