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造就了中國的產品設計

標語治國

在今年十月中的時候,我離開了踏入職場的第一間公司,三年多的時間真的收穫很多,也有著滿滿的感謝。接著我便隻身來到上海,迎接新的工作與挑戰。

從第一天入職到現在雖然也才三個多禮拜,日常生活也稱不上是驚濤駭浪,但確實在多個方面都體驗到了所謂的 culture shock,也被上海的地鐵狠狠地上了一課。當然這些體驗有好有壞,但我今天想聊的是關於中國企業在思考產品策略時的一些特殊觀點。


Too young, too naive

身為一個產品設計師,悉心研究海內外的各種應用,也是很合邏輯。看看中國用戶量靠前的幾個 app,淘寶、微信、天貓、京東等等,再看看西方國家的產品,你應該能夠輕易地發現在產品設計上兩者之前存在著許多差異。不單只是外觀上的 Look & Feel,在內容策略、產品運營以及用戶旅程(User Journey)上都有很不同的設計觀點。

雖然以設計師的角度看來,中國的 app 看起來都特別的複雜且擁擠,或者說「噪音」比較多。你可以在一個 app 上查地圖,同時又可以訂餐廳、叫計程車、買樂園門票、繳手機話費等等。包山包海的內容與服務雖然滿足了用戶多樣化的需求,但同時也很容易讓人在裡頭迷路,一入豪門深似海。反觀西方國家的產品設計相對來說就顯得更為簡單、專注與安靜,但這幾年似乎也有漸漸往中國靠攏的趨勢,希望只是我的誤會。

在來到上海之前,我一直都將西方的設計理念奉為圭臬。產品必須是專注在某個特定的情境、滿足明確的需求,並且將其體驗做到極致。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夠有效率地運用有限的資源,逐漸創造與其他競爭產品之間的差異化。決定不做什麼和決定做什麼同等重要,因為你手上的資源肯定是有限的,必須確保這些資源能夠投放到最有價值的業務上。

這讓我想到 Steve Jobs 曾經說過的一句話:Focusing is about saying no.


中國模式

然而,這樣的思維套在中國的產品上似乎就不太適用了。如同我前面所說,中國的 app 不僅在視覺上密度極高,在功能上更是極盡所能的無所不包。那麼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被西方國家所遵循的這套設計理念到了中國,就像走進了死胡同一般,走不通了呢?

這是我一直以來抱持的疑問,而在上海工作的這短短三個多禮拜的時間,與公司內的幾位產品經理聊聊,稍微了解未來的產品策略之後,我發現一個蠻有趣的現象。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所擘劃的產品範圍往往都是大得嚇人,他們思考的不僅僅只是單個接觸點(Touch point),而是會去想到整條 End-to-End User Journey,甚至是成為一個面(Platform、Ecosystem)。

這樣的思維如果放到台灣、日本,甚至是歐美,大家可能只會覺得這種產品策略眼高手低,不切實際。但倘若放在中國的環境,以龐大的資源、市場規模、人口紅利等等去栽培,此時看似不合理的 Product scope 都會顯得合理,我們會開始期待養出一隻龐然大物。

舉例來說,Tinder 作為在歐美十分受歡迎的交友軟體,它的產品接觸點也只停留在當兩人 match 之後能夠開始聊天的階段,但聊天實際上只能算是開啟一段人際關係的起點,而非終點。Tinder 為什麼只停留在「配對」這一步?想必是產品團隊經歷了審慎的思考與評估,才做出這樣的決定。然而,假如以中國的產品思維來設計 Tinder,我想用戶配對之後還有著許許多多能夠延伸的功能與服務。例如,每週一次的星巴克買一送一活動,僅限與配對成功的使用者一起在線下進行購買;訂餐廳的服務、電影優待票、心理測驗小遊戲,等等。鼓勵使用者無論在線上或線下都有更深的 engagement,也讓使用者有一個約對方出去的藉口。比其他產品往前或往後多做一步,這就是盡可能地做到 End-to-End User Journey 的思考邏輯。


Nature selects, the fittest survives.

