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Trek 星際爭霸戰 第三季 14–17 回顧

Kirk和Spock被困在星聯精神病院,神秘外星人將企業號做為他們內戰的最後戰場,Kirk被傳送到空無一人的企業號成為階下囚,來自超自然行星的神秘女子以奇異力量追殺企業號船員們。

Star Trek 3x14 
(1969/1/3) #16
“Whom Gods Destroy” ★

Kirk和Spock被困在星聯位於某偏遠行星的精神病院,病患同時也是前星艦艦長的Garth率領其他病人佔據了病院,依靠Garth擁有的變形能力,他計劃變身成Kirk登上並控制企業號,唯一的阻礙是他需要艦長的通關口令,為此Kirk遭受了嚴刑逼供。我個人不甚喜愛這種被困在瘋人院的故事,除了角色裝瘋賣傻頗拖時間外,Garth想了各種花招想騙出Kirk的口令,問題是以前艦長傳送上星艦沒聽過需要什麼口令。

被困在療養院遭受刑求的設定類似於第一季的”Dagger of Mind”,連同一個「刑求椅」都回收再利用。本集也有出現兩個Kirk艦長同時出現的橋段,Spock要等到兩人打一場後才能分出誰是本尊,其實他可以直接擊昏兩人了事。結尾靠星聯最新的藥物治好的Garth和其他病患的精神疾病,則是太過方便的醫學魔術。

Star Trek 3x15 
(1969/1/10) #15
“Let That Be Your Last Battlefield” ★★

企業號攔截了一艘被竊的星聯小艇,上面乘坐一位身體左黑右白的奇異外星人Lokai,不久一艘隱形的小艇追上了企業號(明顯是沒預算了只好隱形),右黑左白的外星人Bele登艦宣稱Lokai是他追捕了五萬年的逃犯,必需將他押回母星夏隆(Cheron) ,Lokai 則向星聯提出政治庇護的請求。Kirk拒絕兩人的要求後,Bele施展了心靈能力控制了企業號,逼得Kirk不惜啟動自毀程序威脅Bele。Lokai和Bele的爭鬥一直持續到企業號終於來到夏隆星,他們才發現五萬年後母星早已經在戰火下成為廢墟。

Lokai和Bele的造型是十足的劇場風格,而他們的爭鬥來自於兩個不同種族的歧視與奴役,Lokai鼓動了身為奴隸的族人發動革命,Bele則指控他們是恐怖份子與殺人兇手,兩人在星際間的追捕與逃亡正是漫長的種族仇恨政治寓言。中段Kirk奪回星艦的指揮權後兩人暫時停火,Lokai仍趁機向船員鼓吹他的政治主張,Bele對他的指控則頗類似DS9裏Sisko對馬奇遊擊隊的看法,這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正義幻想。不過對企業號的船員們和觀眾來說,兩人外表的極為類似明指了兩人之間種族歧視的無謂。

情節主要以象徵性的邏輯來進行,Kirk周旋在兩人間政治爭執也算有可看之處,啟動自毀程序一段以多次臉部大特寫的鏡頭來營造緊張氣氛是Star Trek少見的表現手法。最後陷入失心瘋的兩人在艦上四處追逐,疊上行星陷入火海的廢墟畫面,Kirk放任兩人各自傳送回地表繼續進行永不停止的廝殺也是個象徵性的收尾,說教情節稍嫌呆板是本集的問題。

Star Trek 3x16 
(1969/1/17) #17
“The Mark of Gideon” ★★

Kirk被吉帝安星(Gideon)指定為和星聯商談建交的大使,但Kirk被傳送到地表後,他發現回到了空無一人的企業號,並遇見了一位也被傳送而來的女子Odona。同時原本的企業號上Spock發現艦長失蹤後,他和吉帝安星進行外交談判希望能到地表進行搜索任務,卻被議長Hodin所拒絕,逼使得Spock必需違抗艦隊的命令強行登陸,最終Kirk發現了吉帝安星所隱瞞的真相。

本集的趣味有點像不久前的 “Wink of an Eye”,Kirk來到另一個企業號就像是來到另一層空間,也像是第一季的”This Side of Paradise”中空無一人的艦橋,當「另一個企業號」之謎的線索逐漸顯露,氣氛也更加玄奇,Spock和吉帝安的談判以及違抗艦隊指令的衝突也有可看之處。

