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位設計師的使命

Avanor Lu
Avanor Lu
Jul 18, 2018 · 12 min read

之所以會開始在這裡寫東西,本來只是單純想要紀錄自己所學,順便分享一下當作複習,畢竟也常在網路上得到許多前輩們的無私經驗分享。只是前兩篇文的迴響讓我有些驚訝,收到了遠比預期還多的回饋,甚至上篇文章還有些想轉換跑道的朋友們私訊來詢問我,該怎麼成為一位 UI 設計師?

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個人對於設計師的定義,但坦白說,比我厲害的設計師前輩多得是,我的回答不見得正確。不過如果可以,我很樂意當那個拋磚引玉的人,歡迎其他前輩分享。

其實,以前在景觀系時有個教授就曾說過,一片草地在那邊,其實什麼問題也不會發生。但一旦人把路走出來了,草地開始隱約有了路線。路線開始複雜以後,久而久之,人們就開始想要改善動線。這就是『設計』開始介入景觀,一旦你解決了問題 A,問題 B 可能就出現了。但這就是抉擇,『設計』永遠無法完美解決所有問題,身為『設計師』,我們必須盡可能衡量各種狀況,取得一個平衡狀態的最佳解。

坦白說,當初我還一知半解,但這席話一直在我心底發酵。直到進入職場後,我才終於漸漸領悟其中道理。

『設計』最重要的目的是『解決問題』,而非把事物變『美觀』而已。美觀只是問題經過設計處理妥當之後的附加價值。

如果今天你必須為某個人量身訂做一套衣服,衣服除了美觀以外,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呈現自己身材的優點,並盡可能掩蓋缺點嗎?

那既然是量身訂做,衣服本身好看是重點?還是當衣服穿在那個人身上好看才是重點?如果經過你『量身訂做』的漂亮衣服穿在那個人身上,卻讓他的肚子霸氣外露或是蝴蝶袖翩翩飛舞。這件漂亮衣服就只是放在那邊漂亮,但並沒有實際解決問題。

而『設計』本身就是一種量身訂做。無論是景觀設計、建築設計、織品設計、媒體設計、資訊設計、商業設計,還是 UI 設計,都是透過某種『媒介』在解決問題,其『設計』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所以當其他領域的朋友想要轉行到 UI 設計時,你該優先學習的是怎麼找出問題的根本,再找出最平衡的最佳解去處理問題。UI 如果只是不停追求畫面漂亮轉場很炫,卻沒有辦法提供良好的操作體驗,那只是說是做得不錯的平面或動畫設計,但仍不能算是一個好的 UI。

注意,我指的是最『平衡』的最佳解,而不是最『漂亮』的最佳解。

為什麼引言要講這些呢?是因為昨天晚上,我非常幸運的參加了 Fourdesire U 的分享活動,而活動主軸就跟引言提到的觀念如出一轍。Fourdesire U 原是 Fourdesire 內部的活動,會找一些講者來分享他們對設計的想法。這是第一次對外開放參加,而這次的講者陣容超華麗。

主辦 Fourdesire 這間公司相信設計師的朋友一定聽過,『記帳城市』和走路蒐集星球的『Walkr』都曾獲得了 App Store 的年度大獎。我非常喜歡他們所有產品的構思,全都是把生活中的無聊小事,透過遊戲化之後讓它變成有趣。抓到使用者的痛點,然後把痛點用遊戲解決,這不就是設計的最有趣的地方嗎!

我自己就是 Walkr 的超忠實玩家,還把星球跟衛星做成表格紀錄,蒐集到的我就會打勾,一定要把衛星配對到正確的星球才罷休!

講者則有圖文不符的張志祺,圖文不符團隊最開始成名是在臉書上做了非常多時事議題的懶人包,內容都非常精緻,媒介也很豐富,有插畫、短片或是到近期的遊戲。報導也呈現中立,盡可能的平衡報導。在這個新聞媒體普遍都失去自律及自省能力的時代,他們的存在讓我感到安心。在兩年前,我就曾在其他的分享會上聽過他們的演講,那次分享會之後我就算是忠實粉絲了吧我想,總之他們是我一直非常喜歡也持續追蹤的團隊。

最近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則有:『全能古蹟燒毀王』,以及前些日子才轟動各大媒體跟臉書瘋狂洗版的柯 P 市政報告:『奔跑吧!台北』。最近他們也嘗試轉型走 YouTuber 的路,開了志祺七七這個節目,每週七天晚上七點每次七分鐘,選擇一個時勢議題來討論。很輕鬆幽默,但主題絕不失嚴謹。

