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4x17 “Accession”

古老貝久船艦從蟲洞出現,來自近三百年前的貝久詩人Akorem宣稱是先知所選的使者,被送來現代拯救貝久星。Sisko決定讓出使者的職位,之後卻發現Akorem所倡導的宗教理念將會讓貝久離開星際聯邦並掀起巨大的社會動盪。

Deep Space Nine 4x17 “Accession” 1996/2/24

一艘古老貝久船艦從蟲洞出現,來自近三百年前的貝久詩人Akorem宣稱被先知所救,他自認是先知所選的使者(Emissary),被送來現代拯救貝久星。Sisko決定讓出使者的職位,之後卻發現Akorem所倡導回復古老傳統種姓制度的宗教理念將會讓貝久退出加入星際聯邦的申請,並掀起巨大的社會動盪。

關於貝久先知與使者的主題源自DS9系列的最開始,Sisko發現了貝久蟲洞並遇見了住在其內的先知( Prophets),自此他被貝久人視為先知派來的使者而成了某種宗教象徵人物。Sisko內心一直隱約抗拒這樣的稱號與位置,當Akorem自稱為先知後,Sisko立即辭去使者的職位也是讓自己有個台階可以擺脫這不確定的責任,但沒想到他和貝久的情感連結遠比他自己想像的來的深厚。這集算是接續第三季的”Destiny”,描繪Sisko對使者身份從抗拒到接受的過程。

貝久宗教故事裏Kira必定是重要角色,當使者換人之後她和Sisko的關係似有微妙的變化,以往對Sisko她總有一股宗教上的崇敬之情。不過情節沒花力氣處理這部份,Kira很快對Akorem宣導的理念感到不安,所謂遵守古老的種姓制度,代表她必需辭去DS9上的職位,並且按照階級成為一位藝術家,即使她對此完全沒有任何天份與熱情。同樣的許多貝久人也不熱烈歡迎這位使者的想法,我們可以想像這是如現實中保守傳統的宗教思維與現代社會價值的衝突。

但貝久人的宗教情懷可是強烈的多,就像Kira真的向Sisko辭去職務而試著從事藝術創作即使百般不情願,她說有了信仰就不會去懷疑即使實情並不是如此,因此激進的守舊派人士所能掀起的社會分裂可是更加嚴重。而最近Sisko一連串的表現也顯示他對異文化的態度比不上他心中的星聯責任與價值觀,當貝久星可能走向一條脫離星聯的道路時,他心中升起的究竟是貝久文化與先知對他的影響,還是他那理性的星聯思維?又或者是純粹的情緒反應,當全心接納他的貝久星一夕間遠離,他開始產生自我認同危機,這或許和Kira面臨的疑問只是程度上的不同。

終究這是一集設定大於執行的故事,一部份本集還塞了B線故事談O’Brien迎接妻子歸來的心路歷程,無論是Sisko或Kira的內心轉折都略為草草交待,貝久社會的動盪也只侷限在太空站上的描寫,其他重要角色如kai Winn或部長Shakaar都只有台詞約略提到,做為重要對手的Akorem也並沒有同等的份量與思想和Sisko抗衡,或是說身為使者的意義並沒有真的被探討。而事情解套的也太快,Sisko帶著Akorem進入蟲洞會見先知請求開釋,問題就解決了。但先知將Akorem送回三百年前,只留Sisko一人回到DS9,這從旁人的眼光怎麼看都很可議,Sisko的復位甚至還發表了一場演說也都被放到情節之外沒有拍出來,真是大題小作的一集。

這或許也是情有可原,貝久與宗教題材在過去幾季的收視率一直不佳,讓高層甚至明令禁止再寫關於這些主題的故事,而本集也是在製作人大力爭取下才勉強拍成,這些幕後問題其實滿讓人心情複雜的。一方面我確實也不太喜歡看DS9內的宗教故事,甚至現在我也有些擔心後面幾季的發展,看看系列重要的編劇與製作人Ronald D. Moore後來拍了新系列的Battlestar Galactica是如何地玩宗教元素,那種玩法真的不是我的菜。但話說回來,先知與使者的謎團是DS9的根基之一,若沒好好處理總是令人感到遺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