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Trek 星際爭霸戰 第三季 22–24 回顧

TOS結束前意外精彩的最後三集,Kirk和Spock與歷史偉人組隊對決歷史惡棍。即將毀滅的文明星球上居民全都逃進了過去的時代。Kirk與舊情人靈魂互換,讓企業號陷入了叛變邊緣。

Star Trek 3x22 (1969/3/7) #22
“The Savage Curtain” ★★

自稱是林肯總統的不明生命體出現在企業號的觀測螢幕上,他邀請Kirk和Spock到行星表面,原本充滿熔岩的無生命行星突然出現一塊適宜人類生存的大陸,在此Kirk和Spock也遇見了瓦肯歷史上的偉人Surak。原來這一切是生存在行星上矽基生命體的圈套,一位自稱Yarnek的有著岩石外表的外星人現身在四人面前,他為了探索星聯的文明,從Spock和Kirk腦中的記憶製造出歷史上有名的偉人和惡徒,並要求Kirk進行善惡兩組人馬的生死決戰。

稱不上邏輯可言,但本集的趣味點在於讓美國林肯總統穿越到23世紀的企業號上,當然這不是真的林肯而是Kirk記憶中的形像,但Kirk 仍然依接觸新文明的任務目標決定認真以對。與此對應的是Spock心中尊敬的現代瓦肯人之父Surak。在戰爭當中Surak一再堅持尋求和平的勇氣,而林肯則表示殺人沒什麼光榮可言,但卻是結束戰爭的必要手段,算是展現地球人(美國人)和瓦肯人不同的智慧與價值觀,多少回到了前兩季辯證人類文明的主題。兩位偉人最後壯烈地為他們的理念而犧牲。

惡棍隊中知名的真實歷史人物則是成吉思汗,其他虛構的科幻人物較知名的是克林貢帝國的創始者Kahless(其複製人在TNG中登場),邪惡科學家Zora之後並沒有再被提及,但以上三人沒什麼戲份,反派代表主要是21世紀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的暴君Green上校,陰險狡詐的形像十分搶眼,雖然情節裏沒太多可發揮的戲份。

最後Yarnek質疑勝利的Kirk,善惡兩方成功的方法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Kirk回答雙方行使暴力的動機不同。Kirk並反問Yarnek他有何權利決定他人的生死?「和你們來到這裏的權利一樣,為探索新的事物。」「但我們是帶著和平而來。」「你們可以和平地離開。」

Star Trek 3x23 (1969/3/14) #23
“All Our Yesterdays” ★★★

企業來到即將面臨超新星爆炸的星系,曾有先進文明的行星現在已經空無一人,Kirk、Spock和McCoy來到行星上一處類似圖書館的設施,遇見神秘的圖書館員Atoz,他要求他們從館藏中選好各自喜歡的時代,不明究理的三人意外穿越時空通道前往行星過去的時代。Kirk來到類似中古世紀,當時人們仍然相信巫術的存在,打算將Kirk當成巫師押上宗教法庭審判;Spock和McCoy則來到史前冰河時期,遇見了另一位同樣來自未來的女性Zarabeth。他們各自必需找到回到未來的方法。

第三季即將結束時終於出現一集科幻設定十分有趣的故事,一個即將毀滅的文明,人們逃離末日的方法是穿越時間回到過去,Atoz則是留在現代的最後一位居民。開場的圖書館場面很引人入勝,雖然Kirk一直沒清楚表明來意造成和Atoz雞同鴨講是頗偷懶的處理,但眾人意外穿越時空通道的方式其實頗類似第一季”The 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

本集勝在設定與情境而不是故事本身,試想行星上所有的人逃入過去,雖然大家都存活下來,但也是另一種迎接文明終結的方式。特別的是穿越時空的人必需先經過時空處理器(Atavachron)的「處理」,變更他們的腦波與生理構造,以確保他們可以適應另一個時代,代價是不能再穿越回來,只要一離開設定的時代就會逐漸死去。這設定也沒什麼道理可言,Kirk三人並沒有經過處理,這穿越時間的限制只是讓他們暫時搞不清楚狀況罷了。

