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科技系列:維梅爾AR暈眩

施 登騰
Jan 25 · 16 min read

本篇改編自個人臉書網誌:№94 【把第一次AR暈眩獻給維梅爾】

Pocket Gallery在行動版Google Arts and Culture上的介面截圖。

這還是第一次在體驗AR應用時發生數位暈眩,經歷過Google Cardboard、Gear VR、Oculus Rift、HTC Vive、Acer Windows MR/VR的考驗,且有多年搭公車通勤時打字(這段文字就是在車上敲出來的)、看書的磨練,竟然會在體驗Google Arts and Culture在2018年12月時推出的【Packet Gallery】 ARCore 數位應用服務~Explore the complete works of Vermeer(探索維梅爾畢生作品)後,有點想吐。這AR虛擬美術館應用是Google 使用自家的ARCore(android裝置)以及Apple的ARKit(iOS裝置)在行動裝置上所提供的AR展示技術,「Pocket Gallery AR虛擬美術館」中的38件作品更是來自7 個不同國家的18個博物館/美術館精品。這數位服務能把展示維梅爾作品的AR虛擬美術館放到口袋攜行,隨處就能把這座美術館「膠囊」從Google Arts and Culture App打開放置。

在中國科技大學互動娛樂設計系【數位展示競藝場】實驗室打開的AR虛擬美術館。iPad螢幕截圖。
在中國科技大學互動娛樂設計系【數位展示競藝場】實驗室打開的AR虛擬美術館,點擊即可進入展區欣賞畫作,實驗室的設備就在旁邊,相當有趣的虛實整合畫面。iPad螢幕截圖。
【七龍珠】中的富家女布馬隨身攜帶「膠囊」,可以隨時變出摩托車、汽車、甚至房子。圖片來源:https://lh3.googleusercontent.com/I_5VDlpc-30vHu232-Q_mPXwUB0hVj2cWhdpuvBs9_DuFEBNkhQzE9n9k5X3aYY0jUIN=s85

談談AR Pocket Gallery

就像前面所說,這數位服務是在2018年12月於Google Arts and Culture推出的,當時正寫了幾篇數位科技應用,特別是AR部分。然而沒特別即時介紹是因為「並・不・好・用」

幾個觀點來說明:

先從Pocket Gallery發表後的一些報導標題來看是如何宣傳與定位的,也順便分享這些報導連結:

依本系列網誌之閱讀分享習慣~劃重點:口袋美術館、擴增實境、維梅爾畫作,部分報導則有提及此App可一次欣賞各館的維梅爾畫作。依據數位科技與展示科技應用的分析,也可以整理如下:

  • 內容:維梅爾畫作、世界各地所藏維梅爾畫作。共有來自7個國家18個博物館/美術館的38幅畫作。均能提供高解析度的畫作欣賞品質。
  • 技術:擴增實境(ARCore、ARKit),採空間辨識,不需再另外下載App,並且在不同系統行動裝置中提供相對應的AR技術,使用觀賞品質更為流暢。且目前的AR技術能允許透過AR偵測將虛擬物件留置於實體空間後即刻定位,沒有離開辨識標誌或定點即需再重建的困擾。且AR物件均擬真,因為透過強化影像偵測與追蹤功能,能自動反應真實世界的光影,使AR物件更具真實感。
  • 應用:口袋美術館,符合行動化與數位化應用的「自行攜帶行動載具(Bring Your Own Device,簡稱BYOD)」趨勢。也相當能展示Google Arts and Culture的世界化展館平台Global Exhibition Platform功能(這也是最令人欣羨的)。

這也符合個人所分析歸類之「5大AR展示科技應用類型」中的3大類如下:

  • AR技術應用的「無所不在的博物館學習(Ubiquitous Museum Learning)」。
  • AR技術應用的「實境虛擬展品(Virtual Exhibits in the Real Scene)」。
  • AR技術應用的「擴增資訊服務(Augmented Information Service )」。

因此,如果談及此Pocket Gallery數位典藏加值應用的定位,也就是:透過「個人行動裝置」的「AR功能」提供「實境虛擬博物館數位服務」以在「隨時隨地」去欣賞「世界各博物館/美術館」之高解析的「維梅爾畫作數位典藏」精品。

不難理解,這其實是Google Arts and Culture與Google Expeditions功能的總集成。也就是「Featured Theme(線上主題策展)」+「Street View(館內街景視野)」+「Zoom in放大細審」+「AR擴增實境(Google Expeditions推出之數位服務)」,因此很強大。

Google Arts and Culture平台會定期推出許多精彩的策展/報導主題,其中的數位典藏藏品就都是來自世界各大博物館與美術館。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
Google Arts and Culture平台也將Street View小黃人帶進博物館中,是Google Map功能的博物館室內導航延伸,最近則強推戶外文化場域的街景視野應用。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
Google Arts and Culture平台也建置與提供世界各地文化藝術精品的高解析圖以供作細節賞析甚至研究。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
以AR/VR數位科技進行教育推廣的Google Expedition App中自然有很好用的AR服務。

