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銀河前哨 第七季 21–24 回顧

Kira和Garak協助Damar領導的卡達西反抗軍,Odo發現自己同樣感染了致命病毒,Worf向接掌兵權的克林貢總理Gowron提出了生死決鬥,Bashir和Sloan為了變形人病毒的解藥進行了最後對決,Quark發現他成為佛瑞吉的下一任領導人。

Deep Space Nine 7x21,22 (1999/5/5,12)
“When It Rains…” / “Tacking Into the Wind” ★★★

最終章進入下半部,開始輪到其他角色的故事。Kira受命和Odo、Garak前往援助卡達西反抗軍,以教授她過去地下游擊隊時期的戰術與經驗,這對Kira來說心理上有些難以接受,一方面卡達西人是貝久過去的佔領者與敵人,正是她長年反抗的對象,另一方面Kira已經離開反抗時期許多年了,重操痛苦的舊業並不是那麼容易,我認為Kira這條線可能是最終章裏最合理的角色處理。當然卡達西人並不那麼情願接受貝久人的指導,言語上的衝突在所難免,但起義後的Damar戒掉了酗酒的毛病,也克制住他過去對貝久人的嫌惡開始和星聯代表合作,雖然他的副官Rusot對Kira仍然極度的不信任,甚至一度威脅她的生命。

同時間Bashir從Odo的身體樣本發現了感染創始者的病毒,他立即聯絡星艦醫療部尋求幫助,卻發現被上級暗中阻饒,所有證據皆指向病毒在Odo三年前造訪地球星艦總部時所感染,Bashir認為是31區意圖透過Odo將病毒傳給創始者與大聯結,以種族屠殺的手段消滅變形人的威脅。而Odo在協助卡達西反抗軍的數個星期間開始出現症狀,隨著變形次數病情日益加劇,在Kira面前他仍極力隱暪病情,但Kira心理其實心知肚明,這趟游擊任務就在內外煎熬的情況下持續進行。雖然我一直不認同Kira和Odo之間的戀情的說服力,但最終章這兩集裏多少加了一些分數。

故事高潮在於Kira一行人侵入一艘詹哈達戰艦以竊取艦上的布林人能量阻尼武器,在緊要關頭Odo終於不支倒地,而Rusot也決心趁機殺掉Kira,眾人在艦橋上演了一場「每個人都拿槍指著另一個人」的戲碼,雖然俗套卻也是最終章目前為止最緊扣人心的場面。這場戲的成功在於適切地安排了每個角色的立場與位置,並為這場任務和衝突界定了意義所在。Odo是他所效忠的星聯陰謀下的犧牲者,而Kira奉星聯之命協助她痛恨的敵人甚至可能害死自己的情人,這讓她處在一個既堅定卻也茫然脆弱的狀態,Rusot正代表著卡達西老舊固執的一面,Garak則是流放邊彊的卡達西盟友,於是這場衝突最後取決於Damar,身為反抗軍和未來卡達西可能的領導,他在Rusot和Kira之間會如何選擇?最終Damar選擇了星聯與卡達西的未來,開槍打死了Rusot,正式確立新的Damar的誕生。

同時在DS9克林貢總理Gowron來到站上為Martok將軍加冕,但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接掌兵權,以削弱Martok的政治聲望。Gowron持續發動無意義的攻勢讓克林貢艦隊節節敗退(此時克林貢艦隊是唯一不受布林能量阻尼武器影響的軍力),這讓Sisko與Ross上將感到束手無策。Worf試著說服Martok向Gowron提出決鬥,可是Martok的戰士自尊不容許他做出背叛領䄂的行為。Ezri和Worf的一席談話為這情勢下了註腳,Ezri Dax認為克林貢光榮的戰士文化正給了帝國上層腐化的機會,終將導致帝國衰亡。這逼使著Worf自己向Gowron提出挑戰,在軍事會議上兩人展開了生死決鬥,正是延續第五季開場兩人中斷的那場決鬥(當時假的Martok被揭穿是變形人間諜)。

