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銀河前哨 第五季 17–21回顧

Odo愛上了一位神秘的女人,Quark被迫販賣軍火並發現母親正和大尼加斯交往。Kira必需向另一位父親告別,Worf 和 Martok 登上猛禽艦執行一次克林貢式的星艦任務。

Deep Space Nine 5x17
“A Simple Investigation” 1997/3/31

Odo情不自禁地愛上了一位神秘且美麗的女人Arissa,但她企圖駭入站上的電腦,並宣稱獵戶座集團正在追殺她,讓Odo決定不顧一切地保護她。這是一集Odo的戀愛故事,一個問題是情節走的是黑色電影主角愛上正邪難辨蛇蠍女郎的公式,而演員Dey Young確實把她的魅力發揮的很好,觀眾看著她的表情聽著她的話語,可以想像Odo是如何地被她吸引,但又不禁讓人懷疑她到底說了多少謊言?但結果情節出人意表,Arissa確實藏有秘密但卻也沒有說謊(她是記憶被改造的間諜,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這或許可以解釋善於觀察人的Odo是如何陷入她的魔力之下,但其間的曖昧與懷疑也被編劇一起放生了,變成純粹的Odo瘋狂陷入熱戀的故事。

而另一個問題是Odo和Arissa發生了性行為,如果這是在Odo還是固態人時發生的事,會更有情感張力和說服力,但既然Odo已經找回變形能力,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就可能需要觀眾多一些想像力了。先不論變形人的性別意識,光是身體構造和感官上的完全不同就有點讓人抓頭,尤其Odo的衣服其實是他身體的一部份,我們卻看到Odo祼上身躺在床上的鏡頭,我只能說或許Odo對人形生物的性行為也做過一番模擬與練習?我想這個話題就先到此為止。

Deep Space Nine 5x18
“Business as Usual” 1997/4/5

債台高築的Quark接受表哥Gaila的邀請,參與了他的軍火生意,酒吧的全像套房成為展示商品的交易場所,軍火集團的領頭Hagath更打通了貝久政府的關係,讓一切成了合法生意,唯一剩下的問題就是Quark的良知可否容許他賣出的武器屠殺兩千八百萬人?繼上一季”Body Parts”之後,本集又是一集「其實Quark是好人」的故事,他口說利益至上,但星聯的價值觀已經滲透到他的意識之中。但其中一個問題是,賣出的軍火殺多少人是在可容許範圍?價碼又是多少?另一個問題是Hagath威脅Quark不得背叛他,成了Quark解套的最大難題,但後來以佛瑞吉式的類喜劇轉折讓這其實滿嚴肅的困境的解決太過輕易,很難想像被出賣的Hagath和Gaila不會想找Quark報仇(當然前提是他們能逃命成功)。本集的B線故事是O’Brein努力解決小嬰兒哭鬧的問題,可能是編劇想不出其他題材好寫了。

Deep Space Nine 5x19
“Ties of Blood and Water” 1997/4/14
★★★

前卡達西大使同時也是卡達西地下組織支持者Tekeny Ghemor來到DS9探視Kira(他們在第三季的”Second Skin”中認識並建立了父女般的情誼),他宣告他因絕症將不久於人世,死前希望能以卡達西的傳統將卡達西的秘密情資傳給Kira,而Kira卻開始回想起反抗軍時期她自己父親死去的往事。同時Dukat和自治同盟代表Weyoun來到DS9要求引渡Ghemor,遭到Sisko的拒絕。

又是一集Kira回首反抗軍往事,並處理她和卡達西之間複雜情感的故事。本集成功之處在於不以事件發展為主,而是專注在呈現Kira交雜在回憶與當下的情境。過去父親被卡達西人攻擊傷重的當時,她已經處在對暴力麻痺的狀態,只想以復仇之名逃避面對父親死亡的時刻。而現在的Ghemor可說是另一個父親的化身,但他同時也代表了殺害貝久父親的萬惡卡達西人,但真正Kira想逃避的,也許一部分是她對沒見父親最後一面的罪惡感,以及這一切又似乎要重來一遍的難以承受。無論是敘事處理和演員表演都處理的很好,尤其最後Kira獨白那場戲更是動人。

