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Space Nine 2x11 “Rivals”, 2x12 “The Alternate”

Deep Space Nine 2x11 “Rivals”
 
首播:1994/1/2
 
Netflix上的DS9畫質沒有如TOS那般經過修復重製,畫質反而更顯老舊,但至少翻譯沒太大問題,比之前看的網路版好多了。和六零年代的TOS相比,九零年代的Star Trek比較少B級科幻片的概念,敘事上更現代也更專注在角色刻劃,但少了六零年代的復古味,也就少了很多樂趣。
 
DS9無疑是充滿野心的外傳劇集,安排了更多元的角色和非傳統的場景,但現代星艦發展多重角色的劇作,當故事輪到某些較弱的角色上時就顯得不甚精彩,甚至著重在一些小概念上,做的好是細緻,做不好就很無趣,這集就是很無趣的那種。
 
站上的一位旅客Mazur是位有前科的詐欺犯,他意外拿到一個外星賭博裝置後開始好運連連,他複製了好幾台裝置在站上開了賭場和Quark打對台,在此同時O’Brien和Bashir相互在球場上競爭鬧的不可開交,最後兩條故事線交會,站長Sisko發現太空站的物理機率法則被莫名的力量所影響,一切都指向Mazur的神秘裝置。
 
Rivals指的是球場上的競爭,也是Quark和Mazur在商場上的競爭,本集玩弄一些角色的小趣味,但故事無關痛癢。

2017/1/31

Deep Space Nine 2x12 “The Alternate”
 
首播:1994/1/9
 
Star Trek各系列都有一種固定角色,不完全是人類卻和人類相處學習人類情感,在TOS是Spock,在TNG是Data,在Voyager是7 of 9,DS9勉強來說就算是Odo了,差別在於Odo身為變形生物其實善於觀察模仿人類的情感,身為保安官他必需抓住人類表達中的幽微意圖,另一方面關於自我的情感又極度封閉,相較前面類似的角色來說,Odo的尖銳與封閉顯的不甚討喜,不過他結合硬漢外表與脆弱內在的氣質我覺得別有趣味。
 
本集是尋找Odo身世系列的一集,Odo的「父親」,那位將他培育成人形的貝久人科學家Mora博士,前來太空站尋求Odo幫助,他們一行人前往第三象限找尋變形生物的遺跡卻遭逢意外。回到太空站後他們捕獲的變形生物樣本開始進化最後逃出實驗室,在追捕的過程中,Mora和Odo的衝突也越發激烈,直到最終他們發現了變形生物的真相。
 
本集主戲在Odo和Mora的父子心結上面,Odo的身世之謎只帶出了線索並沒有任何進展,

2017/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