這場決鬥攸關戰爭的走向和克林貢帝國的命運,不只是延續自第四季加入DS9的克林貢故事線,甚至可以往前延伸至TNG時期Worf和Gowron的恩怨與政治鬥爭。有趣的是這並不是DS9本身開啟的命題,甚至也不在系列主要情節線裏面,編劇卻在此時決定為克林貢劃下暫時的結局。DS9的野心已經十分明確,透過自治同盟的戰爭所牽動的第一象限局勢,系列企圖為Star Trek的世界寫下新的歷史。於是Worf手刃了他的宿敵Gowron,並將加諸於他身上的黃袍讓給了更具名望的Martok,這或許是最終章裏最令人興奮的發展。Worf的政治選擇和Damark的抉擇也在主題上相互呼應。

最後Dukat和kai Winn仍然在貝久星上努力破解䆁放惡靈的經文,據memory alpha上的資料,先前劇組在劇本上犯了一個錯誤,太早開始Dukat和Winn的故事線,反倒在最終章的後半段讓他們無事可做,於是編劇想了一個點子,讓Dukat偷看只有kai能夠閱讀的經文,結果被惡靈之光奪走了他的視力,得意的Winn速速將Dukat驅之別院,要他別來亂搞。看到這裏我也真的很想發笑,到底在搞什麼啊真是的…

Deep Space Nine 7x23 (1999/5/19)
“Extreme Measures” ★★

最終章結尾前的最後兩集短暫地回到單元故事的形式。Kira帶著Odo回到DS9,將布林人的能量阻尼武器交給星艦工程部以研發反制的方法。病危的Odo要求Kira離開太空站繼續她和卡達西反抗軍的任務。而Bashir在苦思不得病毒的療法之下,和O’Brien策劃了一個危險的計劃,他們傳送訊息給星艦醫療部宣稱找到了解藥,企圖將31區的特務引來DS9,以找到解藥可能的線索。果不其然Sloan再次出現在Bashir的房間,但這次Bashir已有所準備。

被捕獲的Sloan被力場困在實驗室病床上,Bashir打算用非法的羅慕倫記憶探測器探尋Sloan腦中的真相,無計可施的Sloan啟動了體內的自殺裝置,Bashir必需在Sloan腦死之前侵入他的大腦以找到解藥的配方。Bashir和O’Brien和Sloan的大腦連結後進入了他的潛意識迷宮,這設計類似於電影《全面啟動》,但也很像第三季的”Distant Voice”,在那集中Bashir也曾陷入潛意識的幻境裏對抗自己的心魔。

因為成本問題,原本尋找解藥的故事發生在31區的秘密基地裏,最後改成了以DS9為背景。不過最早編劇安排找尋解藥的人是Kira和Odo,後來製作人認為Kira在卡達西的故事線更為重要,這任務最終落到了Bashir和O’Brien身上,想想這結果也是好的,不然Bashir除了等待Ezri的告白之外,他和O’Brien在這最終章確實沒事可做。於是本集成為Bashir和O’Brien這哥倆好最後一次的冒險。

除了耍弄一次真實和夢境的混淆外,本集情節中規中矩沒多少驚喜,其實非常可惜Sloan這個角色以這樣的方式離場。但更大的問題在於片中的道德辯證沒有很有效的發展,31區在星聯的默許下計劃了這一場種族滅絕行動,Bashir和O’Brien純然的星聯道德觀卻完全沒有受到考驗,仍然認為31區必需被消滅,雖然他們使用的手段也並不符合星聯規範,明顯地對Bashir來說法律和道德仍然是有分別的。

第四季的”Hippocratic Oath”中這兩人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爭論,那時Bashir堅持要幫助詹哈達人,而O’Brien則認為不該理會敵人的死活先救自己最重要。看來Odo病危當前,當初的矛盾對O’Brien已經不再重要。當然種族滅絕是不能跨越的道德界線,但現在星聯和31區顯然已經跨越,這命題在接下來最後兩集裏如何處理就變得非常重要。