有人批評Kira和Ghemor不太可能建立如父女般的情感,或是Ghemor透露的情資沒有任何情節重要性,Dukat前來攪局也沒說清他到底在害怕什麼(或是有何打算),這些問題在邏輯和情節發展上有些缺憾。但我喜歡”Second Skin”中建立的角色關係和懸念(尤其Ghemor失蹤多年的女兒在他死時仍然沒有消息),也認同本集呈現Kira的情感掙扎,我想這也就夠了。上一季”To the Death”中死亡的沃塔人Weyoun,在本集以複製人五號的身份出現,搶走了不少鋒頭。

Deep Space Nine 5x20
“Ferengi Love Songs” 1997/4/21
★★

Quark回鄉探視母親,意外發現母親竟然和佛瑞吉的首領大尼加斯偷偷交往,Quark立刻將這件事視為重新獲得商業執照的機會,直到死對頭商業局的Brunt再度出現,要求Quark拆散他的母親和大尼加斯。同時Rom和Leeta決定結婚,但Rom要求Leeta按佛瑞吉傳統簽下放棄財產合約卻遭到拒絕。

佛瑞吉的喜劇幾乎已經完全變成情境喜劇了,或許不少觀眾不喜歡這些佛瑞吉戲碼,但不知為何,從第三季開始我發現我還滿喜歡每次Quark甚至是Rom的故事,由於他們負責DS9喜劇橋段,劇組發展出了一系列相對獨立的人物和情節線,從早期出場的大尼加斯,後來的母子關係,Rom和Leeta的戀情,後來也出現了反派人物Brunt,更不用說Nog破格地加入星際學院。這些故事往往相對地簡單而且不正經,但演員逗趣細緻的表演又通常能板回一城。飾演Quark的Armin Shimerman的演技就不用說了,最近我也越來越喜歡Brunt這角色,一查演員Jeffreu Combs竟然就是上集演出沃塔人Weyoun的同一位,真是頗令人驚喜。

本集中大尼加斯和Quark母親的交往段落十分逗趣(若不在意佛瑞吉式的噁心造型的話),多次運用角色躲在衣櫥的笑點也不知為何對我很有用。雖然我一直不信服Quark母親帶出的佛瑞吉女權故事線,本集她成為輔佐大尼加斯掌控佛瑞吉經濟的幕後人物,這大概也不能讓人認真對待,但這些其實也不重要了。唯一想抱怨的是Quark這麼胡搞一通後又拿回了他的商業執照,和Odo一樣把上一季帶出的重要角色困境給解決了,看來劇組有點缺乏耐心。

Deep Space Nine 5x21
“Soldiers of the Empire” 1997/4/29
★★

駐守在DS9的Martok將軍受命率領一艘克林貢猛禽艦羅塔蘭號,前往卡達西邊境搜尋失踪克林貢戰艦的下落,他邀請Worf做為大副一起出任務,Dax也以科學官的身份加入。但羅塔蘭號之前經歷多次的戰敗,船員士氣十分低落,失敗耳語和暴力衝突不斷發生。更大的問題是Martok將軍被關在詹哈達監獄兩年後似乎也失去了戰鬥的勇氣,這讓叛艦危機一觸即發。

這集是克林貢版的星艦故事,讓觀眾一窺克林貢猛禽艦是如何運作,實際上除了克林貢人經常大聲吼叫,在食堂會大口喝酒並偶爾打群架外,和看企業號或挑戰號出任務差不多,就好像星海爭霸打完人類關卡後換到蟲族的感覺。有別過去克林貢艦上每位克林貢軍官都長的差不多,劇組為這集設計了各式不同性格長相的克林貢船員,就這角度來看相當新鮮有趣。

不過也令人納悶為何克林貢上級要派這艘有如雜牌軍組成的猛禽艦給Martok,一度還以為是別有居心,但很快地就知道如何統整渙散的軍心才是本集的命題。最後Worf挑戰Martok的指揮權展開了一場決鬥並故意落敗,成功地激勵了Martok和艦上軍官,使得羅塔蘭號擊潰來襲的詹哈達戰艦完成任務,我感覺最後的人心扭轉其實來的太快,但我想這或許可以用克林貢文化來解釋。終究是一集有趣的跨文化故事,雖然情節沒太多內容,除了更進一步地描寫了Martok和Worf之間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