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只有兩天假:一天環島、一天睡覺

/0426

獨自旅行的第三天,把腳步放到不能再慢。一整天只待在一間咖啡店。早上等老闆外送回來開店 ( 但其實老闆是去修車 )、喝了果汁、閒聊、遇見下一個客人一起聊天、發現晚上住在同一個地方,離這間咖啡店有 30 公里遠。

最後丟了行李在烈陽下的海裡游泳,回來沖個澡打起遲交的報告,吃了豬排吐司當一餐,再和早上遇到的男子一起前往夜宿的地點。

遇到有緣的旅伴是瑋荃,他 fire 老闆決定要開間咖啡店,用一個月的時間騎機車找尋台灣咖啡豆的茶農,咖啡店老闆興致勃勃地談論起他的豆子,偷說些其他店家的壞話,為自己的咖啡豆打品質保證。「舌頭兩側的果酸、舌根的堅果味,閉起嘴讓咖啡的香氣竄進鼻頭。」細細傾訴這支單品的好,也對大家的迷思感到惋惜。

「大家都覺得咖啡就是要苦就好,但你又能知道,這些苦的背後,其實有花香、有甜味、有果酸呢?」


就這樣坐著坐著,在 32 鄰咖啡店裡,老闆問我為什麼現在跑來台東。

我想不到理由、也覺得沒特別原因,便呼攏著回答他。過不久, 不曉得是對答案不滿意、還是忘了自己剛才問過 ,他又再次問起為什麼而來,就這樣問到第三遍,我笑著說:「我是為了翹課一個禮拜所以來的!」

他一聽便回答:「摁!真好!」

不是為了來而翹課,是為了翹課所以來。這大概是我唯一的目的,而我也不想多為這個躲起來 ( 又或者是逃跑 ) 的計畫,賦予其他意義了。

店裡兩人知道這是我第一次自己騎車出來,似乎嚇傻了。

「你大幾? 大四?」「… 大四?」

「台北人?」「噢,在台北讀書。」

老闆開始炫耀他有次騎擋車用 36 小時環島,繞一圈把所有朋友見過一遍 ( 不知道有多少朋友 ),吃吃東西、喝個小酒 ( 咦? ),然後繼續上路。還說本來 24 小時就能環完,只是路途上玩得太瘋了,多停留了一下。
一直想問用這麼短的時間環島有什麼意義,話卡在喉嚨許久,直到最後才吞吞吐吐地發問。
老闆大笑:「因為我就只有兩天假,一天環島,一天睡覺啊!」
都蘭 32 鄰咖啡店。

看你要不要定義它為旅行。那天在台東誠品看到一本書,它告訴我,旅行的意義不外乎兩種:逃離某件事物、或是接近某件事物。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古芹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