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龍一:終章》(Ryuichi Sakamoto: Coda)

這部紀錄片從坂本龍一為311東日本大地震的災民演奏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開始,然後拍他參與日本的反核抗爭,接下來交代他對環境意識的覺醒,開始在他七八〇年代電子音樂之後加上環境聲響,對於人類生活空間的追求,以及他抗癌的一些過程,以及與其他電影導演合作的經過,還有他如何深受塔可夫斯基作品的影響。

看這部紀錄片很棒的是可以快速聽過四十年來坂本龍一的音樂歷程,也聽到他講一些八卦,比如演出大島渚《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時,他很樂意演出,卻故意提出要求讓他寫配樂才要演。以演員身份進入《末代皇帝》劇組,卻被要求寫一段配樂給溥儀滿洲國登記的場景使用,在他的戲殺青後又被製作人抓去寫配樂,兩個禮拜寫完他的部分,接著錄音。

這部紀錄片呈現的坂本龍一,是他去災區、演奏、工作、練琴、過往的片段,但仔細一想,電影裡看不到其他人,沒有家人沒有工作夥伴,沒人跟他交談。雖然連刷牙都拍了,但其實沒有真的的生活味道。可以推測這一切都是坂本龍一願意給他人看到的樣子,而不是紀錄片導演可以自由創作呈現的。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陳懷恩執導的餘光中紀錄片《逍遙遊》,就是呈現余光中想被人看到的樣子。余光中身上一堆亂七八糟的爭議,紀錄片裡一點都沒出現,都被用逍遙派的天山六陽掌給推掉了。坂本龍一沒余光中那種大爭議,所以《坂本龍一:終章》即使是呈現傳主想被看到的樣子,那也不若《逍遙遊》那樣令人不悅,就只是顯得浪費了。坂本龍一想被看到的樣子,平常就表現在他音樂裡了,再用電影表現一次,當然是把音樂理念說得更清楚一點,但也讓紀錄片失去了成為一部獨立作品的機會。

(2018/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