Kirk搬演了一齣Star Trek式平凡無奇的逃獄戲碼,他發現檢察官也是來自於未來,在兩人搞清楚情況後Kirk找到時空通道的方位回到了圖書館。更多的故事發生在冰河時期,McCoy涷傷後被帶到一處山洞休養,Spock發現自己愛上了Zarabeth,她是被這行星的暴君送往過去的囚犯,她說服Spock相信穿越時空通道就不可能再回去,三人必需留在冰河時期度過餘生。McCoy醒來後驚訝於Spock如此輕易放棄回到未來,兩人遂產生了衝突。此處另一個更沒道理的設定是,Spock逐漸失去理性變得情感衝動,McCoy的診斷是穿越時間讓Spock退化到五千年前瓦肯人的原始狀態,演員Leonard Nimoy再度精彩詮釋掙扎在理性與情感間的Spock,讓這情節仍然有動人之處。

也和”The 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一般,Spock在認清自己正逐漸失去自我後,兩人向Zarabeth問出了真相,回到了時空通道,Spock和Zarabeth上演跨時空令人心碎的道別。最終在千鈞一髮當下三人回到了企業號,超新星在企業號身後爆炸,毀滅了這顆文明消失在過去的行星。

Star Trek 3x24 (1969/6/3) #24
“Turnabout Intruder” ★★★

本來我已經準備好接受TOS的最後一集會非常糟糕,並且下評語認為結束在前一集將會更完美,非常可惜云云,但事實是本集一點也不糟,甚至還是第三季的前段班,若要說為何這一集會如此惡名昭彰,明顯的理由是故事觸犯了性別政治的禁忌,而且我也很難為它開脫。

企業號收到求救訊號前往某一行星尋找受困的考古團隊,最後的倖存者只有Coleman醫生和Kirk的舊情人Janice Lester博士。但這其實是Lester的陰謀,她和Kirk獨處時暗地啟動了特殊的異星裝置,兩人的心智互相調換,Lester成為了艦長,Kirk被困在女人的身體裏昏迷不醒。這一切源自於Lester無法成為星艦艦長,她認為奪取Kirk的身體取而代之她才能擁有艦長的權力。她雖然做過研究也熟悉星艦的運作,但在焦慮下情緒逐漸失控,引起了Spock和McCoy與其他軍官的懷疑,最終假冒的Kirk召開了一場審判,指控Spock和Lester(其實是Kirk)共謀叛變,並打算將他們處死以永絕後患。

靈魂互換是非常老式的科幻題材了,從親子互換、階級互換到男女互換,類似的情節出現在不少電影和電視劇中,最新的例子是日本動畫《你的名字》,最早構想來自於十九世紀的奇幻小說《Vice Versa》。本集的差別在於互換本身並不是意外神秘力量造成,而是惡意的陰謀,但看不同演員互相扮演對方的角色同樣是樂趣十足,尤其William Shatner不時流露出些許女性化歇斯底里的表演方式確實將Kirk的形像轉變成另外一個人。

性別上的呈現一直是TOS最弱的部份,女性船員總是穿著短裙並且需要男人的救助,前兩季時也經常和男性角色調情甚至被惡人的男性魅力所誘惑。外星女子外表總是非常美麗而且成為主角戀愛的對像。本集看來明目張膽地指出女人在心理上無法擔任星艦的艦長,而且還以女性化Kirk非常誇張的情緒反應來展現女人當家的危險。

