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Trek 2x21 “Patterns of Force” 2x22 “By Any Other Name”

企業號追查失踪歷史學家John Gill的下落,來到一顆完美複製納粹德國制度的星球。2x21 企業號接獲求救訊號,很快地Kirk就發現這是陷阱,他和外勤隊被神秘外星人用高科技武器控制。

Star Trek 2x21 “Patterns of Force” (1968/2/16, 製作序第23集)

企業號追查失踪歷史學家John Gill的下落,來到一顆完美複製納粹德國制度的星球,其中統治者艾可斯星人(Ekos)屠殺來自鄰近行星的移民吉昂人(Zeon)。Kirk和Spock前往探查時被納粹拷問監禁,逃脫後又接觸了吉昂地下反抗組織,他們決定策劃潛入行動,和納粹的元首見面以找出真相,而這位元首正是Kirk尋找的地球學者John Gill。

或許Spock在劇中的台詞可以說明這集的魅力:
“Captain, I’m beginning to understand why you earth men enjoy gambling. No matter how carefully one computes the odds of success, there is still a certain… exhilaration in the risk.”
「艦長,我開始理解你們地球人為何這麼喜歡賭博,不管如何仔細計算成功的機率,冒險本身仍然多少讓人…振奮。」

總之又是一集充滿冒險和動作的穿越劇,在各種扮裝、諜報、納粹親衛隊和蓋世太保之外,讓故事保持懸念的是追問何以納粹會在遙遠的星球捲土重來,John Gill最後給出的答案或許過於簡化(追求文明的效率將招致可怕的後果),但我想就現代觀眾來看,更有感的教訓是「就連歷史學家也沒法從歷史學到教訓」。 “Even historians fail to learn from history…they repeat the same mistakes.”

Star Trek 2x22 “By Any Other Name” (1968/2/23, 製作序第21集)

企業號接獲求救訊號,很快地Kirk就發現這是陷阱,他和外勤隊被神秘外星人用高科技武器控制。這群為數不多的異星人來自仙女座星系,是凱爾文(Kelvan)帝國派來的前鋒,原本是高智慧的非人形生物,改造成人類的肉體為了探查人類文明,以做為帝國未來征服的目標。這群侵略者的船艦墜毀後,他們控制了全體船員將企業號改造成更快速的星艦,挾持所有人一起踏上長達三百年的返鄉之途。

外星人企圖奪取企業號的故事已經不新鮮了,不過這次他們用的神經元麻痺裝置感覺很炫,不明投射裝置可以把人轉化成一個拳頭大小的方塊再轉變回來,當他們把一位不幸的船員變成的方塊在手上捏碎時,是很有駭人效果的科幻殺人方法。而企業號為了離開銀河系,必需穿越「銀河屏障」(galaxy barrier),Kirk陷入決定是否要趁機啟動自毀裝置和敵人同歸於盡的掙扎之中。屏障之後是一大片空無的宇宙和遠方的仙女座星雲,在重製的特效畫面下實在太美了。(銀河屏障其實在第一季的試播集”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就出現過,企業號試圖穿越時神秘的電波造成兩位船員的大腦開始急速進化。)

故事前半段創造了頗為逼人又充滿想像力的危機情境,據說原始的劇本更加黑暗,外星人在穿越屏障後決定大量處死沒有用處的船員,還強迫剩下的船員們交配以生下三百年旅程所需的奴隸,這一切當然沒通過電視台高層和製作人Gene Roddenberry的許可。在大幅改寫後,故事發展有點莫名其妙變成了一部輕喜劇。在企業號上所有人都被轉成方塊後,剩下尚有利用價值的核心成員被留了下來,他們發現凱爾文人尚未適應人類肉體所帶來的「感官刺激」與「情緒」,於是各自想盡辦法刺激對方,包括Spock下棋、Scott拼酒、McCoy注射藥物,當然還有Kirk試圖引誘美女外星人。最後胡鬧一場後,凱爾文人終於發覺身為人類的美好,於是放棄遵守三百年前帝國的命令,接受Kirk的友好提議決定在銀河系定居下來。

不過二十分鐘之前觀眾還覺得這些外星人冷酷邪惡地讓人想殺了他們,沒想到結尾竟然看到Kirk艦長和他們握手言和有說有笑。套句 Cochrane的說法,23世紀人類的道德價值讓人難以恭維,雖然實在很難以人類的價值觀來度量原本缺乏感情的外星生物。標題”By Any Other Name”取自莎士比亞,玫瑰就算有了別的名字,聞起來依然芳香,在此比喻著人類的感官本能定義了身為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