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銀河前哨 第七季 17–20 回顧

最終章正式展開,自治同盟和布林人結盟成為可怕的威脅,Damar卻揭竿起義反抗自治同盟對卡達西的統治。但究竟Ezri情歸何處?Sisko和Kasidy的愛情能否修正成果?Dukat和Winn這對驚世男女是否是彼此的真愛?

DS9曾在第六季開季時進行了長達六集的連續故事,描寫自治同盟佔領DS9星聯再策動奪回的過程,但我比較認為這六集像是有連續背景的四集單元故事再加上下兩集的大結局。而到了最後一季的結尾,劇組有了更大規模的計劃,於是我們有了最後十集的連續劇,而這十集我覺得是更接近貨真價實的連續章節(雖然仍然有幾集比較獨立),可說是DS9的最後盛大的煙火。但放煙火的效果有比較好嗎?可惜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

不過想想這也無可厚非,DS9做為最具野心的Star Trek系列,它註定是撐不起六季以來所建立的紛雜故事線,不可能滿足開播初始所勾勒的宏大藍圖與可能性,但至少在形式上劇組做出了嘗試,雖然在觀賞時我不斷在想如果這些故事線走傳統的單元形式會不會更好?連續劇的一個問題是情節必需花時間鋪陳,在開始會有一段時間情節不斷前進,但你看不出有任何意義,甚至一度某些橋段不斷重覆像是在拖時間,這讓人想起從前還在看八點檔時的記憶。

Deep Space Nine 7x17,18 (1999/4/7,14)
“Penumbra” / “Til Death Do Us Part” ★★

「最終章」的前兩集正是遭受這樣的問題。劇組提出了幾條故事線,第一個故事線頗讓人驚訝的竟然是關於「Ezri情歸何處」。Worf在所搭乘的克林貢戰艦被擊毀後失蹤,在挑戰號因戰事不得不放棄搜救後,Ezri一時衝動不顧命令駕駛小艇前往惡地繼續搜尋。顯然Ezri ‘Dax’和Worf之間的感情必需要釐清,與其用一集的故事來處理,編劇決定來玩個三集。於是在Ezri找到Worf的救生艙後,花了不少時間描寫他們的尷尬氣氛,隨後小艇又被擊落兩人流落陌生行星荒野,孤男寡女終於乾柴烈火,之後卻又被布林人(Breen)所俘虜並進行記憶探測,而這些探測的最大目的,只是為了向觀眾透露Ezri心中真正愛的人是誰,DS9版的慾望城市在此又重燃愛火。

第二個慾望故事線是Sisko向Kasidy求婚,並打算在貝久星建一個自己的房子,但他的先知母親以幻視警告他結婚只會帶來悲傷,掙扎在先知預言與結婚成家的夢想之間,Sisko最後仍不顧警告和Kasidy閃電成婚,兩人暫時有了個幸福結局,但這看來預告了未來可能的悲劇。

而不可置信的是還有第三對驚世男女,Dukat再度回到卡達西,在Damar幫助下他透過手術將外表改造為貝久人以進行他最後的計劃。Dukat假冒名叫Anjohl的貝久農夫來到DS9,會見當時正在站上的kai Winn。先前kai Winn體驗了第一次的先知幻視,她認為Anjohl正是先知派來的嚮導,將指引她走向貝久復元之路,以取代正在猶疑的使者Sisko。我們都知道這是惡靈的詭計,但當Winn和Anjohl(Dukat)最後深情一吻時,終於可以確認惡靈真的存在,就存在編劇群的心中。

在看完這三對男女的《愛是您,愛是我》後,情節最後揭露了布林人的目的,在戰事不順利的情況下,自治同盟在第一象限找到了新的聯盟對象:擁有神秘軍力的布林人,Worf和Ezri見證了兩方結盟。而Weyoun和Damar的辦公室情仇持續加溫,卡達西看來將是被犧牲的一方。老實說我已經厭煩了自治同盟的代表只有Weyoun、Damar和女創始人三方的辦公室戲劇,Damar本季開始不斷地藉酒澆愁,他和Weyoun的唇槍舌戰笑裏藏刀已經延續了半季,看來終於要結束了。

Deep Space Nine 7x19 (1999/4/21)
“Strange Bedfellows” ★★

「最終章」的第三集仍然繼續鋪陳再鋪陳。Worf和Ezri從布林人移交給卡達西後,仍然繼續各式監禁拷問和烙狠話的狀態,Worf知道Ezri愛的人並不是他,於是兩人開始為了先前的一夜情吵了起來,一個亮點是Weyoun 6號非常不識時務地挑起Ezri的感情話題,被Worf當場扭殺而亡,讓Damar看的樂不可支。當然很快地Weyoun 7號登場繼續兩人的職場鬥爭,包括爭吵是否讓布林人存取卡達西的軍事情報,和是否犧牲前線的卡達西50萬大軍。