本集最大的問題在於情節的說服力上,很難相信Sloan的腦中會有變形人病毒解藥的配方,也很難相信在即將腦死的當下他的意識還能和Bashir周旋。Sisko如何面對星聯內部和31區的陰謀?而解藥除了拯救Odo的生命外,是否會影響和自治同盟間的戰局?尤其觀眾已經看了女變形人發病好多集了,故事對這些線頭完全沒有處理實在令人失望。想想如果劇本照顧好這故事可能的潛力的話,將會是多麼精彩的一集。

Deep Space Nine 7x24 (1999/5/26)
“The Dogs of War” ★★

在挑戰後被擊毀後,同型的星艦聖保羅號被分配到DS9,但隨後又改名為挑戰號。上集錯失的線頭在本集開頭稍稍補上,Odo復原後得知31區和病毒的陰謀,而Sisko更告知Odo聯邦會議決定不把解藥交給創始者,尤其在戰事仍然緊繃的時刻,但這話題似乎就到此為止,Odo按劇情需要並沒有和Sisko決裂。

同時Kira和Damar繼續說服卡達西軍隊加入反抗軍,但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反抗軍的據點被自治同盟一舉殲滅,Kira和Damar一行人被困在卡達西母星上,他們躲到Garak老家的地下室中伺機而動。Damar的傳奇名聲在卡達西平民中傳了開來,這讓他們決定執行破壞行動以號召平民起義。在此同時自治同盟在面對星聯研發出反制武器後,決定將戰線後撒以重整旗鼓。

然而本集的主線必需讓位給最後一次的佛瑞吉故事,Quark歡欣鼓舞地公告眾人大尼加斯Zek的退休,並將來到DS9宣佈他的繼任者,Quark正是被指定的接班人。聽到謠傳的Brunt來到Quark酒吧,決定向下一任尼加斯大拍馬屁,Rom則盤算著接手酒吧的經營。但Quark在得知最近幾個月Zek進行了一連串的社會與經濟改革後,他認為佛瑞吉社會已經誤入了歧途,被星聯的同理與平等思想所污染,更可怕的是這也反應在自己逐漸軟化的性格上。義憤的Quark決定以拒絕繼位為籌碼阻止佛瑞吉文化的毀滅,他甚至還發表了一段Picard艦長在星艦電影第八集《戰鬥巡航》中的經典台詞:「The line must be drawn here!」。但故事的轉折在於,Zek的繼任者其實是Rom,先前Quark完全誤會了。

就一個新的佛瑞吉社會來說,Zek選擇非傳統的佛瑞吉人Rom做為新任領䄂是有其意義,更大的作用是逼使Quark重新確認了自己的認同,七季以來Quark處在兩方文化的交會處,不斷地面對來自母星的質問與挑戰,我們也終於接受了他「其實是個好人」。但在最後一集Quark的故事裏,他某種程度回到了原點,這其實不是壞事,一方面角色經過旅程後回到原點自有其戲劇上的意義,在經過母親、弟弟、姪子戲劇性的人生變化後,Quark這樣的結局也算是符合角色的命題。製作人認為Quark酒吧才是DS9太空站的中心,他必需繼續留在這裏堅守他的位置。

不過說真的Rom已經做為太空站工程師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他願意接受尼加斯的位置只能說也是吻合佛瑞吉故事線一貫以來的不正經取向,不管他會怎麼統治佛瑞吉聯盟,反正觀眾都已經看不到了。在緊鑼密鼓的最終章來到結局之前,又一集像是獨立的單元故事,而且和主線劇情無關(其他角色並沒有出現在這集關於Quark的情節中),或許把這故事往前挪到最終章之前是不是更好的安排?

結尾前第一象限的三方聯軍決定趁勝追擊撒退至卡達西防線的自治同盟軍隊,此時Kasidy向Sisko透露她已經懷孕(又一次考驗丈夫回答妻子的智慧),這消息讓先知預言的陰影再度襲來。另外Ezri和Bashir抓空隙互相告白成功,DS9新一對情侶又誕生了,但誰管他們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Alfredo Liao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