不過當謎底揭曉後故事就喪失了說服力,吉帝安做為高度進化的種族,身體老化十分緩慢,也不再受傷病和疼痛所侵擾,文明繁衍生命的傳統讓人口爆炸到難以負荷的地步,他們尋求的解決方案是尋找某種特殊的致命病毒,Odona自願成為染病的實驗品,而這病毒正好在Kirk的身體內(他曾患病過而後痊癒)。Odona企圖色誘Kirk留下,Kirk本季不斷成為星際種馬實在是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不清楚這病毒傳染的機制,大概是免疫後不會危害自身生命,但血液交換將會感染其他人。問題是人口爆炸難道不會資源耗盡或是發生戰爭造成人口減少嗎?除了染病外,發展某種定期清理人口的制度應該是更可行(雖然殘忍)的方式。更奇怪的是他們要求年輕人自願放棄生命,卻不是從老年人開始。更直接一點為何不和星聯建交,然後大舉移民外星球?就算這些都不考慮,吉帝安人複製假的企業號來誘騙Kirk的方法感覺並沒什麼意義,最後Odona治癒後代替Kirk成為「病毒提供者」更讓這一集的故事完全沒有道理。標題「吉帝安的座標」意指片中兩次傳送所設下的陷阱,但這設計對故事結論來說算是虛晃一招,完全是情節和主題分裂的一集。

Star Trek 3x17 
(1969/1/24) #14
“That Which Survives” ★★

企業號探查一顆形成只有短暫數千年的超自然行星,外勤隊傳送到地表的當下,一位神秘女子突然現身光波輸送室攻擊了傳送官,隨後行星發生巨大的震波,數秒間企業號被推到一千光年遠的位置。發現企業號消失的外勤隊被迫要尋找食物和水源,但他們最大的危機來自於神秘女人不定時現身攻擊隊員,她的觸摸將破壞身體的所有細胞。同樣的女人也出現在企業號上攻擊輪機室的人員,並破壞引擎以阻止企業號回到行星。

第三季的Star Trek看來風格十分清楚了,雖然劇本粗糙也缺乏明確的主題,但編劇的重點放在如何設計一個又一個的科幻奇想,以做為企業號各種冒險的材料。本集又是一個情節沒什麼道理但氣氛仍然玄奇逼人的故事,這可以是缺點,但這種B級趣味其實也是TOS的特色所在。

故事分雙線進行,行星上外勤隊的Kirk、McCoy、Sulu和本集擔任領便當的地質學家D’Amato遭受神秘女子的追殺,這位女子憑空出現之後又直接在眾人眼前消失,她的攻擊方法和行動模式都顯示她並不是正常的生命體,更像是機器人。同時這位女子也出現在一千光年遠的企業號上破壞了曲速引擎,最後高潮的危機是Scott必需進入反物質維修通道阻止引擎超載,這大概是Star Trek史上第一次科技碎念(Technobabble)主導了情節的發展。代理艦長Spock在本集也再次供獻出他惱人的指揮風格。

最終真相是,這顆行星是不知名的高科技文明留下來的人造行星,內部的主電腦正在執行自動防衛任務,女殺手只是電腦複製出的物質投影。顯然此行星科技實在太過先進,電腦不但對企業號的設備與船員瞭若指掌,還可以用難以想像的方式攻擊星艦和船員(所以不用解釋其可能性),只是這位女性複製體又再一次是六零年代風格的集美麗與慾望於一身,她每次殺人都表現的像是向目標投懷送抱。故事收尾在Kirk和Spock爭論這位女子的美貌和智慧哪一樣可以遺留的比較久,我終於停止翻白眼開始理解這些星際探險家的腦袋在想些什麼。

故事充滿傻氣的趣味但也沒多少邏輯和寓意可談,有趣的是本集出現更多有露臉台詞的客串船員,除了地質學家D’Amato外,不幸喪生的輪機室組員Watkins,還有似乎是第一次由女性擔任舵手的Rahda。代班醫生M’Benga則是第二次出場,上一次他在第二季的”A Private Little War”裏負責治療身受重傷的Spock,這些小角色豐富了故事的細節,其實連Sulu也是在本集有了久違的戲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