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 4x24 “The Quickening” 4x25 “Body Parts”

Bashir自以為豪的星聯醫療技術遭遇了嚴酷的挑戰,Quark則被逼上了得在忠於自我與遵守傳統間做出選擇的臨界點。

Deep Space Nine 4x24 “The Quickening” 1996/5/20

Bashir和Dax在第三象限發現一顆行星,居民全部身染致命基因疾病,他們唯一的心願就是在發病後進行死亡儀式以最小痛苦的方式結束生命。儘管喪失希望的眾人充滿了懷疑,Bashir依然認為星聯的醫療技術能夠找到解藥,只是任務遠比想像中還要艱難。

這故事沒什麼特別的寓意,就是關於行醫所需要的堅持和勇氣罷了。值得一看之處在於劇本和執行的細節,包括十分具特色的外景,和因重病而逐漸淍零的文明下人們生活的處境,一心滿足眾人求死願望的當地醫生,對照到因懷孕而懷抱希望的少婦。Bashir中間遭遇重大挫折使得眾多病患死在病床上,和他重拾希望繼續奮戰的心路歷程,既批判了星聯科技帶來的傲慢,也肯定了Bashir身為醫者的堅持。不過這一集經歷的時間大約有一個月左右,很難想像太空站醫官可以離開這麼久。

最後的轉折在於Bashir並沒有真正找到解藥拯救處於生死邊緣的眾人,而是找到阻止新生兒感染的方法,為這文明找到新生的契機,算是悲喜交集的結束。本集除了基因疾病的來源牽扯到自治同盟外,和主線情節沒多少關聯,是最近少數走傳統故事路線探索異星球的一集。

Deep Space Nine 4x25 “Body Parts” 1996/6/10

Quark從佛瑞吉母星回來後,向Rom宣佈了他身患絕症即將不久人世,為了按照佛瑞吉傳統清償債務,他將自己死後的脫水大體上網競標。沒多久他發現絕症一事是誤診,但標到他大體的債主現身DS9,堅持要Quark完成合約。為了履行佛瑞吉的商業傳統,Quark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同時間懷孕的Keiko在出外勤任務時受重傷,Bashir緊急之下將她腹中的胎兒移到Kira的子宮裏。

這是怪得很有趣的一集佛瑞吉故事,Quark看似碰到了有違常理的事件,佛瑞吉商業局(FCA)的Brunt這是他第三次登場(前兩次分別是查緝Quark母親的生意,以及調查Rom組織的工會),這一切其實是他策劃的計謀,為的是逼使Quark毀約,而毀約的代價就是財產充公,並被佛瑞吉世界放逐。背後的原因在於他認為Quark已經失去了佛瑞吉的精神,雖然Quark看似利益至上斤斤計較,但在正統佛瑞吉人眼中他已經被星聯思想所污染,簡言之「他其實是個好人」。

相比於如何對抗Brunt,Quark最大的心結在於自己是否真的背棄了佛瑞吉精神?致富守則不只是生意教條,還是他為人處世的信仰,一度他甚至願意順從Brunt的計謀就此了結生命,以堅守佛瑞吉人不得毀約的傳統。這裏Quark的掙扎其實類似Worf背棄克林貢帝國的決定,系列終於也將Quark逼上了他得在忠於自我與遵守傳統間做出選擇的臨界點。Quark顧用Garak做為殺手來殺了自己是本集有點黑色怪奇的喜劇橋段,而Quark夢見佛瑞吉第一任大尼加斯勸告他致富「守則」只是個行銷策略,體現他內心其實更願意毀約的意圖。

一度我不知道故事會如何發展,但看到結尾大概本集的意圖也很明顯了,Quark也和Worf甚至Garak一樣步上了被母國放逐的命運,Quark酒吧的一切財產被充公,但他卻發現自己賺到了太空站成員的友誼與支持,酒吧於是在友情贊助下重新開幕。我不知道這一切遭遇會對Quark有何影響,就等下一季分曉,不過我個人有點介意Garak的暗殺計劃突然沒了下文。

Keiko的胎兒被移到Kira的腹中,最後Kira暫時借住在O’Brien一家等候分娩,這簡短的情節發展看似重大,但其實是因為現實中演員Nana Vistor正好懷孕(她當時和飾演Bashir醫生的Alexander Siddig交往),劇組於是將懷孕的情節以科幻的方式帶到故事中。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