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與生活

/0922

前幾天被希問起,來這裡兩個多禮拜的心得是什麼

她笑說:妳不是最喜歡生活有感嗎?

仔細一想,過去這些日子過的有點漫長,現在回頭沒辦法看清每天發生的事情,也沒有幫每一天賦予太多的意義。

對於來到布達佩斯後的這段日子,還不能把它歸類為生活。

還在看清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子、也不想那麼快定調在這裡的模式,所以不叫它生活、姑且先說是生存吧!

從事這些為生存而做的事時,會特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在極度分工又科技普遍的社會裡,擔任寬廣世界裡的小螺絲釘,很少真的能做一件直接地、為著自己而做的事。

於是出國的日子,我把生存放大。也試圖讓生存這件事變得更有品質一點,三餐從挑選食材開始:除了價格、吃什麼之外,開始研究每樣食物可以帶來什麼。怎麼煮飯比較健康、如果到外面吃飯,又要怎麼不花太多錢、吃到好吃的食物、如何享受一間讓人舒服的餐廳。衣服怎麼穿、運動可去哪裡運動、回家的話要搭什麼車?是搭快速卻有點髒的地鐵、直接到家門口的公車,還是想要在路上晃晃所以用走的慢慢回家呢。

生存可大可小,生活也可大可小。

這些看起來像是生活的事,一旦放到生存底下來看,每件事情都更向自己靠近一點了。

把這些歸類在生存後,每件事情都是為自己做的。接著,停止煩惱生存的問題,就可以開始思考生活。

這樣一來,生活就可以想的更多,生活可以只在腦中幻想、在現實比劃,帶著我送給自己的生存方式,好好認識這個地方,好好和這個地方談場戀愛,生活就是我們的相處,大概也是一種旅行吧。

在台灣沒有發現過的,長椅的影子。
上學路途。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古芹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