有兩句爭議的台詞,第一句是在行星上Lester和Kirk談起兩人分手的往事:“Your world of starship captains doesn’t admit women.”(你們星艦艦長的世界不承認女人。)第二句是結尾時Kirk對Lester的事件下了欲語還休的結語: “Her life could have been as rich as any woman’s. If only… if only…”(她的人生原本可以和其他女人一樣豐富,要是…)第一句似乎指出TOS裏星艦艦長並沒有女性,雖然我們知道女性艦長出現在前傳ENT和之後的TNG開始的系列,尤其是VOY的主角Janeway艦長,但TOS似乎並沒有看過或聽過星聯有女性艦長,可是也別忘了就在第三季開頭前幾集,Spock向羅慕倫女艦長施展美男記的故事,而且試播集”The Cage”裏的大副就是位女性,或許更單純一點來看,Lester純粹就是沒有擔任艦長的能力,而她把這一切怪罪於她身為女性。至於第二句因為話沒說完,所以更可以有各種解釋。

問題是整個故事的核心邏輯在於Lester不接受自己女人的身份,認為只有身為男人才能站上指揮星艦的位置,雖然Lester身為反派也確實有心理上的不穩定才讓她策劃這樣犯罪的行動,但這不也代表23世紀的星聯確實在性別平等上可能有問題嗎?要追問這問題之前需要考慮的是TOS畢竟是六零年代的影集,”The Cage”的女性大副角色沒能在正式系列裏繼續,一部份也是源自於電視台高層的不認同,即使Star Trek 23世紀的世界再怎麼理想與先進,世界觀的詮釋仍然受限於當時的文化。如果把Lester當成是當代因性別身份受到壓抑而缺乏自信進而產生扭曲性格的人物,這角色的出現除了貼上仇女的標籤之外,是不是也可視為Gene Roddenberry在構思時試著處理女性所遭受的壓迫?只是他是以一個負面的角色來呈現。

William Shatner的表演就我看來還是控制在一個符合角色的合理範圍內,因為他演的是一位TOS裏的女人,適度的女性化的舉止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最起碼他並沒有開始化妝打扮並且裝女生的腔調,重點是他演出的是另一個不同性格的人,而且是心理偏差的人。當然如果將劇情人物改寫,仍然是由女性奪取Kirk的身體,只是並沒有性別上的焦慮而是為了其他的理由,甚至她可以冷靜地假冒身份指揮星艦不失控,那這就不是關於性別的故事了。但即使在現在性別處理看來不太正確的版本裏,其他角色也並沒有針對Lester的女性身份發表評論。甚至在Scotty和McCoy商討推翻Kirk,或是Chekov和Sulu拒絕執行假Kirk的命令時,觀眾感受到更多的是星艦船員們對權力和規章的思考,他們相信的不是指揮體系和指揮官的權力,而是星際艦隊規章背後的精神,這和性別問題其實並不相關。

當假Kirk指著Lester(Kirk)向Spock質疑就算Kirk真的是這位女人,艦隊也不可能把指揮權交給她時,這同樣可以有多重解釋,其一是身體處在不正常狀態下的Kirk當然很合理地無法接掌指揮,其二是這個質疑本身就是自我矛盾,如果觀眾已經認同這女人就是Kirk,又有什麼理由好質疑她指揮星艦的能力?我甚至有點期待女版Kirk能在危急時說服船員們相信她的指揮,這會讓故事更有趣,可惜並沒有發生。

另外原來Lester和Coleman醫生除了共謀關係之外,也算是某種戀人關係,這讓在男人身體裏的Lester和Coleman的對手戲有一些酷兒味,雖然兩人似乎在星聯的標準下是心理不正常的偏差份子,最後Lester回到自己身體後兩人悲傷地擁抱,多少讓人感到在這瘋狂的執念下有著多麼悲悽的情感關係。

總之這是一集充滿懸疑張力,又遊走在性別衝突邊緣的故事,小心翼翼卻非常政治不正確,我不知道是有意為之,還是演員和編導在演繹詮釋有所衝突下的結果?不管是William Shatner或Leonard Nimoy都不認同這集的劇本,但在拍攝時劇組才知道這是第三季也是TOS的最後一集,電視台沒有如前兩季預訂更多的集數,讓劇組沒法拍攝更完滿的結局。最後在2008年的重製版裏,特別為結尾企業號航向星際的畫面多加了特效場景,成為TOS中最美麗的畫面之一。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