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上的一年》出版計畫-16

常常說,那段日子是很辛苦的時間。

你曾獲取了許多養分,覺得可以飛到任何遠方卻漸漸被損耗;得到了某個真諦說快樂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卻逐漸掌握不了快樂。你說過謊,這些年你從不說謊的,但如今甚至騙過了自己,謊言如雪球愈滾愈大而無法停止下墜。

你曾經擅長旅行,遇過艱難的狀況也可以自處,自信到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停下,再出發,但漸漸連離自己稍遠一點的地方都無法跨出。無法想像一路上,沒有另一個人會是什麼模樣?曾經的親密變成最沈重的羈絆,時光凍結了,凍結在一段對過去似幻的無憂,與對未來無止盡的逃離。

然後她出去了,你也出去了。那是唯一的選擇,你需要一個出發點,需要離開這些另你執著,卻無法移動的事件。儘管轉移了注意力,但連身在何方都不清楚的自己,又如何找到往後的路?最內心的空洞無法填補,往香格里拉的巴士上,一股龐大的無力感又瞬間襲來,

「管他!反正大不了就…..有差嗎?」心裡如此告訴自己,過十分鐘你已濺了滿地的血躺在病床上。不!其實真的,有差。你若是真的發生了什麼無法彌補的意外,就遇不到那些美麗的人們,寫出美麗的故事,無法得到幫助與幫助下一個人,交會出一生只有一次的彼此。

不管你信不信,過去、現在與未來都連成了一條線,時間是無止盡的過程,任何結果都無法切割出一道時間軸劃分,你可以在其中悠遊旅行,得到快樂與失去快樂,得到與治癒一切傷口。而當下,就是最偉大的力量。

150天,逾千公里路,從藍色的海到翠綠的高山,從瀕險的峽谷斷崖到純淨無垠的雪山,走過千山萬水,只為了走進自己。有一天站在高崗上,才發現原本就註定走上這條路,踏上這段旅程。回家的路,不是150天,不是逾千公里,而是30年,而是數以萬計的每一個小步。

你知道樹葉在冬天為什麼會漸黃、落葉?那是因為它必須讓自己的軀幹與根減少負擔,保持能量,讓養分在冬季裡仍能順利傳遞,維持成長。然後春天一到,氣候漸暖之際,發出嫩芽,一口氣開出美麗的花朵,長出來年常相伴的果實。

這是生命的故事。

你逐漸明白你做的所有事,都只是過程,不是結果。香格里拉不在某個目的地,卻只在每個躊躇跌倒卻仍奮力前進的一腳一步裡,延展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