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位環境下「資產」的定義

編者序:不像實體資產擁有歷史悠久的私有制度,數位資產到目前為止是難以私有化的。本篇文章中,我們將回溯西方財產權的歷史,提出數位財產私有化的解決方法。

產權發展史:

左:實體財產權/ 農業革命/ 實體資產總價值 127兆美元
中:智慧財產權/ 工業革命/ 美國總估值 7.1 兆美元
右:數位財產權/ 未知的革命/ 總估值未知

實體財產以及智慧財產的私有化已經有效減少高斯定理中所謂的負面外部效應,引發了現代的社會經濟革命。相同地,數位資產的私有化也能有效改善數位世界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外部性問題:包含網路安全的漏洞、猖獗的網路盜版、到大眾監控對於隱私權的侵犯。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值得信任、安全以及穩定的財產權系統,能夠更廣義、更彈性地將數位資產囊括到任何組織的財產權之中。 Bitmark是我們提出的解決方法,它是一個根據區塊鍊技術打造、專屬數位環境的資產註冊系統,擴展並且強化了網路去中心化、開放且透明的特性。數位資產除了涵蓋大家所熟知智慧財產權的形式,比如音樂、電影、書籍,更包含電腦程式、數位藝術創作、使用者數據、元數據(Metadata)等重要的內容。若能明定這些數位資產的擁有權,21世紀最大的負面外部效果將被解決,讓人們得以利用這些數位資產驅動下一個世代的經濟革命。

亞馬遜賣錯書事件

“It was a bright cold day in April, and the clocks were striking thirteen.” — George Orwell, 1984
「那是四月的某一天,晴朗而寒冷,時鐘敲了十三下。」 — George Orwell,”1984”。

(“1984”一書以此作開場白,描述一個沒有希望、沒有自由的陰沈世界。)

在2009年7月17日,亞馬遜電子書閱讀器(Amazon Kindle)使用者發現,他們付費購買書名為1984的電子書離奇的消失了。他們以為自己擁有那本電子書,但事實是,亞馬遜與該本書有一些版權糾紛,迫不得已,亞馬遜在一夜之間遠端刪除了這本書,並且給予購書人30美元的電子禮券當作補償。

這起事件引發了軒然大波。雖然我們常常被教育要相信數位商品比實體商品來得更好,不但能擁有該商品的所有權,還能節省製造成本。但這個案例推翻了這樣的想法,試想如果亞馬遜員工在半夜悄悄溜進客戶家中,拿走幾本書,留下一些現金作為補償,他們絕對會因為擅闖民宅、非法進入、偷竊而被起訴。但亞馬遜在這次電子書案例當中沒有受到任何懲處,這是否暗示著,亞馬遜時時刻刻監控著電子書閱讀器?又是否,人們雖然在網路上購買物品,但是實際上並不擁有它?

產權在數位環境中的不同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發生?理由非常簡單:數位商品的所有權與實體商品的所有權是不同的。背後的原因很複雜,若要要探究其中的原因,必須追溯財產權的歷史以及最初的原則。

我們通常使用數位環境一詞去描述大量互相連接的電腦軟體空間,無論是小範圍的個人裝置,到無所不在的網路、物聯網,數位資產以各種形式流通其中。有了這樣的認識,我們可以開始歸納哪一種產權制度是被需要的,除了補救現有的制度缺漏,更提供永續發展的基礎,讓經濟向前邁進,讓未來更加繁榮。

從歷史上來看,西方的經濟發展是在兩個非常完整的產權法律架構下推動,且這兩樣產權概念奠定基礎後,也被沿用至日後的每一個世代。我們這邊在說的就是「私有財產權」與「智慧財產權」。

「私有財產權」與「智慧財產權」的崛起

從歷史上來看,西方的經濟發展是由私有財產權與智慧財產權這兩個非常完整的法規推動的,而且這兩個法規在不同時空下遵循了相似的發展軌跡。在現代財產權的概念出現之前,所有的財產都由國王或是教堂擁有。在英國,一直到17世紀「財產」才有了法律上的定義,也被拿來代指土地的所有權。君王授予被選中的人們特定頭銜(比如伯爵、公爵、閣下),這些頭銜也代表他們擁有一部份的土地。這些土地因為自給自足耕種的平民而變得有生產力,而這些平民也共同為了地主最終的利益而努力。

