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念

多余的东西,用什么方式都好,解决掉,然后别再想了。

又来了,2018 年的最后一个晚上,乐呵呵地看完一个跨年综艺节目之后,毫无预兆地陷入了绝望的情绪。2018 年对情绪的自我感觉更差了,明明已经逃离令人窒息的高中生活,理应沉浸在自由而烂漫的大学生活中,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同样是自由,赋予每天与我照面的舍友的是在别人休息的时候大声说话,在与我相连的床铺上肆意滚动,在狭小不通风的寝室煮口味浓重的夜宵,以及从来不读空气的自由。每一次遭到同居者的冒犯,我先是生气,然后开始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指出问题的勇气呢,为什么会对这么细微的事情在意呢,为什么选这个专业从而遇到这些人呢,为什么选这间大学呢,为什么要活着呢……

会为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去改变的那个我,在高一第一次住进宿舍的时候已经死掉了吧。从那以后就是无尽的忍受,短暂的解放,然后是继续忍受。换寝室并不会是一个解决方法,这个随意分配室友的制度就很傻不是吗,莫名其妙地和一群从来没有过交集的生活区域生活习惯价值观都不一样甚至冲突的人朝夕相对。而我大概又是一个有问题的人,不管对谁我都能找出我所无法忍受的习惯,然后记着,憋着不说。

渐渐地我也不懂得自己的忍耐到底有什么用,能让自己感觉好点吗,还是能让自己的未来好点吗,都没有。不是离开宿舍就万岁了,未来还有好多烦人的事情,工作,同事,出柜……一切又都不是向积极的容易解决的方向发展着。

跨年夜的烦躁或许来自与其他人的狂欢形成强烈对比的自己的孤独。零点过了,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应发布到哪里,似乎没有一个平台上有想要听我发言的听众。2018 年,最后一个还保持联系的高中同学,明明大半年前还一起到某个城市去旅游,可以花大半个晚上聊天的人,也变得陌生了。我在所有人心中都变得可有可无了。

扼杀亲密关系的原因大概有二:一是从来不主动找人聊天,二是容易对亲密的人不耐烦。对真正需要好好说教的人开不了口,对最关心自己的人倒是没什么耐性。

我感觉好沉重,我像是担负着好多没必要的东西,我以为把我的顾虑和不满说出来,就能变得轻松,但是没有听我说的对象。即使有,他也不懂我难过的要点在哪。我的担忧之于别人完全是多余的事情,他们不懂说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之于我最大的挑战却是无法开口,他们也不懂看开点就能解决的问题之于我最大的挑战是看不开。

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全凭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似乎都是错误的,所以我一直承受着错误的选择带来的无尽的后悔。每次做选择都花费我大量时间,但我搞不清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具体是基于什么,似乎不是认真搜集的大量资料,也不是对每个可能结果的认真考量。

可能我的选择就是为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先是选文科扼杀对编程的兴致,再选一间坐落在环境和人情都极差的城市里的大学,以及对内向人类极不友好的专业,自己选的课也是乱七八糟。也许我做决定的唯一原则是赶快解决就好,每多一分纠结我就多一分难受,一时的爽快造成毫无理性的选择。

没有选择的,全由他人决定的生活,可能我会更开心。我只想机械地执行安排好的时间表,不想再承担自己错误的选择造成的后果了。

自己造成的后果,只能承受并期望改变。改变,还有可能吗?我现在只看到黯淡的未来。课程内容逐渐专业化,我越来越吃力。专业技能不足,业余技能又相当业余,完全看不到适合我的岗位会是什么模样。我也无法完成家庭里最基本的传宗接代的强烈的愿望,因为我显然不是异性恋。

我也清楚自己应当迈出改变的一步,可惜我从来没有改变的勇气,我只会安静地面对被改变。我对外界的不满渐渐变成对自己的不满,对自己的懦弱的不满,积蓄着积蓄着,我等待着一个与人大打出手的机会,或是自己痛哭流涕的机会,我亟须发泄。然而我也只能锤个桌子踢个柜子,然后继续抑郁。

但是改变了,一切会变好吗。变坏的后果,还是自己承担。我不愿主动造成改变的原因大概也只有此。在我需要作出选择的时候,除了放弃选择以外,去死也是一个常见的选项,去死总不需要自己去承担责任了,反正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有情绪病,但又觉得自己的担忧其实跟做了在线心理小测试就说自己重度抑郁的人一样是无病呻吟。有时甚至会觉得有病才好呢,或许可以凭着情绪病换来关心和优待,和重视。或者换来吃了就能变得轻松、积极、乐观、爽朗的药片,陷入药物反应造成的迷幻而眩晕的无顾虑的世界。不过现实条件上,如果我和国内的医生说心里话的话,分分钟会被抓去电击。

像我这样的人,最奇妙的事大概是,没有说话的勇气,却有去死的勇气吧。


他现在能做的唯有去死。如果死后真的会去什么地方的话,不论去向何方,他都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他不知道人死后会怎样,但觉得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比像现在这样被困在一扇没有出口的门里原地打转强。
解除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死亡。下定决心去死,就等于扣动了扳机。
决心赴死,痛苦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 — 《比利战争》

写这篇文章没有大的目的,只是记录一次纯粹的思考,文中所说的多多少少已经在旧文里说过了,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再写的必要。重复的话题就像怨妇的喋喋不休。写下来,作为心路历程的一部分,以后发生什么总有可交代的理由,一切的发展总不是不明不白的。

2019,断舍离吧,多余的东西,用什么方式都好,解决掉,然后别再想了。

初稿 2019.1.1 at 3 a.m.

睡一觉之后再编辑