大家應該都同意,環境會影響一個人的思考、性格、行為、價值觀。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麼一句名言。而這種現象放到市場上來看也有其合理性與邏輯依據。

中國的市場環境確實與其他國家有所區別,但究竟是哪些因素造就了中國目前互聯網產品的趨勢與特色?其他國家能否從中汲取到成功經驗?我想還是要回歸到環境的這個層面來理解。

環境能夠造成影響的因素太多太複雜,實在沒辦法鉅細靡遺地分析,我只能以我目前所觀察到的現象結合我的觀點,提出以下這幾個切面,嘗試分析是哪些因素造就了中國互聯網產品的趨勢與特色。

資源

作為一個產品開發團隊,盤點手上擁有的資源是制定合理的 Product roadmap 時的關鍵步驟。時間資源、人力資源、金錢資源等等,手上有多少資源就做多少事,這就像是產品開發的等價交換原則。即便近幾年中國的經濟發展逐漸趨緩,但中國互聯網產業依舊是資本爭相追捧的對象,不計其數的資源被投入到各式各樣的商業模式當中,中國企業所擁有的資源,是其他地區所無法想像的。

當你有錢又有人,以邏輯上來說開發時間就能夠盡可能地被壓縮,Product scope 也有可能從原本的最小可行產品成長為 total solution。這就是中國以驚人的資本聚集程度和速度所達成的一道最美的風景。

市場規模

根據今年初中國工信部所揭露的官方資料顯示,中國的行動裝置用戶數已經達到 14.4億。這個數字怎麼理解?大約就是美國總人口的 4.5 倍,日本總人口 10 倍,台灣總人口的 60 倍。中國的市場規模基本上就是另一個層次的概念,許多新創企業也是得利於這樣的人口紅利,依靠互聯網經濟的長尾而生存下來。大企業更是如此,當主力產品的用戶量和營銷渠道足夠強大,即便只是針對 niche market 提供的小功能,都能夠佔據相當可觀的市場份額。

其次,隨著中國一二線城市的人口紅利逐漸消耗殆盡,搶佔現有用戶的時間與注意力便成為互聯網下半場的戰場,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幾乎每個產品都有電子錢包,幾乎所有產品都在玩積分商城、每日簽到。因為它們想要透過更多的產品功能創造更多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延伸原有的 user journey 讓使用者在該產品投入更多的時間與注意力,拉抬日活躍用戶與留存率。這也是為什麼這些中國的 app 越做越大、越做越複雜。

但前提是,你要有資源。

人治社會

這大概是我來到中國之後體會最深的觀察。「守法」這件事對於大多數的中國人民來說輕如鴻毛。從汽機車各種危險變道、逆向行駛,行人無視燈號的穿越馬路,電瓶車的喇叭聲在各個街區間綿延不斷,到地鐵站裡屢見不鮮的逃票與入口安檢表露無遺的形式主義,原來這就是我們經常耳聞的狼性。

也因為法律的強制力在中國普遍薄弱,使得「人治」這一套生活邏輯更行得通。任何事情都可以談,只要你願意開口。產品想實作的功能會牽涉到其他競品的內容?先做了再說吧,反正沒有明文規定禁止,就算有也都還可以談。這也讓我聯想到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馬蜂窩資料造假事件。


總結

中國的互聯網思維與產品設計非常地與眾不同,它是身處在得天獨厚的特殊環境中漸漸演化而來,最終倖存下來的物種就是最能夠適應當下環境的樣貌。我認為中國的成功經驗很難複製到其他國家,作為設計師也不該一味的複製中國的 Design pattern,因為面對的環境不同,擁有的資源不同,想解決的問題更不相同。

設計沒有所謂的 Best Practices,只有在商業、技術與用戶需求三者之間的 Well Bal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