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Trek: Discovery 發現號 1x05

Lorca艦長被克林貢人綁架刑求,同時遇見了意外的獄友。發現號的孢子引擎因不斷傷害導航的水熊蟲而陷入停擺的危機,Stamets必需冒生命危險孤注一擲。

Star Trek: Discovery 1x05 (2017/10/15)
“Choose Your Pain”
★★

Discovery的第5集或許是目前最像傳統Star Trek的一集,我們有萬年老梗艦長被俘虜然後又逃脫的戲碼,和面對外星生命存續的道德兩難困境。

Lorca艦長被克林貢人綁架刑求,以換取孢子引擎的情報,同時他遇見了意外的獄友,來自TOS的丑角人物Harry Mudd。老實說這條故事線比較像是為了介紹新角色的登場,以及提供更多的角色背景描寫,表面上的俘虜與逃脫情節頗為乏善可陳。這位較年輕版本的Mudd雖然不乏原始角色的幽默感,顯然是更為陰暗,我們看到他自私自利下讓其他人付出的代價,但本集他最重要的作用,看來是替觀眾逼出Lorca的背景故事。

Lorca接掌發現號之前的上一艘星艦在與克林貢人的戰役中毀滅,他不但沒有與星艦同生死,反而是唯一的生還者,甚至他還自白是他親手炸毀自己的星艦,以免船員們遭受俘虜後會面對更悲慘的命運。這聽來很陰暗很悲慘,但這仍然無法解釋他選擇獨自逃生的決定與動機,或許未來還有機會更詳細解釋,但我已經有點厭煩劇本不斷丟出未完成的概念。

同時另一位獄友,Ash Tyler中尉也做為新角色正式登場,他自稱自聯星戰役後就被俘虜,能在克林貢船上存活七個月的原因,是由於艦上的女克林貢艦長L’Rell喜歡他,大概是拿身體交換活命的意思。為此Lorca還當面嘲笑了L’Rell一番關於人類和克林貢人「器官數目不合」。

(以下有未來劇情可能的猜測,慎入)

關於克林貢人的跨種族性愛在Star Trek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不過這不是這裏的重點。按Memory Alpha登記的資料,這位L’Rell就是上一集才和Voq一起逃出的同一位L’Rell(英文CC字幕也證實這一點),而故事中的時間那是三週前的事,也就是L’Rell不可能擔任這艘船的艦長,並且和Tyler恩愛了七個月。如果再研究演員表的話,就可察覺Ash Tyler的身份十分可疑,顯然他會是之後情節的重大伏線。

於是這整場俘虜戲可能是別有陰謀的煙霧彈,Ash Tyler甚至是Mudd都可能扮演了和表面情節不同的角色。聽來是很酷的轉折,也解釋了為何Lorca如此容易就和Tyler順利逃出。這一切都是網路上已經在傳的猜測和理論,如果真是如此,會不會太容易被觀眾破解了呢?或是這也在編劇的設計之中?

(防雷線結束)

同時發現號的孢子引擎因不斷傷害導航的水熊蟲而陷入停擺的危機,Michael試圖向Saru提出警告,但因援救艦長任務在即,Saru下令Michael先別管水熊蟲的死活。當然Michael又再度私下抗命,她聯合了Stamets和Tilly一起研究替代水熊蟲的方法,看來最有可能的方向是,將水熊蟲的DNA注入相容的生物中,以獲得和孢子溝通的能力。而這最有可能的生物就是人類。

當發現號跳躍後身陷克林貢領空,而水熊蟲因不堪折磨進入假死狀態,Statmets面對了兩難,他該冒著殺死水熊蟲的危險試圖喚醒牠,還是讓發現號因無法再度跳躍而陷入險境?當然他做了第三種選擇,他將水熊蟲的DNA注入自己的身體,代替牠成為孢子引擎的導航生物。情節將這段落處理成像是觀眾無法預見的意外轉折,但在我看來也並沒那麼意外,應該說這也是十分經典Star Trek的命題,角色通常會為了更高的道德原則而犧牲自己。而這裏的敘事手法並沒有真的製造出太多曖昧模糊的空間,也就說不上會讓人感到驚訝。

Statmets的決定看來會為後續的情節製造更多神秘的變數,他在發現號跳躍的瞬間感知到了橫跨銀河系的孢子網路,而本集的最後那不合常理的鏡頭又代表了什麼?和之前被人爆出來的鏡像宇宙有關係嗎?

三集的時間水熊蟲的故事就來到了結尾,Michael最後將假死狀態的水熊蟲釋放回宇宙之中,牠再度活了過來並跟隨孢子進入宇宙的深處。而這也讓Michael和Saru之間的心結來到一個暫時的和解,Saru承認他過去一直很妒忌Michael,而Michael則將Georgiou艦長的遺物轉送給他。有趣的是這一切似乎來自於Statmets那短暫的自我犧牲(或者說是對科學的執迷?),戰爭扭曲了星聯的價值觀,而在Lorca艦長缺席之下,發現號船員則企圖導正原本的錯誤,水熊蟲的死去與復活於是同時成了一種象徵。

這一切的神秘與伏筆,關於如何堅守星聯價值的隱喻,關於可能難以想像的科幻超展開,都讓人十分期待後續故事的發展。不過我總有個感覺,就是編劇群還在摸索Discovery的風格,如何讓故事鋒迴路轉又不失情理,如何為角色製造衝突但又有一致且合理的性格?如何讓情節不斷延續的同時又不讓觀眾陷入漫長的等待?目前看來都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

光看目前關於戰爭的描寫就很難讓人信服,發現號不斷依Lorca的意志衝到前線執行任務,卻看不出有何大戰略可言。發現號和Michael或主要角色們都看不出有何明確的目標,一直處在等待事件發生的狀態,而做為連續的長篇故事,最近兩集卻開始讓人覺得停頓了下來。或許這三集還在建立角色與埋伏筆的階段,希望接下來的故事能讓人覺得等待是值得的。

其他種種

  • Saru列出授勳最多的星艦艦長名單,這看來是給星艦迷的彩蛋,我們看到很多熟悉的名字,除了前傳系列Enterprise的Archer艦長,剛死去沒多久的Georgiou艦長,和TOS的企業號前艦長Pike,還有一些TOS中曾短暫出現過的艦長。不過我不算是那麼瘋迷的星艦迷,這名單沒引起我太大的興奮,倒是Saru想要激勵自己身為代理艦長的這件事是滿有趣的角色細節。
  • 克林貢人「選擇你的痛苦」的折磿方式聽來只是編劇設計來裝模作樣的。Lorca遭受的酷刑在觀眾的感受上並沒有特別強烈。當然這整場戲可能原本就只是煙霧彈,但實在經不起細想是否也是Star Trek的傳統?
  • L’Rell被毀容的設計有點廉價,更怪的是她和Tyler打了一架,以及差點被Lorca一槍射死,不禁覺得她這險也冒的太大了點。
  • 國外星艦迷很在意Star Trek首度出現的F髒話,不過身為非英語為母語的觀眾就沒太多感覺了。
  • Culber醫官本集戲份比較多,也正式向觀眾公開他和Stamets是一對同居情侣的關係,角色之間談戀愛也是Star Trek的傳統。
  • 說到戀愛,未來Ash Tyler似乎和Michael之間會出現一些化學反應,編劇的把戲真是呼之欲出了。製造預期也是留住觀眾的方法。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Alfredo Liao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