既然Pocket Gallery集合了這麼多先進、實用、好用的數位服務,為何覺得「並・不・好・用」呢?覺得有必要進行相關介紹,以及推介各位體驗前,說明一下。

以慣常臭臉找到的18世紀荷蘭友人G.J. Schacht。
  1. 使用時機不合: 在12月6日(週四)吃早餐等上班,發現在半年一次修髮日前,大概只能是長得像歐洲18世紀版畫人物的事實,也發現Google Arts and Culture推出Pocket Gallery新功能。但正坐在咖啡館中,空間不大,即使打開Pocket Gallery,要欣賞也不是很方便。除非是像上面介紹所見的圖一樣,是在比較大的空間中,而且是使用平板去開啟此數位服務,就能有比較好的使用經驗。
  2. 數位內容不適: 個人不容易被數位科技打動,但很重視數位典藏品質。如果Google Arts and Culture 提供維梅爾專題策展的「Featured Theme」,而且可以直接連結其所典藏的博物館/美術館、以更多的介紹內容、有更方便且實用的Zoom in功能。那麼,Pocket Gallery對個人來說,就是噱頭。要好好欣賞維梅爾畫作,個人嚴選「Featured Theme」。
  3. AR功能不佳: 個人承認這點是嚴苛了,但畢竟已把第一次AR暈眩,還為此篇的說明照片截圖而再次體驗AR暈眩,所以真心覺得「功能不佳」。個人是真的喜歡宛如拿出「膠囊」變出「AR虛擬美術館」的炫技,小小的美術館在地板或任何平面上,可以俯視把玩。一經用手指點擊所選展區,AR虛擬美術館就在螢幕中「放大」,讓觀者以第一人稱置身其中。然後就進入類似小黃人的Street View功能,可以在展區遊走,而暈眩想吐也就從此時開始。接著不論是用走的,或用手指滑動的,只要「站定」在任一畫作前面,就能近距離欣賞,AR畫面也在此時開始不穩定,越想細看細節就越晃。於是獻出處女數位暈眩……
  4. 加值實用不足: 畢竟是以數位典藏加值應用的觀點去使用這數位服務的,就像前面根據許多報導所劃之重點:口袋美術館、擴增實境、維梅爾畫作,一次在家裡、咖啡館、教室、廣場遍覽38幅維梅爾畫作,怎不愛?但如果體驗過Sketchfab的Cultural Heritage and History選單中的AR文化遺址、也愛用Google Expeditions中的AR數位體驗(詳見№89 【從「數位鑑藏觀」檢視「數位AR實境策展」技術】)。就會覺得其實這應用沒有很創新,甚或是還在實驗階段,雖然能提供未來AR應用在展示科技上的實際想像與進步。
Sketchfab的Cultural Heritage and History選單中的AR文化遺址

也因此,個人僅建議淺嚐即可。

要在欣賞維梅爾畫作與歷史的過程不想暈眩,或許試試Google Arts and Culture上的其他選擇像是「維梅爾的生平與作品」。

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exhibit/7QJSwPUDfZ8qJA?hl=zh-TW

使用AR Pocket Gallery

使用上不難,但請用手機或平板開啟Google Arts and Culture App,因為這功能並不適用於電腦。接著透過圖片說明使用步驟:

開啟後,需移動行動裝置自動掃描偵測可以置放AR物件的平面。
偵測完畢後即能置放AR 維梅爾畫展展館!
AR 維梅爾畫展展館放在地板上宛若小型玩具屋,但裡面確實依展區佈置有很多畫作精品。
能以巨人視野俯視AR 維梅爾畫展展館,一經點擊所選定的展區就可以「進入」館內(tap to enter)。
可以從螢幕上看到進入AR 維梅爾畫展展區,許多畫作都已分主題掛在牆上,接著就像玩Google Map小黃人或Google 虛擬博物館一樣,用走動或手指在螢幕點擊滑動就可以在展區自由遊走。
AR 維梅爾畫展展區都是沒有天花板的。
就像前面說的,進入AR 維梅爾畫展展區就能看到許多畫作都已分主題掛在牆上,接著就是像觀眾一樣去欣賞。
一旦走近畫作或將畫作拉近到一定距離,約實體世界的1.5公尺,就會出現數位說明卡(Digital Label)方便觀者在欣賞畫作時,也可以了解深入資料。
其實還可以看到更細部的特寫,但AR畫作在此時開始晃動。畢竟趨近後,手持裝置的微小晃動都會造成視點的移位,AR物件相對定點偵測也就變得困難。所以當時在畫面上看到畫面左右前後晃動。也因為為了專注與穩定定點,所以就會有暈眩感!
再以此作為例,分享此Pocket Gallery確實可以提供類似Zoom in的數位典藏畫作欣賞功能。
這是當時能抓到最特寫的細節了。很是精彩!

