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4x19 “Hard Time”

O’Brien經驗一段長達20年的虛擬牢獄之災,心理創傷讓他難以重拾生活,他決心在觀眾還記得這集故事的時候忘掉他所經歷的記憶。

Deep Space Nine 4x19 “Hard Time” 1996/4/15

O’Brien腦中被植入一段模擬體驗,在其中他經歷了20年的牢獄生涯。回到DS9後一切晃如隔世,內心陰影仍如影隨行,創傷記憶讓他難以重回日常生活,並逐漸產生自殺傾向。

每一季的DS9都至少會花一集的故事來折磨O’Brein,被戲稱為”O’Brein must suffer”,上一季”Visionary”中他不斷進行時空跳躍見證自己的死亡,第二季的”Tribunal”裏他被抓到卡達西牢房進行審判,或是”Armageddon Game”中身染致命病毒又遭人追殺危在旦夕,”Whisper”裏被外星人監禁後其複製人被設定進行暗殺任務。本集或許是目前為止最慘烈的一集。

本集的設定是O’Brien在第三象限中因觸犯異星人不明法條,遭受刑責處份,外星人宣稱這20年的牢獄體驗是極有效率的處刑技術,只要幾個小時就可以完成,成本低效果佳。但這個科幻設定說來也只是情節設計,觀眾不知道O’Brien到底做了什麼事(他當然是無辜的),除了憤怒外也難以去思考這外星種族整個刑罰制度的道德問題,因為故事並沒有處理冤獄的平反與正義,不禁讓人覺得這不過是用來折磨角色的設計,而且因為不是真的,所以不需要有任何後果。

整集的時間都是在處理角色內心的虛構體驗帶來的真實創傷,演員Colm Meaney的演出相當感人,主要原因是O’Brien做為DS9上平凡人類的代表,很容易讓人同情。但除了情緒操弄外,角色本身並沒有任何發展,而他傷心處哭著訴說人類進步的理性在痛苦關頭並沒有任何意義,或許是這集重點的人性寓意,但對照到上次” Hippocratic Oath”中O’Brien的表現,更讓我覺得這角色是反Star Trek精神設定的(雖然不一定是壞事),系列需要一位20世紀的人類來激起觀眾的情緒反應,這就是O’Brien一直扮演的角色。我才想起之前提過Bashir是目前固定成員裏最差的角色,原來我根本把O’Brien忘了。

類似的情境在TNG中Picard艦長在”The Inner Light”中也曾經有一段虛擬人生的體驗,對他造成一輩子的影響,不過其中外星科技的用意和體驗不同,劇作邏輯和本集其實十分類似,除了O’Brien的遭遇極為負面,甚至可能讓他自殺而亡。就DS9特別著重複雜情節延續性的特色來說,”Hard Time”是一個少數可以放心按下重置鍵的故事,和本季的”The Visitor”沒什麼兩樣,雖然都能賺走不少人的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