其間Worf和Ezri策動了一次失敗的逃亡行動,在接受處刑之前他們進行最後的深談,兩人終於放下心結仍然是朋友。此時Damar對Weyoun的層層進逼忍無可忍,更對自治同盟的統治懷恨於心,他私下釋放了Ezri和Worf做為向星聯輸誠的訊息,也結束了兩位前世鴛鴦的浪漫雙人遊。這條兩人的落難故事線從來沒有讓人感到真正的危險(不若上一季的”Change of Heart”),情節上的邏輯也很牽強,或許是Star Trek的正常發揮,但做為最終章的開端實在有點讓人失望。

kai Winn再次接觸了惡靈幻覺,只是這次惡靈終於告白了他們的真正身份,驚恐的Winn找來了站上的預言聖球,希望得到先知的開示,但先知靜默不語。從前兩集中我們得知Winn身為貝久的宗教領䄂,她卻從來不曾和先知對話,像是上演了一輩子的《沉默》,而當第一次幻視終於來臨時,卻是來自於先知的死對頭惡靈。Dukat假扮的Anjohl趁機透露他其實是惡靈的信徒,Winn卻轉向Kira尋求建言,Kira認為Winn應該卸下kai的職位遠離權力的誘惑,但Winn的回應仍顯示她的自私自利,先知和權力之間的取捨她永遠會選擇後者。遭受打擊後的Winn終於向Anjohl告白她從來沒有感受過先知的信仰,她已準備投向惡靈的懷抱。

這讓人不禁好奇貝久宗教的運作邏輯為何,Winn是太過心術不正讓先知們不屑與之為伍,還是將Winn逼往惡靈的懷抱也是先知的計劃?如果先知的幻視是貝久宗教的核心,這是不是顯得這信仰太廉價了點?

Deep Space Nine 7x20 (1999/4/28)
“The Changing Face of Evil” ★★

第四集總算是迎來第一個高潮,Worf和Ezri回到DS9,星聯準備對付他們新的敵人布林人,而Ezri的「情歸何處」進入第二階段,對像換成了Bashir,只是這階段不像第一階段和Worf之間的故事那麼激烈,變成純純的暗戀與等待時機告白,正好可以把時間留給更重要的故事線。

回到貝久星的kai Winn暫停了所有事務思考下一步的行動,他的親密床伴Anjohl遊說她釋放惡靈,毀滅現在的貝久以迎接新生。於是Winn取得了封存的卡死特惡魔繭經文(Kosst Amojan),打算找出釋放惡靈的方法,但打開經文裏面卻是一片空白。此時Winn的侍從Solbor揭發了Anjohl的真正身份正是Dukat,驚恐的Winn刺死了Solbor,她雙手的血液卻喚醒了惡靈經文,顯示出真正的內容,Winn對Dukat的抗拒很快地轉成服從。

關於布林人,過去在TNG曾經不斷被提及,但正式出場是在DS9第四季的” Indiscretion”,Kira和Dukat從他們手中救出一群貝久人囚犯。之後數次的出場其實都沒讓我留下太多印像,只知道他們是全身著特殊服裝和頭盔的種族,看不到表情也聽不懂他們的話語。布林人在DS9最後階段成為新的敵人卻仍然維持了他們的神秘性,但這神秘性表示他們沒法成為真正的角色,只是機械式的背景人物,是自治同盟痛擊星聯的新武力。

劇情展示布林人威力的方法,就是布林大軍和星聯艦隊正式開戰,他們不但奇襲了地球的星艦總部,在卡達西戰線更使用了未知的能量武器癱瘓了星艦的動力,最終星聯被擊退,而挑戰號也在戰役中被擊毀(當然主角們全數逃出)。很好奇為何地球戰線並沒有使用這樣的武器?當然真正的理由應該是編劇不敢讓地球被布林人攻陷,或者攻打地球只是擾敵的威赫手段。本集故事結束在Damar正式宣佈率軍起義反抗自治同盟,震驚了戰爭中的雙方勢力,也讓星聯在敗退後找到喘息的時間。

本集雖說是最終章的第一個高潮,但前面三集漫長的鋪陳實在不算吸引人,布林人加入戰局也太過於是編劇設計的方便巧門,沒有如之前卡達西和自治同盟結盟的劇力萬鈞。 而Dukat似乎也很享受於他新的使命和身份,Anjohl開始時像是完全不同的角色,很難想像Dukat這麼熱衷於角色扮演的遊戲,當然可以說所有的卡達西人多少都戴著面具,但隨著Dukat越來越像自己,不禁覺得他成為惡靈的工具人實在是很可惜的事,我希望看到他更多的行動,甚至是介入卡達西起義與戰爭,而不是整天和Winn泡在一起耳鬢斯磨。

話說回來,Dukat和Winn其實是十分相似的角色,或說是劇組用類似的寫法來塑造他們,他們都陷在自我慾望編織出的妄想,無法承受真實的挫敗。從這點來看這兩人意外合拍,我甚至還真希望兩人的「感情」線更有更深刻的發展,而不只是停在惡人大合體的模式。只是過去Dukat我們已經看的夠多了,甚至這角色已經沒什麼好再寫了,而Winn做為系列貝久宗教線的反派,因觀眾口味而被編劇長期忽略,但在大結局前她終於有了一次最後的舞台。雖然有點鋪陳太長讓人失去了耐心,但其實算是很細膩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