想像AR Pocket Gallery

前面介紹應該可以讓許多人有興趣試試Pocket Gallery的功能,欣賞維梅爾的畫作,特別是大家喜歡的【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戴珍珠耳環的女孩】,這是非常具指標與宣傳效果的名作。

前面引述的“Google’s AR Pocket Gallery turns your phone into an art museum~You can see Vermeer paintings as if you were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m.”報導中,也特別寫著: The search giant has introduced a Pocket Gallery feature to its Arts & Culture app that uses augmented reality to create virtual art galleries, starting with one dedicated to classic Vermeer paintings (yes, including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curated by The Hague’s Mauritshuis museum.那句「 (yes, including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很重要。

但請相信如果要看到她的明眸、皓齒、珍珠耳環,是要付出代價的,所以下圖是透過Zoom in功能完成的截圖,用電腦跟行動裝置都能看到,請點擊: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asset/girl-with-a-pearl-earring/3QFHLJgXCmQm2Q

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asset/girl-with-a-pearl-earring/3QFHLJgXCmQm2Q
截圖自: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asset/girl-with-a-pearl-earring/3QFHLJgXCmQm2Q

記得當時在2018年4月27日,ICOM MPR(國際博物館協會 行銷與公關委員會 )粉絲社群,有個留言 「Are we facing the new era of museum communication?」分享了一則 ArtNet News上的報導~「The Robots Are Coming (for Your Docents): Meet Pepper, the Smithsonian’s New Automated Tour Guide 機器人導覽員來了:史密森尼博物館的自動化導覽~Pepper」後,個人據以寫下:№26 【博物館&Pepper?!嗯…可以不要嗎?】,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相信這樣的觀察,也同樣適用於Google的Pocket Gallery應用。下面請容非學術用途的過量引用。

當時用了「目前更好的選擇」以及「科技不該只是工具」兩個觀點去談。

  • 「目前更好的選擇」

是「導覽員會說話」比較好?還是「博物館會說話」比較好呢?這不是偏廢問題,而且兼有之時的選擇問題。個人支持「博物館會說話」,也寫了篇【如果博物館能說話?!The Voice of Museum】,在過去讓文物/藝術自己說故事不過是個構想,目前卻因為新科技,而已成為可期待的可能(目前已有產品與服務可以體驗)。所以,假設大家都知道展館裡有很多故事~「藝術/故事、文物/故事、展品/故事」,但誰說故事?這裡不談博物館與民眾在專業知識上的差距,談「說故事」的需求。是「導覽員」或者是「自己」呢?答案是「自己」。應該提供更多資源與支援讓觀眾自己為自己導覽。

  • 「科技不該只是工具」

個人在【貧型博物館展示科技】序論中就說:讓「展區實體藝品/親眼體會」與「數位轉譯成品/科技體驗」各司其職、各有目的又何妨?這才是最務實的用法。而且也提出「以數位科技為主要目的」的觀點,不需遮掩與繞彎,因為多數的「博物館數位展示科技」是以「擴增Augmented」形式,使以原作為主體的博物館參觀活動能提供更便利、更有趣、更豐富的資訊加值方式。應該認真使用博物館展示科技,用它來把觀眾「說故事」、「聽故事」的能力用在展品的欣賞上。

最後,也在此引用史密斯尼博物館Pepper專案開發總監Rachel Rachel Goslins在接受訪談時提出的企圖心與說法:

“As museum professionals, there’s a temptation to chase new technologies as the answer to staying relevant and feeling contemporary and getting those millennials in the door,” she says. “It’s easy to confuse a strategy with a tool, though. Technology is just a tool; if it’s not solving a problem, then it’s just a gimmick.”
“作為博物館專業人士,確實有種誘惑去追求新科技以保有現代感,並讓吸引年輕族群入館。“ “然而,這也很容易將「策略」與「工具」混淆。科技只是一種工具,無法解決問題的科技不過是個噱頭。”
Rachel Rachel Goslins女士。圖片來源:https://news.artnet.com/art-world/smithsonian-introduced-interactive-robots-facilitate-viewers-experience-1274915#.WulQM0zECPY.facebook

很同意Rachel Goslins女士的看法。

「科技只是一種工具,無法解決問題的科技不過是個噱頭。」

誠然如此,以現階段的應用體驗來說,Pocket Gallery是個噱頭,而且覺得「並・不・好・用」。但因為【維梅爾】,所以把第一次AR暈眩獻給他。

未來在使用數位展示科技時,也應記此。

數位轉譯職人誌

以數位轉譯為文法,以展示科技做論述,以專業職人角度,從學術、技術、研究、研發入手,分享博物館科技的觀看之道。

施 登騰

Written by

一位大學教員,同步寫數位展示科技與中國文物鑑定。長期研究與分享「Connoisseur系列」、「博物館科技系列」、「數位轉譯系列」、「數位科技系列」等領域之資訊與知識。所發表之相關專文可見於:【數位轉譯職人誌】:https://medium.com/artech-interpreter

數位轉譯職人誌

以數位轉譯為文法,以展示科技做論述,以專業職人角度,從學術、技術、研究、研發入手,分享博物館科技的觀看之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