講者還有転転團隊的 Erik。說到我為何成為転転的粉絲,這就得追溯到更久遠的五年前了。當時我還在一間小小的網頁設計公司裡當設計師,深受公司為了搶下案子,而必須提供無止盡免費比稿的痛苦深淵中。

就在那時,我看到了転転創辦人 Erik 寫的『為什麼我們不比稿?』。

對當時還懵懂無知剛出社會的我,這篇文章的威力簡直是如雷轟頂,像神一般的存在。除了覺得這實在帥爆了以外,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因為其實當時的公司規模雖然小,但真的不必走到『免費比稿』的田地。免費比稿不僅耗時,還可能徒勞無功,最可怕的我認為這某種程度上是在磨耗設計師的熱情,非常打擊團隊士氣,這對小公司而言殺傷力極高。

所以這五年來,我很常關注転転團隊的動態和文章,他們不比稿,而且還做了非常多的品牌,更獲得多次 AWWWARDS 網頁設計獎項。這個獎項大概就是網頁設計界的奧斯卡吧,你可以這麼說。

而這些團隊的共通點除了都非常厲害以外,他們的團隊及工作模式應該是全都是設計師們夢寐以求加入的。老實說,以上三個團隊我全都投過履歷。不過那又是另一個關於履歷改版的故事了,之後有機會再談(淚)。

這次 Fourdesire U 的主題是:讓創意設計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以下是活動的引言:

設計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與態度,當我們願意把問題想大,將設計規模放大於社會,透過同理心和充滿創意的點子,你也可以透過設計讓社會不一樣。這一次的 #FourdesireU 邀請你和我們一起探究創意背後的設計邏輯,讓世界變得更好吧!

而 Erik 和志祺在演講過程中,都不約而同的再三強調:

設計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法。

第一位講者,Erik 在分享時提到了過去與幾個傳統的大品牌的合作經驗。以往這些大公司與其他公司的合作都是採用 Waterfall 的作法,導致與客戶需求來來回回的過程中,開發時程總是被拉得非常冗長。因為他們並沒有實際理解客戶的問題核心。

但當這些大公司找上転転團隊時,他們用了 Agile 的作法,而且把客戶一起拉進來思考問題的核心。其實有時候不是不可能,只是我們通常不敢這麼做。最後,以往可能需要耗時半年多的案子,他們只花了兩三個月就完成了。

原因何在?因為他們不只做『設計』,他們實際瞭解客戶的需求,而且還帶著客戶一起思考!(相信設計師一定都曾遇過那種客戶出爾反爾,連自己到底要什麼都搞不清楚的經驗)他們認為,設計師和客戶其實是同陣營的,他們的目標都是讓產品變得更好。所以關係不該是上對下,而該是共同面對。而透過這樣的合作,同時也是在教育客戶正確的設計觀念。

身為一位 UI/UX 設計師,這其實也是我們的使命!不是嗎?我們常抱怨台灣對設計師的環境不夠友善,但通常也僅止於抱怨。如果有機會,我們是不是也該為了讓大環境變得更好而盡力呢?!

Erik 說転転團隊在開發過程中,其實初期的重心都放在 Research,設計 UI 大概是後面 50~60% 的事,當你的 Research 做得越完整的時候,你的設計走向就會越明朗,如果問題都能夠先釐清再進行設計,UI 就不必反覆修改調整。對案子來說,當然就能更順利。所以還是那句老話:

設計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法。

転転團隊很有趣的是除了開發客戶的品牌以外,他們同時也開發了幾個自己的子品牌,例如『田田蔬果』和『VUEdb』都是他們在案件空檔之餘創作出來的作品。『VUEdb』是希望能夠打造台灣版的 IMDb。他們很愛看電影,但又覺得台灣的電影資訊很分散,常常要透過多個網站才能搜集完所有資訊,所以有了這個想法!

我聽到的時候覺得非常有趣,因為幾個月前我自己練習的 App UI 設計,也是選擇了幾乎一模一樣的命題,甚至連發想原因也雷同。但我真的沒有學他們啦,如果知道的話,我就不會選這個題目練習了啊哈哈哈!我的朋友們可以作證我有多愛看電影,同一部電影可以進電影院看個四五遍啊啊啊⋯⋯(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好,上面那段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転転團隊就連空檔之餘的案件,也是為解決自己本身是電影迷的『痛點』而出現的,也不是純粹拿來練習『好不好看』而選擇的。可見『設計』之所以出現的目的,主要還是為解決問題啊!

第二位講者,志祺分享了一段在創作『奔跑吧!台北』時的幕後故事,本來柯 P 團隊找上他們時,只是想把難懂的市政報告書做成簡單好懂的網頁,有些插畫有些影片這樣。但志祺也半開玩笑的說,他自己也有點算是柯粉,但連他都不想看柯 P 的市政報告書了。那如果連支持他的人都不看了,還有誰會看呢?

