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軒
黃國軒
Jul 8 · 5 min read

「誰來監督這些監督者?」

— — 讀海伍德(Andrew Heywood)《政治學新論》(Politics)有關警察性質的探討

文:黃國軒

(網上圖片來源:香港01)

在「反送中運動」中,特首沒有恰當地回應市民的訴求,引起社會極大的不滿,甚至有人因此而受傷、犧牲。特首隱遁、政府官員推卸,不去解決政治問題,而用警察去解決提出政治問題的人。難免令人懷疑警察角色已染有其政治性質,選擇性執行政治任務。這不但導致警民關係的緊張和衝突,而且反映出警察的濫權越來越嚴重,恐怕已到了無法制衡的局面。

如果我們只有「凡是警察所做的都一定對」或「凡是警察所做的都一定錯」的想法,好容易會簡化成「撐警」和「反警」的二分法立場。早前聲稱不談政治但出席極具政治化的「撐警」集會的藝人就有這樣盲目的言論。小時候,在兒童教科書上,某些身分自然會劃分為「正面」和「反面」的定型,影響著人們長大後的基本思路;可是,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對於人性、歷史、社會、政治的認識逐漸加深,理應要認真思考當下的處境,以事論事,探討複雜的性質,而不至於像某作家提出「不對就是不對」那樣扁平的話。政治體制、社會制度、執法人員的權力和制約是應當先要辨明的事。

近日社會上譴責警察的聲音高漲,這篇文章希望透過摘錄海伍德(Andrew Heywood)《政治學新論》(Politics)一書有關「警察」的段落,和各位讀者、關注事件者、青少年一起思考警察的性質。在正或反立場之外,先作一點思想上的裝備,學術上的補充。相信在情勢迫切的香港社會,知識還是有一定的作用。

海伍德(Andrew Heywood)《政治學新論》(Politics)

在《政治學新論》「第四部分:政府機構」的「第十九章:軍隊與警察」中,作者討論到「警察與政治」。「警察的角色」是他研究的焦點之一:警察理應是中立的,但又會因為其所處的政治體系的本質,以及政府運用警察的方式的不同,而對警察角色有著不同的塑造。一般來說,大眾所熟悉的,當然就是「社會警察」,其存在是為了「打擊犯罪」;但又有另一種角色,屬於「政治警察」,特別值得香港人留意。

在〈政治警察〉一節這樣寫:

警察的「政治性」表現在兩個面向上。

首先,可根據政治傾向或社會偏見運用警力,因而有利於某些團體或利益。第二,警力的運用可能超越民間事務,而影響特定的政治爭執。

第一點在傳統上是由激進人士與社會主義人士所提出,他們不認為警察(或任何國家機關)能以中立與公正的方式行事。從這項觀點來看,警察的訓練與紀律,以及警察工作本身的性質,皆傾向於養成一套社會性威權以及政治性保守的文化。於是,在處理有關勞工階級、罷工者、抗議者、婦女和激進少數團體等事務上,警察可能不會給予太多的同情。

……政治警察的程度,也就是利用警察在政治用途而非社會用途的情況,已隨著社會的複雜化與分歧化而逐漸增加。

……從大眾的觀點來看,當警察被用來控制嚴重社會分歧所帶來的罷工、示威與社會不安時,警察中立的說法就特別受到質疑。

……很多例子顯示,受過特殊訓練的準軍事警察小組,是特別為了執行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活動而設置。(P.589–590)

在〈警察國家〉一節這樣寫:

「警察國家」一詞指的是一種統治形式,其中警察權力與公民自由之間的那種自由式平衡完全被拋棄。且允許警察發展出專橫且不辨善惡的體系。因此警察的運作脫離於法制架構之外,既不對法院負責、亦不對一般大眾負責。

警察國家具有極權體制的特徵、警察被賦予過當的權力且不受限制,以該權力製造一種恐懼與威脅的氣氛,使所有層面的社會生活均受到政治控制。警察其實被當做私人武力,受統治菁英操縱其為其利益而服務。(P.591)

就著上面談到的「政治警察」與「警察國家」的性質,一個問題就顯得非常重要:

「誰來監督這些監督者?」(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警察的權力必須受到控制、監督、稽察,並且要有其課責性(Accountability) 。然而,令人憂慮的是,有警察在執行務時,對記者的拍攝和報道加以阻撓和攻擊,打壓新聞自由,更是嚴重破壞社會的第四權,傳媒未能揭露真相,市民又得不到應有的知情權,影響非常深遠。

事實上,假如警察出現濫權、暴力、私刑的問題,社會所期盼的便不止在於回應和解釋的責任而已,而是更實在、更公正地調查及審理罪行。否則,可以斷定整個社會已向獨裁社會與極權政治靠攏。

筆者沒有特定結論,讀者自然有目共睹,各有所思。值得讓我們探討的是,現今警察的角色如何?是一般的「社會警察」還是已有「政治警察」的特質?是否有濫權的問題?現行的機構和組織是否能夠監察、制衡、審理警察的問題?新聞自由是否受到打壓?你和我又可以做些甚麼?

香港衰退的速度十分驚人。我們擔心的是,若警察只為政權、符合政治立場者、某些利益者服務,成為其「私人武力」,處理「政治任務」,後果會不堪設想。我相信,現在到了危急存亡之秋,實在需要更多人去監督那些監督者,否則,香港真的一沉百踩,難以翻身。

小軒窗隨筆

寫作/評論/繪本/橋樑書/兒童文學/文學/動漫/電影

黃國軒

Written by

黃國軒

筆名杜子軒、望之。現為大專兼職講師,任教中國古典小說、創意寫作、中文傳意等。《星島日報》【繪本地圖】專欄作家;編輯及自由撰稿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曾任教師、出版社企劃編輯、繪本館副店長;2009年創立「火苗文學工作室」,籌辦讀書會、學校講座,另有「小火苗繪本屋」專頁推動繪本。

小軒窗隨筆

寫作/評論/繪本/橋樑書/兒童文學/文學/動漫/電影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