從12世紀開始,一些平民開始從地主的公地中承擔一部分的土地耕種,這種行為顯示平民對於土地所有權的意識興起,也即刻反應出他們在土地上勤奮工作的成果。這個運動在16、17世紀時加速發展,眾多貴族反對,甚至提議透過立法抵制這種行為。但事實上:土地私有化大幅增加了農業生產力,導致需要農夫減少,釋放出多餘的人力。但當時的國會並未完全聽從貴族的意見,事實上,這些流離失所的人湧入了城市,提供大量勞動力進而推動了工業革命,讓英國變得非常強大。評估完來自各方的政治壓力後,英國國會在1801年批准了大規模的土地改革,進而產生了農業革命,從此以後,個人私有財產權成為促成改革的強大催化劑。

智慧財產權的演化也遵循相似的發展軌跡。和土地一樣,早期歐洲人傾向於將知識視為共有財。所有的人類知識都是上帝神聖的智慧,因此是所有人共同擁有的。然而,就像君王會將土地所有權授予朋友,專利與著作權也是以皇家授權的形式壟斷。當時專利權會針對特定的市場或是商品進行壟斷,比如澱粉與鹽。著作權則代表了出版商對於文學作品印刷以及審查的獨家權利。當時國王恣意給予專利權,影響民生,導致平民在1624年起義,再次迫使議會立法干涉,並且限制新發明的專利權只有數年的有效期限。不久之後,國會再次介入,將著作權保護從私人法律特權轉變為公共法律特許,授予對象變成個人作者而不是出版商。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for land ownership enabled any commoner to become the king of his own castle and protected the freedom to improve one’s “lot in life”.
土地所有權讓任何平民都能成為自己城堡的國王,也保障了每個人改善生活的自由。

私有財產權與智慧財產權的綜效使西方社會快速脫離封建制度的黑暗時期,造就經濟進步、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繁榮時代。土地所有權讓任何平民都能成為自己城堡的國王,也保障了每個人改善生活的自由。智慧財產權讓任何人都可以透過聰明才智創造巨大的財富,創造對社會有價值的東西。這兩種類型的財產權都為個人提供了新的主權形式,並且成為工業革命與社會繁榮的必要的條件,新機器的發明減輕人類的負擔,更增進了整個社會的財富與福利。

明定數位資產產權的必要性

經歷了兩種產權的革命,人們意識到共有資源會導致效率低下,也會因為個人使用程度的不同而造成資源分配不公。共有資源的退化源自於多數人會犧牲集體利益以最大化個人利益,這也被稱為共有財的悲歌。現代的經濟學家理解,共有財的悲歌源自於負面的外部效應,而負面的外部效應則是由經濟交易之外產生的「非自願成本」所導致的。舉例來說,如果工廠不付費清理排放出的廢氣,那麼工廠排放廢氣造成的空氣污染就會是一種負面的外部效應,因為整個社會必須一起承擔其對於人體健康以及環境的負面影響。

When properly implemented, property rights enable societies to convert tragedies of the commons into thriving new markets.
如果將財產權適當地運用,就能將公共財的悲歌轉化為繁榮的新市場。

處理負面外部效應的解法,是透過分配財產權的方式將外部效應轉換為內部,比如碳排放權就代表將污染一部分空氣,該排放者就必須承擔那一部分。這樣內化外部性的方式最早於1960年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提出,他指出,外部效應存在於開放的市場之中:

若談判成本很低而且財產權有明確定義,無論產權在初始階段如何分配,市場最終會達到最有效率的狀態。

因此,透過明確定義財產權內化外部效應的方式,可將複雜的社會問題轉變成相對簡單的商業決策:可以選擇用購買財產權抵銷負面外部效應,或是從根本改變企業營運的方式減少負面外部效應的產生。如果將財產權適當地運用,就能將公共財的悲歌轉化為繁榮的新市場。

看看現在這個網路發達的社會,正因我們在數位環境裡無法明確分辨財產權的歸屬,造成了後果極為嚴重的外部效應:試想一個跟網路空間一樣巨大、12兆十億位元組(gigabyte)的原始數據,每兩年就成長一倍,反覆地出現的數據洩漏、大規模監控以及政府支持侵犯隱私的行為,證明了負面外部性正不斷增加,也證明了數位資產被濫用的情形。

與先前的財產權革命相同,若要保護並且發展被低估的資源(這邊指數位資產)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需建立數位產權的概念。為此,我們需要一個專屬於數位環境的產權系統,賦予數位資產真正的財產權,將它們從日益增長的社會責任轉變成一種可以推動世界經濟發展、嶄新的財產形式。

原文作者 Sean Moss-Pultz, Co-Founder and CEO at Bitmarkhttps://blog.bitmark.com/defining-property-in-the-digital-environment-part-one-6c1938dddb5e
本篇代表Bitmark Inc.一個運用區塊鏈技術建立的數位資產註冊系統。
官方網站:https://bitmark.com/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Jessie Ta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