於是他們釐清了『問題』的根本需求,重點在於他們想要做一個能讓市民『簡單好懂』而且『有興趣看』的市政報告。報告本身是什麼形式的就不是最重要的了。

所以透過『遊戲』的想法萌芽了,再加上他們經過研究後發現,支持柯 P 的族群,缺少了愛玩遊戲愛打電動的這一塊族群。而且,全世界從來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把市政報告『遊戲化』,於是做成遊戲帶來最棒的好處還可能造成媒體及網路快速傳播,可能遠比本來行銷預算的效力強得許多。

結果,原本預估三十萬人瀏覽的網頁,最後湧入了上百萬人遊玩(希望我數字沒記錯,如有錯請不吝指正)。根據數據分析,為了找出遊戲內藏的彩蛋,很多玩家甚至不只玩了一次。而這遊戲上線後竟還有人為他寫了攻略 PO 在巴哈姆特網站上,成功抓住了愛玩遊戲愛打電動的族群注意。

最後,市政報告不只柯粉愛看了,連原本不是柯粉的族群也著迷了。

但他們能獲得空前的成功的主因是設計得很美嗎?我相信以圖文不符的團隊,如果只是做出一頁式網站,美術設計水準一定不在話下。但那可能就只能獲得三十萬人的瀏覽,甚至需要編列額外的行銷預算才能達到。但他們不僅聽了客戶的問題,還深入分析了問題的根本,需求的核心在哪,於是選擇了『遊戲』的手法來做資訊設計,美不美不是主因,而是他們找到了問題的核心,並透過『設計』來解決。

設計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法。

後來,志祺還加碼分享了他曾加入『美感教科書』的經驗。這段故事我聽到最後其實真的很感動,一度眼眶泛淚。

這活動其實也持續了將近一兩年的時間,我之前也曾在臉書分享過。目前這個計畫仍持續進行中,前天才又有了聶永真與 Zzifan_z 合作的『美感聯絡簿』計畫。

教科書的細節你們到上面的粉絲團內都可以找到,我就不贅述了。他們甚至還為了色弱及色盲的孩子也能舒服的閱讀這本新課本,花了非常多的精神在研究及調整。而最讓我感動的是志祺說當孩子們拿到這本教科書時,其中有個自閉症的孩子,老師說他整學期從來沒有說過話。但當這個孩子拿到這本重新設計的課本時,他開口說話了,甚至主動和全班同學分享他的感受。

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我們幾乎從來不曾注意過的教科書,經過了設計的加入,徹底扭轉了本來單調乏味令人提不起勁的缺點,甚至,因為設計,改變了一個孩子。

那一瞬間,我莫名的感到與有榮焉,一種身為『設計師』的使命感都被激發出來了。我無法言喻那種發自內心的感動。

我很感謝眼前這些前輩。哪怕台灣的環境再困難,永遠有像他們這樣的設計師們在努力著,用自己的力量,一點一點的試圖撼動這塊土地,我們的家鄉。也許他們都曾經在設計這條路上遇到挫折,但如今仍樂於與我們分享他們的經驗,完全不藏私。

活動結束後,他們還非常熱情的有問必答大家的問題,我好想告訴他們我有多感動,謝謝他們。可惜我必須趕車回新竹,所以只好先離開。只希望我能用這篇小小的心得,效法前輩們,試圖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把前輩們今天分享的東西,加上自己的心得,回饋給更多一起走在設計這條路上朋友們。

我真的非常開心能參加這次的活動,謝謝転転,謝謝圖文不符,謝謝 Fourdesire。辛苦你們了!身為一名設計師,我會繼續努力帶給這個世界一點正向能量的!設計的路上,一起加油!

Avanor Lu

Written by

Avanor Lu

UI & Visual designer

AAPD — As A Product Designer

AAPD 專注於分享數位產品設計的相關資訊,並且致力在平台上創造更多的交流與互動,我們關注UI設計、UX設計、設計師的個人成長、設計趨勢與產業動態等,希望透過這些知識的傳遞,能夠降低每位設計師成長的過程中所遇到的阻礙。歡迎來信投稿:aapdgo@gmail.com

Avanor Lu

Written by

Avanor Lu

UI & Visual designer

AAPD — As A Product Designer

AAPD 專注於分享數位產品設計的相關資訊,並且致力在平台上創造更多的交流與互動,我們關注UI設計、UX設計、設計師的個人成長、設計趨勢與產業動態等,希望透過這些知識的傳遞,能夠降低每位設計師成長的過程中所遇到的阻礙。歡迎來信投稿:aapdgo@gmail.co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